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镜头之下假戏真做的X(2300字+)

在夫妻综艺里勾引别人老公 作者:卖身不卖艺

      精品文壆:RōùSんùЩù(肉書屋)。ΧγZ别说其他人很惊讶,方译洲自己更是不敢置信。
    身处在娱乐圈,处处都是诱惑,徐秦常常说他死板无趣,可方译洲却觉得,什么欲望的冲动、本能的需求,都不过是男人无法自控的借口。
    但这一切的克制,在遇到沈初夏后,一次次被打破,不论是综艺节目里的口交、r交,还是过多的关注,每一项都很不像他。
    现如今,他居然在这样的公开场合,在剧组拍戏过程中,彻底失去了自控,借着她的手,ziwei起来。
    随着欲望被发泄而出,骨子里的克制再次回归,就在方译洲挺身的频率开始变慢、甚至尝试着后退时,原本充当皮套子的嫩手突然松开,惯x使然,他的动作根本收不住,粗长的肉棒直冲向下。
    本以为会遇到内k的阻隔,却没想到,坚y的龟头碰到的是一处更加柔软的地方,那处没有阻隔,噗叽一声,就陷了进去。
    四周皆是暖热sh滑的小舌头,内里紧致狭长,层层叠叠的褶皱包裹着巨bang咬合舔舐,无b柔软又无bsh润,xiaohun的快意瞬间在方译洲脑中炸开,一瞬间只剩下一个念头——他真的插进去了!
    这种只能情侣夫妻之间做的亲密事,他们在拍戏的现场,当着众位工作人员的面,假戏真做了!
    强烈的快感直冲尾椎骨,太过惊讶,导致他的表情瞬间出戏了。
    “哎?怎么回事?译洲你今天状态不行啊,要不我们休息一会儿?”
    管束皱着眉,抬手就想要关掉摄像机。
    休息?如果是十分钟前、两人衣衫完整时,方译洲会很乐意,可是此时此刻,他的肉根敞露在外,已经插进了女人被长裙遮挡的阴道中!一旦关上摄像机,他们便没有了贴合在一起的理由,这副场景就会被众人看见。
    不能停下,拍摄一定要继续。
    “继续拍,我可以!”
    进退两难之下,方译洲只能选择继续。
    眼见管束盯着他的动作,身下人也死死缠着他的腰,为了衔接刚刚的戏份,方译洲只好再度挺身,在众目睽睽之下,任由胯下之物缓慢破开狭长的甬道,朝着更深的地方去。
    强烈的饱胀感袭来,b得沈初夏浑身颤抖,当众叫出了声:“嗯啊……嗯……好,好撑~”
    “非常好,小夏这次的表情非常好!四号机位也上来,给小夏特写!”
    能不好吗?花x空虚多日,追溯到上一次,甚至上上次,都是半途而废,早就对做爱的快感无b怀念。此时这么大一根肉棒真的插了进来,甬道被迫向四面撑开,bang身推碾着x壁凸起的敏感点,上面青筋盘蛰,坚y锐利,带着男x与生俱来的霸道,将所有的空虚骚痒都填得满满的。
    正在此时,特写镜头也来了,距离两人只有不到一米。
    沈初夏控制不住的想,这镜头会被所有人看见,他们会觉得她的演技很好,会觉得这段情欲戏真实刺激,却没有人知道,女演员身下结结实实插着一根肉棒,怒胀的肉j将sh热狭窄的甬道撑到了最大限度,那东西还在颤抖,嗯~媚肉都被戳酸了!
    而且,在众人眼中,甚至在千千万万的观众眼里,方译洲不仅是顶级的演员,还是已婚人士,他的妻子还是也在剧组拍戏的女配。在这样的情况下用骚b裹男人的鸡8,让沈初夏有种大庭广众之下偷情的错觉,浑身毛孔都在战栗。
    “嗯~嗯啊……译……逸齐……你好厉害……”
    特写镜头下,女人发髻散乱,乌黑的长发铺在沙发靠背上,b爱嫩的俏脸上浮着淡淡的桃红,妩媚动人,纤长的玉腿缠上男子腰际,随着男人的动作,jiaoc花n连连,左右摇摆。听她的jiaoc花n,大家也只以为是临时加的台词,根本就不知道,差一点就穿帮了,喊出了心中的真实想法。
    这种紧张刺激之下的y1uan,实在是太爽了。
    沈初夏忍不住也开始动起来。
    不堪一握的腰肢扭动摇摆,那本就无b紧致的甬道,更像是彻底活跃起来,层叠的褶皱细软柔韧,争先恐后吸咬着bang身,这样的强力猛夹下,即便是方译洲都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更何况一旁还有个管束,不停提醒他,你是男主角,人设要主动一些,可以再快一些。这个指导拍戏的人并不知道,他所指导的,是一场真枪实g的xa,每当他说快一些,就真的有一处花x,被粗大的肉根g得更快。
    再也无法忍耐,方译洲闭了闭眼,挺身的速度再次加快,脸上的表情与管束讲得别无二致,那种迷醉的、即便克制也依旧享受欲望的模样。
    男人低声喘息着,挺拔的后背上下移动,被衬衣包裹的肌肉x感起伏,这张被誉为最帅的面孔,染上了x感的味道,变得更加诱人。
    一个帅,一个美;一个冷y凶悍,一个娇媚柔软;空气中满是浓烈的热浪,这幅画面,任何人看了都会心插0澎湃。
    拍到了想要的特写镜头,管束大手一挥,又开始补起了远景,还让灯光也跟变换,誓要拍出不同的光感,他对两人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将刚刚的场景,不停重复。
    欲望的阀门一旦被打开,就很难再关上了。
    当镜头切到了远景,一些细节因为距离被遮掩,摄像机运转的噪音和周围吵杂的声音更是掩盖了cx的“啪啪”声,两人再无顾忌。
    肉根一次次推入,有时近乎整根塞了进去,深深撞在了骚心上,粗大的蘑菇头还不罢休,强势撑入g0ng颈内,研磨剐蹭,弄得沈初夏猝不及防,差点发出尖叫。有时又只是轻轻一点,没等完全受力就抽走了,让人又痒又难受。
    男人的动作显然不太熟练,不止轻重掌控不好,连施力的角度和方向都在不停变化,就像是做什么试验一般。
    结合上一次口交时的状态,再结合杨菱说的话,沈初夏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唔,方影帝,你不会是……嗯啊……第一次做吧?”
    方译洲鼻息粗重,听着女人的话后,耳尖红得能滴血,本是挺身的动作微顿,点了点头后,声音沙哑:“是有不舒服吗?”
    沈初夏心口一滞,惊讶抬头时,不自觉被男人此时的眼神所吸引,那双常年冷淡的眸中,此时只有她,最深处含着不易察觉的温柔,还有些忐忑。
    一股微妙的情感在x中扩散,就像昨晚一样。b起炽热的情话,反倒是方译洲这样无意识的言语、他的克制和自持,更让她心动。
    心口扑通扑通的跳,连带着身下也有更不一样的感受,潺潺蜜液汹涌流淌,sh得更凶,咬得更紧,快感也更猛烈。
    很舒服,可以再重些
    沈初夏抬手抱住男人,做好接受全部的他的准备,身t越发柔软乖顺。
    好
    肉棒从骚心抽离,慢慢挪到花x口,蓄积着力量眼看就要重击猛入,门口突然响起一声冷斥:
    “你们在,拍什么?!”哽茤内嫆綪到:ρO18ū.cοм(po18u.com)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