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论全专是非对错、谈辩题承言灌论

开宗明义 作者:丨竹盐丨

      军训刚刚结束,建筑二班就在班长李欢的带领下开始了辩题讨论。赵承言还没来,此时教室里只有三个人在讨论。
    除了班长李欢和杨帆之外,参加这次比赛的另一个成员是班级刚刚选出来的学习委员,名字叫薛涵,是个长得比较小巧的女生。
    别的活动,诸如唱歌、跳舞、演讲、主持人大赛之类的,都是人员爆满,大家都挤破头皮要去。唯独辩论赛,靠什么都骗不到人,只能班长和学习委员都来凑数了,
    此时,这个没有别人的小小教室里,三个人正讨论的热火朝天。
    李欢:“我觉得我们很好说,就直接说全才什么都会,他们说专才,只会一个就行。”
    薛涵:“那如果他们说袁隆平呢?”
    李欢:“袁隆平爷爷研究杂交水稻,也不是只会这个,而且那个学科里,很多别的,也是全才。”
    杨帆:“我觉得有道理。”
    薛涵:“那对面要是说马云呢?”
    李欢:“马云更好了,对方辩友,马云在商人之前,是个英语老师,这是真正的全才啊,对方辩友你在证明我们的说法。”
    薛涵:“我觉得不能这样,专才里肯定有成功的,那怎么解释呢?”
    李欢:“我们就说还是没有全才好啊,今天这个是比较啊,对方辩友。”
    杨帆:“嗯嗯,这个好!”
    薛涵:“好什么好,怎么比较,赵本山演小品的,冯巩什么都演,那也不是就说冯巩更厉害啊。”
    李欢:“赵本山也演电视剧的。”
    ……
    这时候,赵承言推门走了进来,一进屋就看到了黑板上写的字:“全才和专才谁更能适应当今社会,我们正方,全才。”
    赵承言把随身的背包放了下来,说:“不好意思啊,我收拾房子久了一点,才来。”
    李欢说:“没事儿,哥你来这儿坐着。薛涵我跟你说,赵哥可牛了,原来是帝都大学的,大三退学回来,重新考试才来的这儿。”
    薛涵:“哇,学霸啊。”
    她伸出手来和赵承言握了一下。
    赵承言:“继续讨论吧,我能跟上你们,你们聊到什么了?”
    李欢说:“我们刚刚聊到赵本山。”
    赵承言:“?”
    薛涵:“我们在说赵本山和冯巩这种怎么比较?”
    赵承言:“??”
    李欢:“我都和你说了,他们都是全才,所以全才才更适应社会。”
    赵承言:“???”
    薛涵:“还是不对,专才肯定那个方面更厉害啊。”
    李欢:“全才能每个能力相互印证的。”
    杨帆在一边看着两个人争吵,时不时点个头。
    赵承言:“你们等一下,你们在聊什么?辩题不是讨论全才和专才,哪个更适合当今社会吗,你们是怎么聊到赵本山冯巩的?”
    李欢和薛涵对视了一眼,不知道该怎么从头描述。
    旁边一直在记录的杨帆翻起了本子,把刚刚的对话和赵承言描述了一遍。
    赵承言听得有点头疼:“是这样,你们的讨论是不对的,我们现在第一要务是做立论,不是攻击,也不是检证。”
    李欢、薛涵、杨帆:“啥意思?”
    赵承言走上讲台,拿起一根粉笔,一边在黑板上写,一边进行讲解。
    “辩论赛里,正方、反方被称为‘持方’,分到一个持方的队伍,需要维护自己这一方的观点,比如,我们是正方,我们要维护‘全才更适应当今社会’这样一个观点,去攻击专才那一方。在攻击他们之前,我们要有我们支持自己观点的想法,这个东西叫做立论。我们的赛制是什么?”
    李欢打开了手机,找到了一个文件:“正方一辩立论,反方一辩立论,都是三分钟,之后有个攻辩,四问一,三问二,二问三,一问四……”
    赵承言:“等等再看吧,有点乱。先说立论,我们要有一个立论,这个立论是我们整体要去维护的,它包含我们的一辩稿,也包含后续的所有攻防。你们两个刚刚的讨论,就是在没有立论下的口嗨,没办法真正准备到比赛,接下来,我带大家出论。有谁想打一辩嘛?”
    一直在记录的杨帆举起了手,说:“我来吧,是不是读稿子就行了。”
    赵承言:“不仅仅是读稿子,如果可以的话,当然要融会贯通。我先告诉你们论是怎样的,之后我再说具体的立论稿怎么写。”
    “首先,我们这道辩题有三个重点,你们之前只聊了全才和专才,实际上,第一个应该讨论的,是当今社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社会。当今社会,是一个竞争压力很大的社会。这一点上,我们可以从每年大学生的就业率,以及失业率的数据去证明。其次,我们要找到,什么是‘更适合’的比较标准。”
    薛涵:“什么是比较标准?”
    赵承言:“所谓比较标准,就是在很多的辩题中,我们都需要比较,哪个是更好的,更合适的、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比较到什么程度,我方的观点才算论证成功呢?这个比较到的程度,就是比较标准。”
    “今天我们这道题的比较标准,就是全才和专才,哪个更加有利于我们在这个社会上立足,更加能让我们适应社会的竞争,通过社会的考验。”
    “实际上,这里隐藏了一个前提,就是我们的辩论,并不讨论每个个体例子的纠缠,类似于你们刚刚提的那些,都是不用管的。因为我们讨论的是,要对当代大学生未来的发展,做出指导意义。也就是,你要成为什么样子的人才,才更能适应社会。”
    “第三个你们刚刚也聊到了,就是全才专才的区别,在定义上,全才一定在专才擅长的方面没有专才那么厉害,但是专才没有全才更加全能。”
    “而在这个社会中,酒香也怕巷子深,专才只在专业的技术层次强大,就没办法推销自己,只在推销自己强大,就没办法真正参与工作,搞好专业。这就是我们的立论。我的表达够清楚吗?”
    李欢、薛涵和杨帆三人面面相觑,赵承言说的太快了,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茬。
    赵承言:“如果没问题,我们就写立论。”
    杨帆连忙拿起纸笔,说:“咋写啊,大佬。”
    赵承言:“辩论圈里大佬是骂人话,我说,你写。开宗明义……”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