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双腿夹着肉棒,爽翻了(2500字+,四更)

在夫妻综艺里勾引别人老公 作者:卖身不卖艺

      这道突然响起的公告,就像是一盆从天而降的凉水,让沉浸在欲望中的两人瞬间清醒过来。
    张明哲的动作完全僵住,几乎是机械着从沈初夏身下移开,然后用手扶着她的腰,一个用力,将娇小的女人从头顶处放下来。
    “唔,怎么了?不要停嘛,你舔的我好舒服~”
    沈初夏本来处于极度舒爽中,此刻骤然停下来,腿完全是软的,穿着高跟鞋的脚虚虚踩在地上,整个人挂在男人身上,像是一株妖娆的菟丝花。纤细的手也不老实,开始四处揉捏张明哲身上的肌肉,被舔到水漫金山的部位,更是摇摆着蹭那鼓起的下腹。
    张明哲抬手制住在自己怀里不停扭动的女人,这样的场面,让他说不出来之前那些义正言辞拒绝的话,也没法心安理得的接受艳福,只能躲避沈初夏露骨的视线和亲密的动作,有些逃避的意味。
    你来我往之间,两人贴得更加近了,女人带着幽香的气息打在张明哲的耳边,轻慢又低哑,似是好奇,又似引诱:“喂,你刚刚舔得好认真,可不可以告诉我,是什么味道?”
    什么味道?张明哲的脸更红了。压根不需要回忆,现在他的唇齿间还残留着女人的淫液,那是一种微甜又微涩的味道,越是吞咽,嗓子眼就越干涸,如同冒火一般,这股火能将人内心深处的欲望勾起来,让他手脚都无处安放,居然被趴在身上的娇小女人给摸得毫无招架之力。
    瞧见这反应,沈初夏低低的笑出声,花穴口还带着被男人唇舌肆虐过的快意,这么一个轻微的抖动,从小口处如同发大水一般,汹涌流淌着蜜液,尽数蹭在了男人的胯部。
    张明哲察觉到,女人实在反应太大了,他忍不住皱眉,沙哑着声音问道:“你,是吃了什么东西吗?”
    沈初夏当然也察觉到身体的激荡,这也难怪,都多长时间了,各式各样优秀的男人摆在面前,摸也摸了,舔也舔了,却始终没有个痛快,身体早就已经到了极限。
    不过此时当然不能如实相告。
    沈初夏倚在男人身上,让接触到的肌肤轻轻摩擦,开口时三分气恼七分羞怯:“还不是怪你,上次,上次你非要取出来,那里被你插过后,就一直……一直这样,每天晚上都特别难受,即便自慰也高潮不了……因为太容易湿了,我连内裤都不敢穿……”
    张明哲被沈初夏的话说得一滞,男性隐秘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脑海中浮现出女人躺在床上、喊着他的名字自慰的样子,身心皆受震荡,那胯下鼓胀的地方更加肿大,几乎要将裤子给戳破了。
    沈初夏一边小声抱怨,一边以最快的速度拉开男人的裤链,不由分说的掏出一根硕大的家伙。这个动作她在短短两天里,已经做了三次了,可以说是轻车熟路,速度快得连打破世界纪录的奥运冠军都无法阻止她。
    一根紫黑色的粗大肉棒被放了出来。
    沈初夏发出小声的惊呼,心中感叹,果然很大!
    上次是黑夜,看不见,只能靠手指和花穴去估量,隐约知道这根东西尺寸相当不俗,尤其是粗度,已经达到非人的状态。可此时朗朗百日,在清晰视觉效果的加持下,更加直观了。
    眼前的肉棒,比她见过的任何一根都要粗,男人的身材也是绝对的健硕。
    从腹部两侧到裤子遮掩的耻毛处,是如线雕般的倒八人鱼线,当中两列腹肌整整齐齐地对称排列,配合着身下那根东西,青筋怒涨,无比的狰狞霸道,一看就知道,是长期保持高强度训练的人。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运动员,如果说方译洲那样的外表,会让人想要征服,张明哲这样的,就是绝对
    VIρㄚzщ.còм(vipyzw.com)的雄性荷尔蒙诱惑了。沈初夏回忆起上次那场肏穴,张明哲认错人时的勇猛历历在目,那前所未有的冲劲和耐力,让人回味无穷。
    一刻也忍耐不了了,只想要立刻被男人的东西插进去,即刻体会被填充的饱胀感。沈初夏抬起臀瓣,将那圆硕粗大的龟头放在花穴口,凹凸相对,蓄势待发,随时可以开始一场大战。
    可不管沈初夏多么想做,张明哲到底没法度过自己那一关,在即将插入的时候,抬手制止了她的动作,没有过多的言语,但男人的肢体动作已经说明了——不行。
    沈初夏瘪着嘴,决定循序渐进:“好,那不插,放在外面磨一磨可以吗?真的好难受,求你了~”,女人的声音前所未有的软糯,张明哲自诩已经见过无数种沈初夏,此刻还是很难不为之所动。
    粉面含春,目光迷离,那双漂亮眼里满是对他的渴望,才不过几天时间,女人身上似乎多了很多不同的东西,她更软了,像是能软到人心尖尖上去。
    张明哲终究还是松开了手,任由女人双腿大张着,用花穴口含住棒身,在上面来回摩擦。他有些自欺欺人的想,只是摩擦而已,之前更过分的也有过,全当,全当是补偿她吧。
    嗨,这可不是被带偏了,仔细想想补偿什么呢?似乎也不欠什么。
    但此时的张明哲已经无法意识到这一点,总觉得沈初夏如此饥渴、如此难受,有他的一分责任在。其实男女之间,从过界的那一秒起,所有的东西都会不一样了。
    得到了男人的首肯,沈初夏开始了“我就蹭蹭不进去”的活动。
    左右都是厨房器具,身后还有一台大冰箱,这样禁忌的场合,沈初夏双腿夹着火热如铁的庞然大物,每一次摩擦,粗大的龟头会从花穴口摩擦到腿心后,黑色的耻毛会随之扎在阴唇口,卷曲且硬如小刺,又酥又麻。
    张明哲别过眼去,双目紧闭,似乎对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不已,可眉宇中的亢奋和狂热却难以遮掩,就像是一头回归原始的野兽,一点点露出自己的锋芒。
    虽然没有完全插入,可肉棒上的青筋实实在在刮在了花口上,那灼热的温度,不停烫着小阴唇,那坚硬的摩擦力,每一次都能带来强大的快感。
    “啊……好舒服……你这里好硬……只是磨一磨,居然,居然这么舒服……啊,好想它,每天,每天晚上做梦都会梦到……”
    沈初夏彻底豁出去了,用着最淫荡的话语诱惑男人,身体的每一寸肢体语言,都在表现自己有多么的舒爽。
    张明哲努力让自己清醒,但还是免不了被这些话所影响,他忍不住问:“梦到什么?”
    沈初夏用力夹进腿弯的粗棒子,好几次,棱角戳在花口,都免不了一阵猛颤。
    “梦到它欺负我,把我压在厨房里,就像现在这样,从这里,从这里插进去……用力的干!”
    张明哲顺着沈初夏的眼神看过去,就看到粉红色的小口早已张开,一下一下嘬着龟头,似是在邀请它,进去品尝一下。
    身体的欲望被激发到了极限,似乎所有一切都已远去,他喘着粗气看着神秘又销魂的小孔,那里刚被他舔过,无比的湿软。
    空气变得越发焦灼,似乎再有一点火花,一场燎原大火就会被点燃。
    正在两人之间的气氛一触即发时,厨房门口传来了喊声:“明哲哥,明哲哥你在吗?”
    是蒋雨琪,她要进入厨房了。
    男人就是这么一秒分心,沈初夏掰开花唇,含着粗大的龟头,用力塞了进去。
    什么“我就蹭蹭不进去”,女人的话,能信吗?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