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忠臣 作者:鬼半京

      感到喜悦或者欣慰,而是赤红了一双眼,盯着消失在城门的迎亲队伍,垂落在身侧的手握成拳头,竟然浸出了血色。

    侍卫大惊,却识趣地没有出声。战战兢兢地退到一边。等了半个时辰,君王下了城墙。他站的地方,滴落这几点凝结的血痕。

    自此,侍卫明白了,那个侍郎在他们君王的心中,并不止是一个侍郎而已。听到有不懂事的属下嚼这话头,他会狠狠罚一通。此后,那个白莲花一样的男子消失在了宫中的饭后闲谈之中,没有人再提及他。

    就像是,都忘记了他。

    唯有墨渊,会在夜深的时候,站在无尘居的莲花池边,望着水中的月沉默。他想,也许只有这池中的锦鲤和莲花,会和他一样一直铭刻着玄月的痕迹。

    铭刻着,他的耻辱。

    作者有话要说:

    ☆、【忠臣】第三章大风之国

    金国离北陌不远,实际上在北陌征服了褚罗国之后,两国之间只隔了一片连绵的戈壁。

    马车停了下来,玄月知道,到了。

    他扣上半截薄银的面具代替女人的头盖。

    不等别人来唤,他自己掀开绯色纱幔,一个轻跃,稳稳落在马前。红色的喜服是他惯穿的样式,套了一件同色的大麾,在大风中烈烈扬起,就像是一团迎风的火焰。

    这就是金国。

    恢弘如同神殿的王宫,被大风包裹的国度。站在他面前那如同夏日烈阳般的男人,就是他的君王比起七年前的模样,左边眉角,多了一条半指长的伤疤。

    还记得我吗?男人也是一身绯色,狂烈如燎原之火。

    玄月淡淡勾着嘴角,七年前,这个男人张扬地让他记住他的姓名,他说他会成为金国的王,让他成为他的人。那样轻狂的第一次见面,玄月怎么会忘。只是当时以为那是为他所用的意思,却不想,原来是这样的成为。

    苍岚,肆掠天地的风的意思。

    男人开心一笑:你还记得!

    下一瞬,男人却突然吻住了玄月。突如其来的吻,狂肆一如苍岚。

    这是玄月第一个吻,激烈,也短暂。

    唇分开,发出一声响亮的**声响。近在咫尺的,是苍岚那如火如兽一般的眼。

    我不懂北陌的风俗,我只会直来直去。七年前我说过我要你,我做到了。现在,你记住,我会宠你护你守着你,说到做到。

    直接的承诺,玄月计划好的台词和笑容被这迎面而来的热烈撞得支零破碎,他习惯了尔虞我诈,在陷阱中生活,也在生活中绞尽脑汁地布下陷阱。他以为天下的王宫都是这样。却不想,还有苍岚这样直接、狂傲的活法。就像是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门,玄月觉得新奇。

    苍岚摘下他的面具,让那张魂牵梦萦的脸暴露在自己的视线中。

    我知道你不爱我,但是我不会等你。我不是你们的君子,而你也已经不是北陌的侍郎了。

    玄月垂下眼睑:我明白。

    他已经,连最后的居所都失去了。

    下巴被一只手钳住,抬起来。

    你不明白。你是我的王妃,你,已经是我的了。包括你的心。

    心?

    呵呵玄月不动,嘴角的笑容讥诮:可惜了,这颗心,早就不属于我了。他的心,他已经丢了十二年了。他把它放在墨渊身上,现在隔得这么远,那颗心,会不会就这样枯萎、死掉呢?

    你不明白。苍岚没有怒意,反而笑得更加开怀:不过你早晚会明白的,等你明白的那一天,你的心就是我的了。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咒语,从这个骄傲的男人嘴中说与神明,然后神明在那未知的后来铺设了玄月从未料到的结局。

    这一晚,金国王宫大宴群臣,金国都城喜庆一片。

    这一晚,苍岚要了玄月。

    原来,这就是他的不会等。原来,即使心不在,也会痛。

    玄月很配合,他没有矫情的必要,也没有反抗的资本。他顺从而紧张,纵然他是北陌百姓口中那个笑容嫣然、处变不惊的侍郎,纵然他们都说他是只狡猾的狐狸。但是,他不过二十五的年华罢。

    苍岚长玄月五岁,早已阅人无数。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紧张,怀里的人,是他七年的美梦。

    苍岚抱着男人结实的肩臂,被动摇晃着身体,他看着苍岚模糊的脸还有那色彩艳丽的床帐,就像是陷入了一个不真实的梦境。直到眼前白潮褪去,梦醒了。

    耻辱?委屈?羞愤?没有。玄月只觉得一片茫然,就像是走进了一个只有白色的世界,他找不到出来的路。

    别哭。苍岚的声音有餍足的暗哑,却也满是心疼。

    玄月第一次忘记了笑容。他茫然如孩童一般摸上自己的脸,从眼角到耳廓,湿漉漉的冰凉一片。

    苍岚吻上玄月的脸,舔去他的泪水。把玄月整个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别哭,月儿,别哭。

    苍岚就像是安慰婴孩一样轻轻拍着玄月的背。但是玄月的泪却更加汹涌月儿,他的爹娘和年长的哥哥便是这样叫他的。已经十二年了,十二年没有人这样叫过他了。那原本以为被封锁起来的记忆和伤心,就这样轻易被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苍岚砸了个缺口,露出里面血迹未干的过去。

    玄月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还会这样地哭泣,眼泪怎样也止不住,这一晚,他脆弱得不像是自己。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哭成一个孩子。

    之后,他们谁也没有提及这一晚的泪水。玄月是漠然,苍岚是心疼。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如果喜欢就收藏爪子一下啊】】】】】】】】

    ☆、【忠臣】第四章执子之手

    苍岚对玄月的好,所有人都看得到。

    他展示给玄月一个全新的世界:这里有无拘无束的大风,这里有薄如蝉翼的美丽太阳花,这里有热情开放的民风。这里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尖酸刻薄,也没有墨渊。

    这是苍岚的世界,也将会成为玄月的世界。

    玄月不明白苍岚为何这样对他,若论姿色,绝世倾城女子不是没有,他堂堂大金国君,自然唾手可得,但是他没有。

    若论学识才华,虽他玄月在北陌世人皆知,有褒有骂,却也没神武到让苍岚如此大费周章的地步。

    玄月想了很多可能,然后又全部否定,唯独那个七年前的一见倾情,他不纳入思考他,不相信。

    情爱,除了墨渊,他谁都不相信。甚至,包括他自己。

    苍岚一双眼如火,似乎看透玄月的想法,但是他不说,也不求。

    他给玄月讲金国的民俗,甚至亲自为玄月唱演金国特有的草原牧歌、为玄月跳草原男子豪放的舞蹈;他给玄月讲自己的过去,兴起时候会拉着百丰一起翻箱倒柜地找出他小时候玩的小弓木剑给玄月看;他带玄月游历金国的草原,牵来他的爱骑让给玄月,自己却抢了百丰的马和玄月在草原比赛。

    时光悄无声息,却悄然镌刻着记忆。

    直到有一天,玄月突然惊觉,他竟可以随口报出苍岚爱吃的菜肴;无意识哼唱出苍岚爱唱的牧歌;在苍岚挥毫泼墨的时候,他会很自然地选出苍岚想要的笔墨。

    一切,都仿佛镌刻进了血液。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三十天,阳光依然炙热,玄月却迷失了方向。

    这一切,太匪夷所思。也太温暖。这是墨渊也未曾让他体会到的、空白了十二年的温暖。那空荡荡的胸膛中,似乎有传来微弱的心跳声。

    玄月的茫然,被苍岚看在眼里。

    苍岚是开心的。他以为,他的付出终得回报。

    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北陌使者来访。

    六个字,打破了这美丽幻境。

    玄月惊醒回神,转眼间抹掉了那份温柔的迷茫。

    他依旧是那个墨渊的玄月:墨渊在,他便是清丽坚韧的白莲;墨渊不在,他便是纯净冰冷的玉石。

    于此,苍岚心头苦笑一声,握着玄月手指的手,却更加紧了。他清清楚楚地告诉玄月:你是我的,你的心也是我的。

    他说的那样肯定,那双眼中的狠厉和恐怖,玄月第一次看到。

    这个总是温暖的男人,原来也有嗜血如猛虎的一面。

    玄月害怕,那是从骨子里渗出的恐惧,对强者本能的恐惧。但是同样的,他也知道男人不会伤害他,因为那眼里的凶光,是护食的光。

    这个男人爱着自己,玄月已经相信了。

    相信了,但是却不能说出来。有些东西,就是这么奇怪的。即便是你知我知,天下皆知,但是却不能说破,一旦说破,就会有什么东西,变了样。

    作者有话要说:

    ☆、【忠臣】第五章异国之莲

    【忠臣】第五章异国之莲

    北陌使者运送礼物而来,铁皮马车精心包装,说是玄月最舍不下的东西。

    这是墨渊的挑衅,苍岚明白,那个年轻的北陌皇帝对玄月的心思,他清楚得很。这不是什么礼物,而是两个男人之间的宣战。

    马车打开,却不是从两边,而是从车顶掀开了铁皮车盖。

    瞬间,清幽的莲香被金国的大风扬起,飘散了整个国度。玄月惊诧,这已是初冬季节,这一车的莲花要怎样的精心培育才能盛开,又要怎样的细心相护才送到这狂风肆掠的国度来。

    一片莲香,驱散了苍岚一个月的苦心经营,重新把墨渊两字放到了玄月的血脉之中,就连呼吸,也是墨渊。

    与莲花前来的,还有墨渊得力的谋臣,也是和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