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忠臣 作者:鬼半京

      军稳住身形,然后他看到苍岚提起马刀,怒目狂刀,一刀斩落了虎头。

    苍岚浑身浴血,转过身看着安然的玄月,露出放心的笑容。然而下一秒,他却轰然倒地。

    那一刻,玄月的胸口竟然痛到不可思议。

    苍岚

    干涩的声音,是谁。

    炽白的烟火被抛出高空,这是急救的标识。玄月知道,苍岚等不到那树林外的医师赶来,夺魂是北陌的秘毒,北陌只有一人能解。

    墨渊,墨渊,这是你对我的考验吗?这是你想知道的答案吗?

    玄月闭目落泪:看着苍岚死去,原来,他做不到。

    有毒?!百丰发现了蹊跷,转头怒目瞪着玄月:你好狠的心!

    不,我本无心。只是连我也不知,如今胸口在痛的,是什么。

    玄月颤抖上前,冷静地说道:你若不想他死,就让开。

    将军死死盯着玄月,终于退开。只是抽出了随身的长剑,架在了玄月的脖颈。剑锋历经百战,戾气难消,只搭于脖颈,便已见血。

    玄月没有在意。

    夺魂其实是毒人的泪,而玄月,得先天体质,血脉皆可入药,自小为墨渊试毒尝毒,却尽数被血脉化解,夺魂的解药从来只有一样,便是他的血。

    玄月为白莲花妖所化的谣言,也因此更加深入人心。

    百丰终究咬牙让开,看着玄月抽搐匕首割破了手腕。

    我,必定是疯了罢。玄月苦笑,抱着苍岚的头,让自己手腕的血滴落苍岚口中。

    苍岚没有失去意识,他虚弱,却笑着。

    那笑容太过明艳刺眼,玄月不懂他为何要笑,为何在他射了他一箭之后,苍岚还要挣扎伸手抱住他。他难道不知道,他背上的伤还在流血?他难道不知道,刚才他差点被他送到鬼门关口吗?

    作者有话要说:

    ☆、【忠臣】第八章我心匪石

    【忠臣】第八章我心匪石

    王负伤,所有矛头对准了玄月。却在苍岚一个眼神之下,尽数噤言。

    玄月的血很有效,毕竟,夺魂本是玄月研制。

    苍岚虽然失血虚弱,气势却反增不减。王的盛怒,撼天动地,难以招架。

    王家猎场,何时多了吊睛猛虎,孤是太放纵你们了吗?还是说,孤的命,有人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了?他说得轻巧,气力没有恢复,声音本就低沉。只是这淡淡的话语,却如同一块巨石压在那满地朝臣身上,稍有动弹,便会粉身碎骨。

    一个年老的医师颤巍巍站了起来,玄月认识,他刚才为苍岚包扎的手法快速而有效。百丰也对他颇为敬重。

    王。吊睛猛虎实则林园圈养,平日性情温顺,今日,臣看得那猛虎腹中无肉,恰又闻得王妃身上的孽草香。

    顿时,群臣哗然。

    玄月不知孽草香为何物,茫然看着苍岚。原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要苍岚的命,却忘记了苍岚独宠于他,早有人想要了他的命。

    苍岚眼中猩红,一把拉过玄月,扯下了玄月佩于腰上的香囊。他拍案而起,盛怒非常。

    悲伤包裹的伤口,已然渗出血迹。玄月心惊,茫然不已。

    苍岚,苍岚,你究竟是为何待我如此,你明知,那毒箭是我射出,你明知,是我要你的命。

    那孽草香为御医馆种植培养,取出自有数目。查,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王!凄厉的声音骤然响起。

    雪妃,和玄月眉目相似,因此七年独宠一身的女人。她恨,她怨。却忘记了自己能独宠一身,凭的,只是和玄月相似的眉眼。

    玄月乃北陌侍郎,居心叵测,王是养虎为患,臣妾是在为王除患呐!王宠溺男妃,子嗣皆知,是为不礼

    闭嘴!苍岚怒斥,却牵扯心肺,咳嗽起来。一声一声,几乎让玄月无法稳住身形。

    今天,放任了吧,十二年,就今天,放过自己罢。

    别。玄月扶住了苍岚,声音一贯地温润:毒虽解,不宜动气。

    原本盛怒的王者诧异不已,转眼,笑容盈目:月儿。

    玄月不动,任由男人扣了他的手,十指相交。他颤抖着眼睫,在迎上男人炙热的眼光的一瞬,几乎软了腿脚。

    墨渊,我该如何是好?心明明已经放于你手,为何竟还有冲动想要另一个天荒地老?

    月儿,月儿!苍岚一把抱住了玄月,肆无忌惮地亲吻拥抱。

    转身,冷然看着雪妃:既然你想为孤除患,那林园中还有几只猛虎,就全数为孤去除了吧。至于孤的子嗣,将拜玄月为母父,礼数教养,孤和月儿,亲自来教。

    雪妃红颜失色,凄厉惨叫:王!玄月为妖,必定大患!王

    玄月抬头,目中惊惶:为何?

    苍岚勾唇,语气淡然至极:你知道。只是,你不愿承认罢。

    这一晚,苍岚笑看着玄月,玄月知道他想要什么。于是褪去了衣衫,散了长发,走到苍岚跟前。

    玄月茫然:你不问我?

    你救了我。

    纵然你伤我,但你舍不得我死。这已经足够,我苍岚,终究是落在了玄月的心里,霸占了属于墨渊的一席之地。

    玄月依旧不知所措:你,确实养虎为患。

    苍岚的笑容却更加急切:纵然是虎,我也要赌上一赌。月儿,我说过要宠你护你,苍岚从不是轻易认输的人。总有一天,你的心是我的。在此之前,遍体鳞伤,在所不惜。

    翻云覆雨,玄月却泪湿软枕:或许是痛,或许,是为了那不敢窥探的将来。苍岚,你一片痴情,玄月注定不能回报的。

    月儿,我可说过,我爱你?□□过后,苍岚终于开口:没有罢。那我告诉你我

    话未出口,被玄月惊惶捂住了嘴。不,别说,别说

    苍岚眼中满是温柔,这柔情,只与玄月一人。他坚定地拿开玄月的手,微微抬起身,亲吻玄月惊惶的眼:月儿,我爱你。我爱你

    玄月闭上了眼,一直自欺欺人的薄纸破裂。

    苍岚,你可知,这话出口,将来的你只会痛到体无完肤,痛到鲜血淋漓。

    夜无言,只有王者的爱语轻声呢喃,一声声,亘古绵长,仿佛要穿透了时间,抵达永远。

    作者有话要说:

    ☆、【忠臣】第九章情根已种

    【忠臣】第九章情根已种

    大金猎场的凶险,七日后传到了北陌的王宫。

    墨渊捏着青莲递上的纸笺,一双星目仿佛浸染了夜色,沉浓得让人胆寒。

    青莲垂目,拱手轻语道:皇上,玄月若是真的杀了金国国主,必定会招惹杀身之祸。而他如此一步,不仅让金国重兵退步,也让金国国主信赖于他,实乃上策。

    墨渊放下手里捏破的纸笺,声音发哑:朕明白。

    青莲垂下手,安静立在一边。

    墨渊已然恢复平日的那个君王:各地的兴建,如何了?

    回皇上,两年内,必定强于金国。

    墨渊的眼中终于恢复了一些色彩,他凝望远方,仿佛能闻到一丝莲香:玄月,等着我。

    转眼已经到了新年。自上次青莲送萧之后,北陌再没有联系他。

    有时候玄月会觉得茫然,就像是,自己被遗忘了一般。

    母父。嫩嫩的声音在脚边响起。

    玄月低头,看到一个三岁的女童,那是雪妃的女儿,叫安雅。小小的,软软的。送来的时候哭得伤心,要找母妃,但是没过几日,就渐渐忘记了。

    这样几个月过去,安雅已经把玄月当做了她的母父。

    玄月抱起安雅,笑容很温柔:又去哪儿调皮了?

    安雅使劲摇头:没有的!父王让我叫母父去吃点心。

    软软的话语刚落,就听到苍岚低沉却豪爽的笑声。

    玄月抬头,人已经被苍岚拦腰抱进怀里。苍岚蓄了浅浅的胡须,低头亲吻玄月,在脸上一扫,痒痒的。

    上次你说想吃花叶糕,今天让他们做了些新口味,去尝尝。

    玄月放下安雅,神情温和,却没有亲昵,甚至有逃避。他笑道:在这里吃不也一样?还是说你又弄了什么新花样?

    苍岚大笑几声,有着大男孩一般的调皮语调:反正保你一定喜欢。

    苍岚说玄月会喜欢,几乎都是对的。

    连玄月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苍岚能这么准确地知道他的心思,就好像他们不是认识不到几个月的时间,而是相识相知了几十年。

    这样的好,玄月已经习惯。心里的那份悸动,大概,也习惯了。

    苍岚执着玄月的手,却让人把安雅带去一边玩了。

    他们去了一个梅园,这里的梅都是北陌运来的,却也扛得住金国的大风和恶劣的天气,一树树红的白的如同漫天的云霞,飘满了整个梅园。梅花清冽的香气在寒风中扑面而来,玄月惊诧,这梅园仿佛之前都锁住了这满园的花香,直到苍岚带他来,才突然绽放得绚烂。

    我想,你会喜欢。苍岚扣着玄月的五指,站在花树之中。

    玄月深呼吸,再缓缓吐出满腔浊气,几乎醉了。

    嗯,我喜欢。他抬头,凝视着苍岚:我喜欢。

    这是这几个月以来,第一次,玄月没有逃避他,甚至主动看着他。

    苍岚几近狂喜。

    月儿,我,我就知道你喜欢!来,花叶糕备在亭台里,那里可以看到这满园的风景。一向自信而骄傲的男人,竟然有些结舌,拉着玄月的手紧紧的,雀跃的心情通过掌心的热度传到了玄月的心里。

    这几个月的时间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