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被当做别人的妻子、在镜头下挨肏,被发现

在夫妻综艺里勾引别人老公 作者:卖身不卖艺

      太过紧张,又没有前戏,还碰上个龟头尤其硕大的,沈初夏用了浑身的力气,才勉强将那鹅蛋头塞进去,只感觉花穴口已经被撕裂了,疼得全身颤抖,眼角直接飙出泪来。
    这么大的动静,张明哲必然醒了。
    察觉到男人的身体动了动,嘴角还在吸气,沈初夏穷尽了毕生的演技,又来了两个王梦佳常做的小动作。
    张明哲确实没想到,有人会这么大胆,在综艺节目现场,在摄像机拍摄下,爬上他的床,还伪装成他的妻子……因此,由于胯下骤然收紧而惊醒的他,察觉到身下被温热紧致的小洞包裹,第一反应是,妻子想要了。
    因着自小训练,身体素质强大,他对于性那方面的需求挺大的,但为了以最好的状态参加节目,他们夫妻确实许久没做爱了。白日录节目时,好几次妻子抱着他撒娇,他都有些意动,或许是妻子发现了,所以现在想帮他发泄。
    张明哲心中感动不已,再想到这里是节目现场,摄影棚里还有人守夜,不能发出太大的声音,他有种在全国人民面前直播的感觉。
    男人都向往刺激,更何况他作为一个勇攀高峰的运动员,最不能拒绝的就是挑战和刺激,越是这样的场面,胯下之物越是精神抖擞,浑身热血都往下冲击,叫嚣着进攻。
    居然还在变大!
    沈初夏有种要崩溃的感觉,她无比后悔自己夜袭的想法,更气恼为什么不好好确认一番身份,将张明哲错认成了楚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此时花穴疼得就像是初夜。
    不,她的初夜,梁明峰还吻遍了她每一寸肌肤,各种前戏铺垫,甬道里湿得都能养鱼了才插进去,哪里像现在,完完全全的暴力塞入。
    思绪这么一打岔,不再专注于被暴力捅开的花穴,再想到曾经被舔得浑身湿透的场面,慢慢的,沈初夏的身体居然放松了少许,花穴最深处有了那么些热意。
    但是还不够,非常不够!
    正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时,身侧的张明哲动了,男人的大手探到了被撑得几欲裂开的花穴,慢慢揉捏,竟是帮她放松起来。
    被发现了?
    不,应该还没有,不然男人不会这么淡定,沈初夏很快便判断,张明哲还是将自己当成了他的妻子!
    是了,沈初夏跟王梦佳身材相仿,又穿着节目组提供的同款睡衣,此刻灯下黑,居然也瞒住了。
    张明哲的手非常粗糙,上面还有不少老茧,应该是做运动员时训练留下的,当这些老茧,碰上娇嫩的花肉,那可是要了命了。
    粗粝的手指滑过细腻的肌肤,细小的硬刺蹭得沈初夏浑身战栗,如同巨大的电流袭击,差点尖叫出声。
    太粗暴了,这种玩法太粗暴了。
    她向来是被娇宠着的,哪怕上次楚昱肏红了眼,也不曾蹂躏过她,可现在,小肉核被揉得火辣辣的疼,沈初夏毫不怀疑,绝对红了,说不定都肿了。
    其实张明哲真的无辜,他没有半点暴力的意思,只是手上老茧积攒多年,平时这样揉捏妻子也没什么问题,可他哪里知道,此刻他身下的人有多娇嫩,平时被男人耻毛刮擦都能泛红,一丝疼都耐不住。
    可也正是这样的刺激下,一股从来没有的快感席卷全身,疼痛中带着满足,沈初夏脑中混混沌沌,夹着大龟头的花口不停收缩,居然也出水了,还非常多!
    张明哲也意识到身下的感觉不太一样,似乎特别紧特别嫩,湿得也快,每一次揉捏,都会换来娇躯的颤抖,是男人最喜欢的极致敏感型。
    脑中有一闪而过的疑惑,但他转瞬一想,今天情况特殊,在陌生的环境,节目组的镜头下,他自己不也前所未有的兴奋,再加上许久没做爱了,小别胜新婚,会感觉新鲜、陌生,也不奇怪吧。
    就这么着,张明哲不仅没顺藤摸瓜发现真相,反而还挺动腰身,开始了小幅度抽插。
    硕大的肉根慢慢碾磨着,一寸寸推进,一寸寸刮磨,带着十足的耐心,每次只比前一次多进入一点点,等前端大龟头被完全适应后,才增
    νǐρㄚzщ.cóм(vipyzw.com)
    加力度,慢悠悠的将妻子尤为紧致的花穴碾磨出汁水。
    沈初夏五指紧紧揪着床单,都有些控制不住喘息的音量了。肉根在穴内轻摇慢搅,些微的不适中夹带出难以言喻的快感,一丝一缕,渐渐自体内发酵,冲淡了先前的疼痛,衍生出某种奇异的悸动。
    渐渐的,花穴居然适应了这根龟头极大的肉棒,开始渴望更多的摩擦。
    肉棒插入了约莫2/3后,沈初夏痒得受不住,不自觉轻轻摆了摆胯,这下,甬道里的嫩肉一齐挤压男人的肉茎,张明哲再也耐不住了,就着这插入的大半截,开始加速。
    也不尽根,只是让肉茎与内壁开始了大力摩擦,每次抽出到穴口,再不厌其烦的顶入,来来回回间,吸附在棒身的嫩肉被大幅拉扯,刮出大片骚水。
    有了淫液润滑,抽插越来越顺畅,铁杵般火热坚硬的肉茎一次又一次冲进狭窄坚韧的甬道,快速擦磨,棒身上突起的青筋四处勾拽,将穴壁撑开后死死碾压,每一次都是能将人溺毙的快感,沈初夏要死死咬着牙,才能避免浪叫出声。
    硕大的肉根被嫩肉缠裹得严丝合缝,连带着坚硬的棱角也被蠕动着舔过,像是千万张小嘴齐动,带来前所未有的快感。
    原来在极度的紧张下,妻子还能这般敏感!
    张明哲更加激动了,只觉得对妻子的爱又深了些,只想肏进最深处,肏进彼此的灵魂中,给她最极致的快感,最后将滚烫的精液射入,再生一个宝宝。
    想到这里,他伸手握住女人的手,肌肤相贴,十指掌心相扣,随后俯下身想吻吻她,让她知道自己满腔的爱意。
    却在向下趴的时候,脑中一阵惊雷,瞬间呆住。
    自己的妻子王梦佳是一位花滑运动员,自小训练,她的手,怎么可能是这般,光滑娇嫩,纤弱无骨!!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