番外.皮蛋

好爱你(婚后 高甜 高H) 作者:咕马

      林启逸刚回到家的时候,还未褪去一身的疲惫,撇见一旁掐着嗓子搔首弄姿的妻子。
    “老公。”关诺靠近他帮对方脱下西装,“你回来啦,怎么这么晚呀。”
    “你不用工作吗?”
    “观众粉丝哪有你重要?”
    他轻轻地哼了一声,瞧着她那一身酒红小吊带,对着自己挤眉弄眼的样儿,不经意间有些好笑。
    这些天面对她的一反常态,从一开始会觉得不自在,缩着脖子跟她讲“你正常点”到后来对于她已经完全可以应对自如。
    “你就装吧,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
    “唉,你怎么这么难搞?”关诺终是泄了气,大约也是对现在的自己十分难忍,着实是她的演技过于尴尬。
    “只是跟你爸见个面聊一聊,就这么难吗?”
    “你知道我跟他没什么好谈的。”
    有些事,有些人,错过就是错过了。而且也确实不能先怪他又与她置气,她明明知道自己对父亲的话题是有多敏感,若是清楚却还要往枪口上撞,最后又是他的错,那他未免也太好捏了点。
    即使是爱人,他也希望能看到她爱自己的态度。
    “只是见个面,又不是让你去打仗,你总不能跟你爸真的闹得这么僵的,好不好,就一下吧,就当是为了妈妈……或者往好的方面想,你见了他之后说不定他就会再来烦我们了。”
    “怎么?这件事妈也知情?”
    呀。她说漏嘴了。
    原本关诺是不太想掺和这件事的,或者是她也不愿意逼迫枕边人去干他不愿意干的事,去见不愿意见的人,她自己也从来没经历过兄父从小不在身边的日子,也更加无法在这方面与自己的丈夫感同身受。
    只是事与愿违,现在是一定要让她做夹心饼干,她能有什么办法?
    “哎,是啊,所以拜托你了,好不好?”
    关诺轻轻地拉着他的衣角,低低声地,比起请求者的身份,反倒像个耐心的解答者,叫他怎么也发不起火来。
    “行,行,行。”他是先松口了,却也有自己的要求,“但你也要跟我一起去。”
    “好!……等等、啊?”
    *
    关诺确实是后悔了。
    她就不该凑这个热闹,也不该心软,这人真是太狡猾了,什么事都得拉上自己,不管好的坏的。不愧是职场上摸爬滚打的男人。
    她恨得悄悄在桌底下掐了一把他的大腿,却被他拍回去。
    “来了?”
    周建国还是那副模样,不容得反对,不容得忤逆的面孔,十分典型的传统父辈形象。
    当然林启逸也很倔,耗着呗,你不开口说话也别想我先开口。
    周建国当然清楚自己小儿子的脾性,虽然不怎么爱说话,在犟的方面却十足十地像足了自己。同极相斥,若是当年周建国带走的是林启逸,约莫两个人的人生轨迹都会有很大的改变。
    只是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可以令时间倒流的魔法,他只能硬着头皮用自己传统的那套方法对付如今早已独当一面的小儿子。
    “你知道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九,又怎么样?”
    “你真的不打算生一个孩子?”
    “你以为这么容易?这玩意是你说想要就能有的吗?”
    “好了,好了。”关诺挽上他的手,在桌底下慢慢安抚他的手背,“我跟林启逸还在忙事业,近期来看还没有要孩子的打算……”
    在关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就做好了被臭骂一顿的准备。这样也好,总不能什么事都让对方来扛。
    只是没想到,对方只是冷哼一声,反而怒目圆睁地瞪着林启逸。当然后者也不甘示弱。
    太精彩了,真是太精彩了,精彩到让关诺认为还好她来了,不然真的怕第二天起床就收到派出所的家属认领电话。
    好在他们所在的饭店上菜速度也算及时,服务员端着盘金灿灿的蛋炒饭上桌时,气氛才有所缓和。
    “哈哈哈,吃饭吧,吃饭。”
    关诺给他盛了勺炒饭,轻轻踢他的脚踝。
    可别再出什么事了,她真的不想收到警察叔叔的家属认领电话。
    偷偷瞄一眼对面的周建国,看到他也乖乖拾起勺子挖炒饭吃,才轻轻松了口气。不错不错,家庭美满,合欢幸福,这种气氛就这样维持下去吧。
    “咳咳咳……咳,这是什么?”
    林启逸将刚含进嘴的炒饭吐出,表情一阵扭曲,像是被人强行灌了敌敌畏的模样。
    “怎么了怎么了,什么什么?”关诺见他一脸难受,赶紧抽出纸巾帮他擦嘴,回过眼来才发现蛋炒饭里的皮蛋粒。
    “怎么了?”
    “没什么,启逸他不爱吃皮蛋。”
    周建国顿时愣征了下,看着眼前为林启逸拍背递水杯的关诺,有些回忆自内涌上。
    他依稀记得,林启逸小的时候不像周启昌那么挑食,却唯独不肯吃皮蛋。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我不吃这个,这个一股尿骚味,太难闻了。”
    往事随风,某些记忆已经悄悄溜走。他离开的那一年,林启逸才刚上小学一年级,二十多年后他逐渐步入老年状态,性格也一天天变得暴躁顽固。
    或许也正因为谁都没有变过,事情才会有开端结尾,当然也有可能是只有他变了。
    二十多年的缺席,不止是林启逸,在周建国心里也是遗憾。
    父辈总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周建国是红了眼眶,却埋头吃着饭,除了余光里偷偷望着林启逸,再没有一丝多余的小动作。
    *
    关诺觉得好奇怪,从一开饭开始,直到最后散场,周建国再也没提过生孩子或者是其他逼迫他们干什么的话题。
    她跟林启逸驾车将周建国送到机场,约了过年回家的时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顺利得不像样。
    反观是林启逸,还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
    “你还在生你爸的气?”
    “不是他,是你。”
    “???”
    林启逸开了车窗散热,双手搭在方向盘上目视前方,“哼,你跟我妈一起玩儿我呢?”
    “……我哪有,那我不也陪你出来了嘛。”关诺撇撇嘴,抚上他的大腿安慰他,“没事啦,也算是为了妈妈,还妈妈一个面子嘛。”
    “你以为我是为了妈才出来啊?我可完完全全是因为你。”他重重地呼了口气,无奈,“你这个没良心的。”
    “好嘛,知道你最好了。奖你一个热情的吻。”
    他挡开了关诺,“别,你别过来,你吃了皮蛋。”
    “???好哇,既然你这么说,”关诺重新回座位上,“那你这周都不用跟我亲热了,也不用交公粮了。”
    “别,我开玩笑的,诺诺。”他搂着将她抱上大腿,“我不嫌你,来吧。”
    “呵呵,小心我熏死你。”
    “别嘛,你这几天欲求不满的样子,肯定不是装的。”
    他吻上了她,吮吸着,啄出滋滋的水声。
    ……然后就这样那样了。
    最┊新┊无┊错┇章┊节:oo18.vip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