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íργZw.Còм 82.你们什么关系?

在夫妻综艺里勾引别人老公 作者:卖身不卖艺

      这短短三分钟,笑料十足,最后的部分却又有些感人,甚至可以说是一段完整的表演了。
    在节目播出时,果然,效果非常好。甚至比沈初夏自己预想的,还要好。
    从撕掉张明哲、王梦佳,
    Vιρㄚzщ.cóм(vipyzw.com)再到撕掉陈芸三人,观众渐渐已经接受了徐秦和沈初夏的组合,也打心眼里觉得,这两人在一起,还挺逗。
    遇上方译洲和杨菱、两位男士大战时,更是让无数女观众呐喊摇旗。
    眼看徐秦艰难的赢了。
    屏幕前的人都有种打怪升级的快感,满心以为胜利属于沈徐二人,却没想到,突然就发生了逆转。
    沈初夏名牌被撕的那一刻,整个节目戏剧性达到了巅峰。
    当然,黑粉们非常开心。
    作为其中的一员,吴惠高兴的鼓起掌来,什么是老天有眼,什么是大快人心,在这一刻被体现的淋漓尽致。尤其是看到沈初夏双眼呆滞的模样,没有比这更让人舒爽的场景了。
    但是当单独采访播出来时,局势一下子变换了。
    镜头里,沈初夏和摄像组互动时,连吴惠都笑出了声,刚开始她觉得是因为沈初夏太惨了,她作为黑粉,开心是应该的。
    可笑着笑着,却又有些心酸。她突然想到了自己,想到了每一个在平凡工作中努力,却得不到认可的人,想到身边人的不理解,想到同事的勾心斗角,谁都不知道,同行的伙伴会不会停下来,在你最没有防备的时候,撕下你的名牌。
    沈初夏那故作快乐、说误以为徐秦喜欢她的模样,居然那么真实,真实的像每一个、曾经对爱情抱有希望的女孩。
    吴惠的笑渐渐淡了下来,眼看着弹幕前滚过——
    —【呜呜呜,看沈初夏这样,我竟觉得刚刚哈哈哈的我,非常不是人!】
    —【我才刚成为cp粉啊,徐秦,给老子爬,从此后,我就是沈初夏纯粉了!】
    —【不说了,我要去投票了,这么有趣的女孩子,一定要在节目里继续开心!】
    不到一个小时,关于沈初夏的热搜再次上了微博,可这一次,嘲讽的声音小了,很多人回过味来,黑料都没有证据,反倒是沈初夏过往的履历,虽不是顶级优异,却也算得上可圈可点。
    挖出来的东西越多,重新认识沈初夏的人就越多,一来二去,居然吸引了不少的粉丝,甚至连夜建立了站子,还有模有样组织起投票来。
    而关于这些,此时沈初夏是不知道的,此时的她,正在回家的飞机上,身旁坐着的人,正是冷着脸的——方译洲。
    也是巧了,这票是节目组提前预定的,刚巧两人目的地一样,于是就成了邻座。
    离开节目组前,沈初夏还收到了徐秦的消息,让她等一会儿,等他办完事一起回去,沈初夏只瞥了一眼,便装作没看见。
    徐导日理万机,咱们作为普通朋友,还是不要打扰为好!
    此时,窗外是几千英尺的高空,层峦叠嶂的云海使得城市更加错落有致,沈初夏的眼神,从窗外的云,渐渐移到了身侧的男人脸上。
    不得不再次感叹,鬼斧神工!即便被打了,额角有一点青,却丝毫不影响帅气,反而多了几分落魄贵公子的气质,瞅瞅这商务舱里,不少人都往这个方向看,要签名的小姑娘都换了好几轮了。
    看着看着,沈初夏动了动腿,两人的膝盖触碰在了一起。
    男人本来认真翻着剧本的手一僵,随后不易察觉的,向远离沈初夏的方向挪了挪。
    沈初夏也跟着挪,白皙的腿再次碰到黑色的西装裤,隔着一层布料,传递着彼此的体温。
    这一次,方译洲没有再躲,而是抬手取下眼镜,揉了揉鼻梁,认真看向沈初夏,声音清隽:“怎么了?”
    “嗯……那个……”,沈初夏磨蹭了好久,还是没想好怎么开口,眼看男人又要拿起手边的剧本了,终于还是问出了口:“你们到底什么关系?是……三角恋?”
    方译洲愣住,眉头狠狠皱了下,突然间抿紧了唇角,声音冷冰冰的:“跟你有关系?”
    这两兄弟还真是不一样,如果是徐秦,只怕早就开始假做叹息,说都怪自己魅力大……呸,怎么又想起那个狗男人,沈初夏赶紧又往方译洲的方向凑了凑,让这盛世美颜给自己洗洗脑。
    眼见她越凑越近,方译洲的神情更冷了,有种方圆一米都要被冻住的错觉。
    不过经历过上一段勾引,沈初夏倒是一点也不怕他,自顾自的理解起来:“噢,看来是了,怪不得那个时候,我提到叔嫂,某些人那么激动……”
    说到激动时,沈初夏的眼神特意瞟向男人下腹三寸的位置。
    方译洲当然明白初夏说得是什么,思绪跟随着女人的眼神,回到了几天前,在摄像头环绕的桌下,他将自己的……
    强行制止住回想的思绪,方译洲深吸一口气,却还是赶不走那熟悉的无力感,每次遇到这个女人都是如此,她总是有各种办法,让他又怒又窘又……无可奈何,就像此时,理智告诉他不必搭理,可反驳的话还是脱口而出:
    “别瞎说!”
    “我可没有瞎说,爱情的力量可真伟大,冷冰冰、云淡风轻的方影帝也能气得打人呢!还是打自己的哥哥,啧啧啧!”
    方译洲头一次觉得剧本看不下去了,显然,冷处理对于沈初夏来说,根本没有用。他终究还是放下剧本,认真解释道:
    “他们的事情,不该由我来说,因此如果你想知道什么,去问当事人……还有,我打他,是因为他该打,没有别的理由。还是说,你……”
    说到这里,男人突然又顿住,脸色莫名变得更难看了。微顿后,拿起身侧的毛毯盖上,侧过身体,闭目养神,一副闲人勿扰的样子。
    毛毯将沈初夏的膝盖阻隔在外,再也无法感受到彼此的温度。
    ————
    PS:
    多年以后,沈初夏突然想到这句骤停的话,缠着方译洲要问个清楚。
    彼时男人也正读着剧本,被磨得没办法了,才状似不在意的开口:“没什么,你那时候来找我,应该是心疼他被我打了吧?”
    Vιρㄚzщ.cóм(vipyzw.com)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