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拉下男人的裤链(2000字+)

在夫妻综艺里勾引别人老公 作者:卖身不卖艺

      “叮”的一声响,电梯门打开了,一次性涌出来不少人,四周的摄像头也全都聚焦过来,从各个角度获取综艺素材。
    沈初夏蹲在昏暗的桌下,仰面一脸无辜望着脸色非常难看的方译洲,漂亮的眼睛眨了眨,充满了少女的灵动和魅惑的风情。
    男人似乎已经猜到了她想做什么,双眸微眯后,身体的重心往后移动,一看就是要站起来远离她。
    可不能让他走!
    沈初夏毫不犹豫地抬手一把抱住方译洲的小腿,绵软的胸部贴住紧实的肌肉,大半截身体都趴在男人身上,像是一个巨大的秤砣。
    与此同时,大厅里传来讲话声。
    “方哥,怎么就你一个人?”
    沈初夏赶紧双手合十,希望不要被当场拆穿。这么多人,这么多镜头,如果她真的从男人腿底下爬起来,那可真是一战成名。
    方译洲半垂着眼,直视着女人哀求的模样,脑海中浮现出很久前曾经看过的电影镜头,里面的主演与现在趴在他腿间的女孩别无二致,只是眉宇间神色不同,那时的沈初夏充满灵气,带着股什么都不怕的气势。不似现在的她,带着重重顾虑,眸底忧色十足。
    时光荏苒,幕中人已不再。
    “方哥?方哥?想什么呢?”
    问话人见方译洲一直不回应,目露怀疑。
    “没什么,你们继续!”
    方译洲终究没有供出沈初夏来,他将眸光移向大厅里,面上已经恢复冷淡疏离的扑克脸,似乎这里不曾发生过任何事情,桌下也没有任何人。
    沈初夏放下心来,开始百无聊奈的听着外面人讲话。
    当听到蒋雨琪说:“我以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到山里,建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嗨,别人都说我不适合当女明星,我太佛了……”
    沈初夏嘴角抽搐,控制不住贴着方译洲的腿小声吐槽:“虚伪!”
    紧接着,又听到蒋雨琪的老公刘浩说:“回山里可以,一定要带着我,我愿意永远陪着你,不论贫穷富贵……”
    沈初夏做出欲呕的姿势,再次发表感言:“恶心”
    等到刘芸说:“你们小两口别秀恩爱了,看得我这个老人家好羡慕呢,我就不像你们……”
    “芸姐说什么呢,你才不老,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好老公、好人生,怕是做梦都要笑醒!”
    沈初夏直接翻了个白眼,瘪嘴道:“做作”
    脱离了镜头,她像是突然间活了过来,一些以前不能随便说的话,在此刻,全都可以一吐为快。沈初夏开始了拆台环节,将自己知道的、关于在座人的八卦,全都碎碎念给方译洲。
    外面有人秀云淡风轻,她就告诉方译洲,这人是怎么抢角色、怎么设计别的女明星的;外面有人秀夫妻恩爱,她就告诉方译洲,她曾经在会所见过的出轨现场,原配撕小三,老公抓情夫……在娱乐圈淫浸了这么多年,以前又有梁太太的名头,沈初夏知道的八卦消息,全面又真实。
    随着她的爆料,面前这张处变不惊的脸发生了些许变化,坚毅的嘴角微微抽动,终于在沈初夏详细描述现场一位男嘉宾和某个男小三之间的同性爱恨情仇时,方译洲忍不住了。
    一根修长的手指放在了沈初夏的唇边,做出一个闭嘴的动作。
    沈初夏有些意犹未尽,但想也知道,这些东西,方译洲这个大冰块一定不感兴趣。骤然停下的倾吐欲,导致她喉间有些干涩,大脑一抽,直接咬住了面前这根如玉的手指。
    从她含住男人手指的那一刻,明显感觉到方译洲浑身一僵,欲要推开她。
    男人的温度比自己的口腔要凉一些,才刚一入口,那种如草木般的气息就愈发浓郁。沈初夏骤然想起自己原本的目的,想起自己毫无遮掩的花穴,瞬间火热起来,聊什么八卦啊,他们不是在聊叔嫂问题吗?
    视线再次漂移到方译洲胯间的位置,随着这鼓起的弧度,沈初夏的脑海中开始勾勒起形状来。
    越是勾勒,就越是觉得,这绝对又是一根超大的家伙!
    舌尖卷着男人的指尖,湿润的津液顺着唇角落下,沈初夏用心的含着,每一处缝隙都不放过,这可是一双能弹钢琴的手,沈初夏忆起它在键盘上跳跃时那种流畅如水、高贵无比的样子,有种将云端上的仙人拉下凡尘的快感。
    花穴深处酥痒难耐,有汁液顺着大腿滑落,在桌板的遮掩下,悄无声息的滴在地板上。
    正在此时,又是一声“叮”,电梯门再次打开,伴随着一声带着笑意的寒暄:“这么热闹?”
    是徐秦。VIρㄚzщ.còм(vipyzw.com)
    沈初夏明显感觉到,在徐秦出现的这一刻,方译洲原本推拒的动作僵住,整个人就像是雕塑般一动不动。
    就是现在!
    沈初夏抬手袭向男人的胯下,一声轻微的“嗞啦”声,将裤链拉到了头,手口并用的凑了上去——
    当身下传来强烈的快感时,方译洲差点没法维持面上的表情,沈初夏这个女人,似乎一直在挑战他的极限,每当他以为对方已经非常过分时,下一刻,她就能做出更过分的事情。
    还有,她跟徐秦的关系……
    这样的多重禁忌之下,哪怕是圣人都难以自控。方译洲只能凭借多年的演艺经验,维持外在的冷淡自如,尽量弱化下身传来的感觉。
    等他勉强稳住心神,才发现不知何时,徐秦已经走到了前台的另一边,距离他不过一米。
    只要徐秦掀开桌布,就会发现,底下还蹲着一个女人,那是昨夜还跟他在一起的女人。
    脑海中不自觉想到刚刚播放的叔嫂情节,热血翻涌,有一种非常陌生的、让人即将失去理智的快感流窜周身。
    方译洲喉结转动了数下,看似淡定颌首打招呼,可还没等他完全错开眼神,对面的徐秦突然眯起眼,带着探究意味的开口:“你,做了什么坏事了?”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