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

忠臣 作者:鬼半京

      玄月被打入无赦牢,初冬问斩。

    作者有话要说:

    ☆、【忠臣】第十二章白莲陨

    【忠臣】第十二章白莲陨

    无赦牢,死牢。

    玄月听到宣判的那一刻,才知道,墨渊也累了。

    墨渊是被他逼到绝境的兽,他不怪墨渊,但也无法原谅墨渊。

    进入无赦牢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是那么地平静。

    牢里不同于其他的牢房,文房四宝一应俱全,还有取暖的炭盆和松软的棉被。就连牢头们都对他恭敬有加,饭菜也是精致无比。

    这是不是墨渊对他的愧疚,他无从追寻。

    但这却是他回到北陌以来,过得最舒适的日子。

    提审,他顺着审判的人的引导,说出了他的罪行。

    北陌有三颗毒瘤,外人看去忠孝至极,门徒甚广,芳名流传。但是暗地里却是紧咬着北陌的心脏,贪婪地汲取甘甜的血液。

    青莲不会伤害墨渊,不会伤害北陌。这三人,只能用这样的重罪拔除。

    玄月很配合,循着记忆力的痕迹当年,他也曾调查这三年多年,只是一直难于下手。

    所以陈述那三人的罪状和一些秘密,玄月手到擒来。

    他的配合让审判的人惊讶,审判三人,一主二辅,只有一人知道其中奥秘。而那一人,青莲,却只是静静地看着。

    他看着玄月,这个他一直关注着的男人,他痛恨他,却也敬佩他,但是这都不足以低过他夺走了墨渊的恨。

    而玄月并未看青莲一眼,仿佛,他不知道有这人的存在哪怕那人就是陷害他的罪魁祸首。

    审讯进行地很顺利。

    半月后,那三人相继入狱,罪行被昭告天下,门人判出,领头破口大骂。而被皇上盛迎回来的前任侍郎,也背负了忘恩负义结党营私的骂名。但也有人赞玄月的愚蠢,赞他若不是这么蠢,他们敬爱的皇上还不止要废多少力气才能拔掉这些毒虫。

    一时间,墨渊明君之名盛传。

    北陌的皇,北陌的救星,北陌的神。

    玄月不知道这些,却比那些眼看到的更清楚这件事将带来的利益。

    终于,尘埃落定。

    初冬问斩时日的前一晚,墨渊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玄月很是平静,为墨渊煮了一壶茶水,在这个看似舒适的囚笼之中,展露他最后的笑颜。

    你恨我吗?墨渊这样问玄月。

    玄月摇头:不。谈不上恨。

    墨渊高大的身体一怔,端着茶杯的手竟然有些颤抖。

    他抿了口茶水,声音不干涉,却脆弱:连恨,都给不了吗?

    玄月抬头,终于直视墨渊。才发现,那高大的青年,原本墨黑的发丝间,竟有了丝丝华发。

    玄月垂首,拿出那个从未离身的玉佩,推到墨渊手边。

    你十岁那年,赠与我的。我答应你,要助你成为北陌最贤明的君王。墨渊,我没有食言。而如今,这个誓言,终究是可以交托了。

    墨渊咬着牙沉重了呼吸。

    它对你来说,只是负担了吗!

    在回来北陌之前,它不是玄月如实回答,不出意外地看到了墨渊惨败的脸色。

    玄月惊异,自己爱护追随了十几年的人,现在自己却没有丝毫心疼。

    墨渊,我只求你最后一事。玄月停顿,等墨渊抬头,才继续说道:让我安静地离开吧。我真的,太累了。

    那一瞬,刚硬狂暴的王者,泪如雨下。

    那一夜,北陌的皇,在罪孽聚集的无赦牢里酩酊大醉,他紧紧拽着手里的玉佩,沉默地喝着酒。

    最后他被青莲带人扶走的时候,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看着静坐牢笼中的玄月,仿佛要把玄月刻于脑海之中。

    墨渊离开,玄月看着墨渊坐垫上留下的那把钥匙和令牌那是牢门的钥匙,那是出入王都的令牌。

    刚才墨渊,是在同他告别。

    但是,一切都晚了。少了他这一颗棋子,少了他这个罪大恶极之人,百姓的盛怒不足以平复,到最后,甚至会成为墨渊的一个污点。

    玄月轻声笑着,眼中温柔,他追随的那个墨渊,并没有变。

    玄月把这两样东西丢进了一边的恭桶,穿着干净单薄的囚衣,静静地等着行刑之人的到来。

    押解的人晚来了一刻,这是墨渊为他留出的时间。

    玄月笑着走出无赦牢,才发现,初冬的北陌,竟然已经白雪皑皑。

    监斩官坐于高台上,玄月双手被缚身后,长发散落颈侧,却嘴角含笑。

    你可还有什么想说的?监斩官例行地问道。

    玄月一笑,额头触地:皇上英明!

    监斩官大喝:时辰已到,斩!

    铡刀落,赤红的血喷溅三尺白绫之上,溅落皑皑白雪之间,瞬间划破了这个苍白的世界。

    惨败的尸身,那颗凝聚了两个王者思念的头颅,一滴泪水,在寒冷的空气中满满滑落。

    大雪突然纷飞落下,狂风呼啸,听上去如同鬼泣之声。

    无尘居里,那暖房特意栽种的白莲,一夜之间,尽数凋零。

    在无赦牢里,那个依旧华美舒适的牢房中,一张洁白的宣纸平铺在木桌之上。

    上书:

    念岚赋

    白莲早凋残,未语唇亡寒。

    魂归矣,枯守冰镜,日夜思君颜。

    奈何不奈何,忘川徒流连。

    盼来世,红妆喜盖,生死随君愿。

    作者有话要说:

    ☆、【忠诚】第十三章战事乱

    【忠诚】第十三章战事乱

    北陌康明四十二年,金国进犯。

    传,金国新生虎将数名,更有一巾帼英雄驰骋沙场,所向睥睨。

    北陌不敌,节节败退。

    终,王都被围。

    墨渊不降。北陌之王,那拥有一头华发,年过半百的男人,被称作银狮的男人,独身入城。

    二十年的纠葛,两个王者终于见面,却胜负已分。

    墨渊狂笑:我给过他机会,可他放弃了你。他是我的,他忠于我,忠于北陌。你不过是偷走他三年光阴!

    苍岚不语,十七年的分隔,从收到锦帕的一夜白发,到知道玄月已死的病倒三月。他挺过来了。

    他要把这个束缚玄月的国度踏平,他不会让玄月死也葬在这个牢笼之中。

    苍岚在墨渊的狂笑中刺穿了他的胸膛。

    王宫仆从尽逃,只有青莲穿一身玄色嫁衣留着。他不惧苍岚的杀意凛然,递给苍岚了一张宣纸。

    这是他留下的,这一辈子,我还他一次。

    说罢,青莲抱着墨渊的尸体痴笑:在你身边几十年,你看的念的只有一个人,纵然要了我,床笫之间也叫的是他的名。这一生,你可知青莲是谁?罢了罢了,你看,到头来,最后陪着你的,只有青莲。

    话落,青莲拿出一支匕首刺穿了心口,鲜血染红了嫁衣,染红了墨渊。

    苍岚冷眼相看,最后,一把火烧了北陌王宫。

    战事落,金国大胜,吞并北陌,改国号:玄岚。

    北陌那名女将,却在苍岚杀死墨渊之时,让人砸开了北陌皇陵。

    她在抓来的那个守墓人的带领下,找到了那一方华丽雅致的墓室。

    这里没有棺木,只有一个高台,上面放着一个白瓷莲花小盆,里面码着整齐的灰白白骨,一颗头骨被放于最上面,周围环绕着几朵玉雕白莲。

    女将咬着牙跪在高台之前,响响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抱起那个白瓷小盆,稳稳朝外走去。

    她泪水挂满脸颊,颤抖着嘴唇哑声道:母父,小雅来接你回家了,我们回家了。

    玄岚二十一年,王崩。和一堆白骨合葬于皇家陵墓。

    玄岚大公主安雅登基为王,玄岚国强化兵马,注重武力。

    安雅女王的儿女曾问她为何。

    她说:父王曾因天灾落败一时,因此痛失所爱,孤当时已记事,那种痛苦和无能的自责,孤这一生也不愿再尝试。你们可记住了这个教训,无论何时,我玄岚国都要做最强大的那个,护己所爱,才能不抱憾而终。

    《忠臣》完

    作者有话要说: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