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夹着别人老公的肉根研磨(2000字+)

在夫妻综艺里勾引别人老公 作者:卖身不卖艺

      张明哲想到的办法,就是换个姿势。
    刚刚的姿势,他们侧躺在床上,他身强力壮、四肢宽大,几乎算是压在女人身上,这样的角度,的确不太好将下体从花穴里抽出来。若是强行抽出,且不说双方都不好受,说不得还会受伤。
    听说女上位更容易掌控,或许能解决现在的困局。
    张明哲犹豫了片刻,还是移动手掌,准备抱住女孩的臀瓣翻个身。粗糙的大掌刚碰上去,第一反应是嫩,第二反应是,真湿!
    掌心下的臀肉绵软无比,就像是一捏就碎的嫩豆腐,跟他长满老茧的手完全不一样,随便一握,便有臀肉从指缝漏出去,手感极好。
    上面还有大量的液体,不知是刚刚被摩擦飞溅出来的,还是顺着小屁股流淌而下的,混合着他自己手心的汗液,湿漉漉,黏糊糊,滑得有些抓不稳。
    这都是被他插出来的水?这么多?
    啊呸,你都在想些什么东西!张明哲赶紧止住飘散的心思,尽量摒除杂念,握着女人的臀瓣,慢慢翻身,动作极为小心谨慎。
    刚刚他以为这是自己的妻子王梦佳,他们是合理合法的夫妻,即便在录制节目中做爱,只要不发出大的声音,就不是什么大事。因此,当时在张明哲心中,刺激多于紧张。
    可现在,当身下的人从妻子变成了沈初夏,这就成了实实在在的出轨加偷情,他不仅需要担心节目组的摄像头,还需要担心身侧熟睡的妻子。移动时必须尤为小心,务必不能让床铺震颤,也不能让被子抖动,还不能发出一丁点声音,细微的水声都不可以。
    张明哲紧绷到了极点,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开始发力,抱着怀里的女人,一点点转动。
    沈初夏也大概明白了男人的想法,她紧紧夹着肉棒,任由男人调转方向。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身体慢慢倾斜,那本就硕大无比的龟头显得更加突出,坚硬的棱角狠狠刮着穴壁,酥麻细密的快感如奔流的溪水,延绵不绝。
    这比肏干时还要难耐,饱胀、酥麻、空虚、骚痒,各种情绪齐聚,张明哲的动作越慢,花穴受到的影响就越深,润湿的窄穴不停蠕动,狠夹着肉棒磨挤。
    沈初夏的手死死抠着床单,睡衣下中空的身体战栗不停,硕大的奶子也跟着晃动,爱死了被男人肉根填满的这一刻。她不敢发出任何声音,连喘息都是小心翼翼,摩擦间细密的电流随着经脉扩散周身。
    只是一个转身,却足足花了两分钟,两人都大汗淋漓。
    好不容易换了姿势后,张明哲尝试着抬起女人的臀瓣,想要将两人黏合的下体剥离开。
    这次可不是沈初夏故意
    VIρㄚzщ.còм(vipyzw.com)
    ,而是转动的过程中,大龟头顶到了奇异的角度,真的被层叠环绕的媚肉给完全衔住了。此刻男人再这么一抽动,幽穴内阵阵酥麻自尾椎升起,快感层叠着涌来,让人难以思考,不自觉的就溢出了一声轻哼。
    “嗯……”,娇媚的声音在屋内响起,软糯好听,是让人听着便骨软筋酥的那种。
    可此时却没人沉醉其中,两人浑身一个激灵,张明哲抽离的动作完全僵住,几乎是同时间的,黑夜中交缠在一起的两人先是转向身侧,紧紧盯着床铺旁边的人,三分钟后,顶着剧烈的心跳再转向摄像头。
    还好已经是深夜,人在睡梦中发出一两声异动也不算特别,沈初夏这声娇喘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后果,摄像机闪动两下后,没有任何异常。
    至于他们身旁的王梦佳,依旧是沉稳的呼吸,毫无所觉,压根不知道就在刚刚,别的女人被她老公的粗鸡巴戳得控制不住浪叫。
    两人松了口气,已经是冷汗潺潺,紧张之下,下体贴合得更紧,张明哲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再刮蹭到不得了的地方,只能点了点沈初夏的大腿,示意她自己起身。
    得到暗示,沈初夏抬手撑在男人的胸膛上,触到的地方是紧实的肌肉,硬如石块,带着一股强烈的雄性气息。好不容易才扶稳,她用力抬起身体,款款摆臀。
    先要将花穴摇松了,才能抽出来。
    挺在穴内的阳具硕大无比,又硬邦邦的,变成从下往上插入后,硕大的龟头直接顶在宫胞口,强烈的快意从蜜穴深处向外扩散,让人食髓知味。
    不过第二次偷情,沈初夏却挑战了最刺激的那种,身下这根肉棒的女主人距离自己不到一米,就连这张床,都是属于她的。可自己,却骑在男人身上,摆布着那根烙铁般的硬物在媚穴中来回研磨。
    动作幅度稍微大一点,床铺还会摇晃,连带着熟睡中的女人也跟着颤动。
    跟别人老公做爱,还让人家妻子跟着摇摆,这未免也太淫靡了!!
    越是这样想着,沈初夏就越控制不住自己敏感的身体,小穴将肉棒严丝合缝地包裹,越摇摆越畅快,她自己掌控节奏和角度,每一次都可以顶到想要的地方,刚刚骚痒的地方全都被满足,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快感爆发,电流四窜,汹涌澎湃,又是舒服又是饥渴。
    隐约间,随着她的研磨,沈初夏感觉到穴内那物什隐约又胀大些许,变得更加亢奋,连带着男人的呼吸也更沉重些,如同一只庞然巨兽被唤醒,随时可以在私处搅弄风雨。
    还想要!再猛烈些吧,如果男人能从下往上用力挺腰,直捣黄龙,粗肉棒带着无比强大的力度、将这小穴捣烂,该有多好啊!
    在沈初夏的无比期盼中,被摩擦出的淫水越来越多,被子中响起“滋滋”的水声,嫩肉早就软哒哒的,整根粗肉棒都能随便抽插。
    就在她想要抬起双腿骑得更快些时,一阵外力推出,她整个臀瓣被人抬起,粗长的肉棒一点点抽离,“啵”的一声,连着硕大的肉根全部被拔了出来,男人的声音很轻却带着股疏离的味道:“够了,出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