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Ο18E.てōм 95.女主和女配的对决

在夫妻综艺里勾引别人老公 作者:卖身不卖艺

      按照短信地址,沈初夏来到了搭建的影视城。
    周围是普通的公寓楼样式,看得出来是用过心的,连摆设都尽量还原日常,身处在这里,让人觉得不像是在影视城,更像是在一栋普普通通的民房中,一切都带着年代感。
    走进最中心的拍摄场,沈初夏第一眼看到的,居然还是老熟人——方译洲和杨菱。
    两人手里拿着剧本,正在跟工作人员讨论着什么。
    看到她,他们也并不吃惊,甚至杨菱还朝她点了点头,作为打招呼;至于方译洲,男人的位置处于背光位,看不太清楚。
    沈初夏又朝着周围看了看,没有看见某人,心头悄然舒了口气。
    “你就是,小徐介绍的那个,小夏吧?”
    开口的人五十来岁,看起来有些不修边幅,扛着一个相机,一边“噼里啪啦”修理些什么,一边还笑着自我介绍:“我叫管束,你叫我老管就行”
    管束!这个名字沈初夏就知道了,常常在各大颁奖礼的编剧名单上看见,编出了不少叫好又叫座的剧,不过这人有个特点,从来不去领奖。
    究其原因,是因为管束年轻时是学导演的,曾经立志要拿到“最佳导演奖”,可偏偏,上帝很捉弄人,一个人最热爱的东西,却并不一定是他最擅长的东西。管束连拍数部烂片,在圈内实在混不下去了,为谋生计,以编剧的身份写了几部剧,反而一炮而红。
    可管束是个认死理的人,坚持认为编剧只是谋生,导演才是他终生所爱。
    他将做编剧赚来的钱,再次投入电影事业中,然后一年又一年,一部又一部烂片,且因为他在圈内人缘非常好,每部烂片都是大咖云集。
    最好的剧本+最大咖的演员+管束=烂片标配。
    这就是“管束原理”,也被誉为娱乐圈十大玄妙事件之一。
    沈初夏脑中划下几道黑线,视线从管束身上,转移到方译洲和杨菱身上,管导和大咖都有了,这这这……
    “小姑娘别怕,小徐都答应了,他是副导演,嘿嘿嘿,差不到哪去!”
    沈初夏将视线回转,面前这个五十多岁、满脸胡子的老男人,捧着相机笑得像个孩子一样,还朝着她眨眨眼,递过来一个剧本。
    厚重的本子,上面只有两个字——《追凶》
    直到加入剧组,沈初夏都没有见到神出鬼没的副导演徐秦,倒是迎来了一场特殊的试镜。
    剧组里其他的角色都已经定了,只有两位女性角色空缺,而唯二的两位女演员——沈初夏和杨菱。
    也就是说,这场公开试镜,决定了沈初夏和杨菱,谁是女主,谁是女配。
    这部剧就像它的名字,讲述了是一个悬疑追凶故事,说实话,沈初夏在看到剧本时,再一次对管束的编剧能力感到惊叹,也同时对他的破釜沉舟感到心惊。
    这部剧讲述了一场发生在九年前的车祸,其中的目击者、凶手和幸存者以“一明两暗”三条叙事线纠缠在一起,多次反转,直到最后一刻,所有的故事线融合,维系影片张力和悬疑感的谜团才彻底揭开——原来全员恶人。
    这种罗生门的讲述手法,将人性的恶展现的淋漓尽致,一口气读下来,流畅完整,节奏感和悬疑性都无可挑剔。
    可保持如此完好悬疑性的同时,这部剧也有最大的缺点,那就是可能很难过审,毕竟全员皆恶的内核、配上血腥暴力的场面,并不受主流市场的认可。
    想到这一点时,在看到管束精神奕奕的状态,沈初夏突然有些明白了,这位有点执拗的电影人,早就不在乎什么票房,他要的,就是一部能证明自己的好作品。
    就如同此时,要证明自己的沈初夏!
    即便对手是已经拿到影后桂冠的杨菱,沈初夏也一点没觉得怕,反而有种对决前的热血激昂,对手越强大,就越表示,她走的这条路是对的。
    沈初夏要扮演的第一个角色,女主角miggie,一个外在端庄优雅的报社总监。
    这个人物在前期,需要表现的单纯善良,她是男主的初恋,也是与男主携手探究真相的伙伴;而剧情中期时,才发现这个人物的更多面,她与社长之间的禁忌恋、对男主的利用和陷害,抽丝剥茧中似乎有许多的不得已;直到最后一刻,所有的谜底揭开,原来她才是整部剧的隐藏boss,一个将权利与上位玩转的炉火纯青的女人。
    这部剧的每一个人物,都像是它的“罗生门”结构,每一层谎言便构建一次性格,而女主的性格,也是最难拿捏的人物之一。
    沈初夏深吸口气,开始表演前,先调整了一下她身上的装扮。
    一套干练利落的白色小西装,搭配偏柔和款的手表和胸针,不乏各种女性化的小饰品,一个外冷内热的女性形象立刻被凸显出来。
    等场务一挥手,沈初夏的表演也开始了。她选择的切入点,是剧情中期,女主向男主坦白部分真相的一段。
    完全的无搭档、无实物表演,沈初夏却很快的进入状态。
    画面里,只见她双指微动,似是夹起了什么东西,放在嘴边轻吸,随着烟圈吐出,微颤的小指逐渐镇定,紧接着她抬起头,眼神有些许涣散,像是陷入了回忆里,朝着侧边的方向开口:
    “那天夜里,报社团建,我们都喝了很多酒,雨下得很大……社长他开着车……后来我们才知道,那里是出了车祸……”
    台词行云流水的从女人嘴里说出来,那般娓娓道来的语气,似乎真有那么一个雨夜,有那么一段故事。
    不仅还原了剧本,更难得的是,若是仔细看,在这段自述里,那些虚假的部分,沈初夏的语气和表情,是有些许差异的。
    这就是剧本里完全没讲过,完全靠个人领悟的东西了。
    讲完这个部分,沈初夏微抬眼,顿了8秒。
    这8秒,可不是随意的8秒。而是男主的台词时间,无搭档表演,是没有互相对话的,可记住对方的台词,心中模拟对方讲话,却是一个演员必备的修养。yùsんùωùъìz.coм(yushuwubiz.com)
    多少台词、什么节奏,会说多长时间,都不是随意而定的。
    更为难得的是,这8秒里,沈初夏的表情,居然随着对方的“话语”,发生了些许变化——流于外表的慌乱、下定决心的坦诚,以及不易察觉的谨慎
    她再次开口前,手握了握侧边的茶杯:“原来你都知道了……是那辆车突然冲过来的……社长要报警,我拦住了他……”
    连续三段对话,一层层的递进剥析,直到……
    “小齐,抱歉!”
    最后一句台词说完,剧本上的内容已经全部展现完。
    可沈初夏却没停下,漆黑的夜里,她先是看着门口的位置叹了口气,似乎送走了男主,紧接着,却在抬起水杯轻抿的一瞬,嘴角微抬。
    表演结束。
    沈初夏站起身,朝着大家鞠了鞠躬,抬头时发现,不少人惊讶的看着她,隐约听见有人讨论起来:
    —“这少说也有三层细节了,很到位了,我都要在脑子里过好几遍,才能想起来,刚刚那个停顿,是不是……”
    —“哦原来是那个伏笔啊,你不说我还没想起来,我都看了剧本三遍了,居然还漏了,不行,待会再补一遍!”
    —“靠,怪不得男主会被骗,是我,我也会被骗,刚刚她说的那么真实,我都信了……”
    —“还有最后那个笑,实在是意味深长!”
    尽管自觉表现得还可以,听见众人的反应,沈初夏还是悄然松了口气。
    管束带头鼓了鼓掌:“能在这么快的时间内,理解人物并完成这样的无搭档表演,小夏很不错!”,他说着朝沈初夏身后的位置开口:“小徐,有眼光啊!”
    沈初夏心口一跳,回过头才发现,徐秦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斜靠在距离她五米的摄像架上,淡淡看着她。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