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新班级辩赛缺人,意难平承言应名

开宗明义 作者:丨竹盐丨

      赵承言一回到寝室,就把自己一下子丢在了床上。
    军训实在是太累了,他在家里也很经常锻炼,不过那都是在教练的指导和规划下,十分科学地进行的运动,并不会像军训这样,在太阳下疯狂暴晒,透支人的体能和意志。
    不过好在,这是军训的最后一天了,明天他就可以搬到学校旁边刚刚租的大房子里住了。
    那间房子的大床,很舒服。席梦思的床垫,不特别软,又很有弹性。浴室里有浴缸,还有按摩的功能。其实他想买个木桶,听说那个泡澡,比浴缸还要舒服,主要是质感比较好,而且方便打扫。
    想到这里,赵承言闭上眼睛,拽过枕头,侧过身子,整个人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只想睡上一觉。
    就在他即将进入梦乡的时候,门被打开了。
    这寝室的门有些问题,如果不抬着点儿开关,响声就非常大。
    “赵承言,就你一个人在寝室啊?你室友他们人呢?”
    进来的人是何振鹏,赵承言所在的建筑二班的代理导员。
    代理导员是很多大学都会采用的制度,大学新生入学的阶段,每个班级的事件和突发状况都会很多,在班委会没有选举出来的时候,整个小团体没有固定负责人。大学的辅导员也没精力同时顾及好几个班级,于是通常会委托值得信任的高年级学生,作为代理辅导员,帮助新生们适应学校生活。
    赵承言从床上坐起来:“鹏哥啊,他们去吃饭了。有什么事情吗?”
    何振鹏递过来一张纸:“不好意思,给你吵醒了。没别的事情,这个给李欢,我电话没联系上他,他要有啥不懂让他找我。我就先走了,你接着睡吧。”
    李欢住在赵承言上铺,基本确定是未来的班长了。
    赵承言接了过来:“行,鹏哥再见。”
    何振鹏:“你少管我叫哥了,岁数比我都大。行,走了。”
    说完,何振鹏关门走了出去,门又大声地怒吼。
    赵承言这次彻底醒了,他拿起刚刚放在桌子上的纸,上面写着——“能源动力工程学院‘动力火车’杯辩论赛建筑1642班报名表”,建筑2班几个字是手写的,写的蛮丑。
    他感觉有些好笑,拿出手机,拍了一张,发到了朋友圈。
    “打辩论是不可能打辩论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辩论的。”
    想了想,他又补了一个满脸汗水摆手的自拍,配图在旁边。
    ——————————
    最后一下午的训练结束了,等明天上午检阅之后,长达一个月的军训将正式结束。
    春城理工大学所有的学生都松了一口气,新生们不用再被毒辣的太阳摧残,高年级的学长姐们也不用被绿色的人海围住,每个中午都抢不到饭。
    或许是因为兴奋,今晚,新生们的寝室,比往天吵闹。赵承言所在的125也不例外,四个室友在开黑打英雄联盟,喊叫的像一群二八月的公鸭子。
    李欢推开寝室的门,有点急,不过门的声音没有屋里面喊的大。
    “兄弟们,先别玩了,有没有人能报名辩论赛啊,现在就这一个活动少人。”
    赵承言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继续逛淘宝。
    上铺的刘强龙说:“撒辩论赛啊……诶,有人了来了,赶紧跑!”
    李欢:“是咱们班级的辩论赛,和别的班级打,能得德育分,还不用上晚自习。”
    下铺的王宏宇说:“拉倒吧,上去说不出来话多丢人。”
    刘强龙:“还能说不出话?主要是上去和人吵架,女朋友以后都找不到。丧失大学择偶权懂不懂?”
    正要出去上厕所的杨帆回过头:“李欢,你跟我说说,咋加德育分啊,我这两天都快扣二十了。”
    李欢:“这个辩论赛就能,赢一场加五分,一共能有三四场。”
    杨帆:“那要是第一场没赢加不加啊?”
    李欢:“肯定也加一回的。”
    杨帆:“那可挺好的,给我报上吧。”
    李欢:“你把这个表填了。”
    刘强龙在一旁喊:“杨帆你别磨叽,快点去,你这挂着机呢!”
    ……
    赵承言上下滑动着某宝界面,耳朵一直竖着。
    听起来,在这个学校,辩论赛并不是什么被极度扶持和尊敬的活动,仅仅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需要敷衍过去的东西。
    当然,也有可能只有这个学院是这样的,别的学院有所不同也说不定。
    正想着,李欢已经拿着表格又出去了。
    赵承言的眼睛又回到淘宝上,继续挑选着出租房子里需要的工具:打扫的工具还是要有,就算请保洁公司清扫也还是自己的工具干净些;动感单车要买一个,上课大概率没空去健身房;茶具也要有一套,还有那个之前看上的古法琉璃烧制的茶杯,那个屋子挺大的,这些放下其实还有些空。
    如果买点儿隔音的东西,最大的客厅,正好可以用来讨论辩题。
    想到这,赵承言鬼使神差一样点进去一家店铺,毫不犹豫地下单买了够房间用的隔音棉,顺手付了款。
    等店家私聊验证地址时,他才愣住了,好像想起了什么。
    “差点忘了,我,不打辩论了啊……”
    杨帆刚上完厕所回来,正好听到了他的自言自语:“你也要打那个辩论赛?一起呗,现在还差俩呢。”
    赵承言:“啊,我考虑考虑。”
    刘强龙:“杨帆你赶紧的,别bb了!”
    杨帆:“催命呢!来了。”
    赵承言看着他们又吵闹着打起了游戏,轻轻叹了口气,打开了微信,找到了一个备注“师父“的聊天框。
    “奉先,你说我还打不打比赛。”
    师父:“我都和你说了,自己决定。”
    “我觉得不太好,有点会和以前一样。就是那种,你懂吧,能理解吗?”
    师父:“理解个鬼,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
    “我不知道我想不想去。”
    师父:“问我就是想去,自己搞去,我忙着呢。”
    “哦哦,你先忙。”
    放下手机,赵承言有点想抽烟。
    可是他不会抽烟,他爸爸赵国强经常抽烟,害的他从小就很怕烟。
    不过他觉得,这个时候的感觉,应该是最适合抽烟的,随手拿过来,吸一口,吐出去,顺便纠结点什么,
    躺下,闭上眼睛,舒服,却也不舒服。
    睁开眼睛,突然发现李欢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正在顺着床边的梯子爬上床。
    赵承言:“辩论赛还缺人吗?”
    李欢:“啊?你和我说话?缺啊!你想打吗?”
    “人不够的话,我凑个数吧。”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