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胜比赛队员沉闷,看复盘奉先支招

开宗明义 作者:丨竹盐丨

      赢得满堂彩的赵承言平静地坐了下来,砰砰跳的心脏,稍微平息了一些。这是他辩论生涯从未有过的刺激体验,要是来这么一出还是输了,那他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肯定输不了,评委都鼓掌了。
    不过接下来评委的点评,让他觉得这场比赛,好像真有可能输……
    “刚刚这场比赛很好,双方辩手都很优秀。不过我发现,反方的辩手没有穿要求的黑袜子,你们穿的那个黑色的皮鞋、黑色的正装,露出个白色的袜子,是真的丑。更有甚者,你那个脚脖子就搁那漏着,好看难看自己不知道嘛!下次一定要改正!另外,反方几辩来着,一直在抖腿,抖的我心烦……”
    “刚刚上一位学长已经说了,你们要注意礼仪,尤其之前,反方礼仪就不太好,然后这个正方四辩小学弟很不错,我还是听懂了你说什么的,很有道理……”
    “反方今天是犯了几个原则上的错误,我认为,全才你们根本就定义错了……”
    薛涵小声说:“赵哥,你说我们输了赢了啊。”
    赵承言:“你要能从他们点评听出来输赢,我给你一百块钱。”
    ……
    最后,建筑二班还是赢了,赵承言力挽狂澜,完成双杀(即赢比赛,并且拿到了最佳辩手)。
    “握手去。”赵承言带着心情各异的三个队友,走过去和对面一一握手。
    回去的路上,李欢似乎想要找点儿话说,但是看着自从下场就没说话的杨帆,和一直看手机的薛涵,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向来大条的赵承言也感觉到了气氛不大对,不过他向来不擅处理这些,以前在帝都大学,都是同届的刘苏槿处理,听说她考了本校研,现在应该都当了辩论社社长了。
    “我先走了,辩题下来告诉我,约时间一起讨论、”
    说完,赵承言脚底抹油,先溜了,李欢三人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站在教学楼门口,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李欢犹豫了一会,说:“大家都饿了吧,要不,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薛涵说:“好啊,开心点儿,咱们赢了!”
    李欢:“去门口小吃街,我知道有家特别好吃,我请客!”
    薛涵拉了一下杨帆:“行行行,走!”
    “你们说……”杨帆说的很小声,不过让人听得很清楚。
    李欢和薛涵都看着他。
    “是不是很丢人啊。”杨帆说:“我是说我.……”
    薛涵:“怎么会,大家都紧张的。”
    杨帆:“可我,说名字都说错了。”
    李欢:“行了,大老爷们的,走,先去吃饭。”
    杨帆:“该不会真像强龙说的,失去大学择偶权吧……”
    “少鬼扯了。”
    “放宽心,也许你本身也没有呢、”
    “滚蛋!”
    “哈哈哈!”
    三个人很快在欢声笑语中,去校外吃饭了。对绝大多数大学生来说,辩论赛,不过是一个活动,是青春里一段小小的插曲,无论演奏的如何,过去的都很快。
    但显然,赵承言不在这绝大多数大学生中。
    回到了自己屋子里的第一时间,他就把录像机里的录像转到了电脑里。
    对于辩手来说,记录自己的录音录像是必不可少的,这些录音录像,一方面见证人的成长,一方面可以通过复盘来提升自我。
    赵承言比较幸运,他第一次接触辩论赛的时候,就有热心的室友帮忙录像。后来有了师父督促,他更是买了个专门的录像机,用来录比赛。
    这次比赛,他随便找了个学生会的同学录像,也不知道效果怎样。
    赵承言一边把视频转到电脑里,一边拨通电话。
    “干嘛,比赛结束了?”电脑那边传来奉先的声音。
    赵承言:“刚结束,你有空带我复盘不,我这场比赛挺多疑惑的。”
    “上q,屏幕共享。”
    “好。”
    这次的比赛视频,录制的并不是很好,录像机的架子并没有固定好,总是晃来晃去的。而且录像的同学好像有个导演梦,总来回调转镜头对着人。
    杨帆读稿磕巴时候,还给来了个特写。
    录像看到一半,奉先让赵承言先暂停下。
    赵承言:“怎么了,还没听到我的环节呢。”
    奉先:“用不着到,我得给你把你这个富人思维给你掰一掰。”
    赵承言:“咋又富人思维了,普通家庭好吗!”
    奉先:“你看啊,你之前和我说的是,你们的队友,都是你来灌论,然后去执行的,对不对?”
    赵承言:“是啊。”
    奉先:“现在还没看到自由辩论,但是我估计,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他们脱离了你说的想法,直接自己打自己的,你不得不纠正;第二种是,你自己被迫打满了全场。哪个?”
    赵承言:“……你看剧本了?”
    奉先:“看个锤子,你们队友这个状态,明显是没有理解你想法的状态。他们能够知道要跟着你走,但是,不懂你到底要说什么。你的队友要是想表现,就只能脱离主题;要是不想表现,就只能自闭不说话。”
    赵承言:“不能吧,他们之前理解的都挺好的,我觉得是紧张了吧。”
    奉先:“你灌论时候,怎么确认的他们理解了?”
    赵承言:“就,复述一遍啊。你带我比赛时候不也这样。”
    奉先:“能一样嘛!这就是我说你的‘富贵病’,你总觉得人家别人都和你一样,直接什么东西说一遍就懂了,实际上,很多人说懂了,是为了让你别接着说了。你这三个队友,包括你对面的四个对手,他们都是真正意义的新人。”
    “你之前在帝都大学比赛时候,也是很少遇到这个程度的新人的。这个层次的新人,通常天赋很低,热情也很低。他们被迫打比赛,随便应付比赛。这种情况下,你拿着带有天赋有热情的人的方法去带队,那不是纯白给。”
    赵承言:“那怎么办?”
    奉先:“你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让他们心里有底。与其去讲什么论点论域,都不如你去给他们几个‘把对面问住’的问题。”
    赵承言:“啊?这也太蠢了吧。”
    奉先:“也要看情况,特事特办。而且,你觉得这蠢,只是因为我们现在时代进步的快。很久以前,咱们国家这边刚刚辩论赛雏形的时候,研究出来的王牌战术就和这个类似。那时候,还有个特别霸气的名字,叫‘排炮’。这也是后来辩论比赛当中‘战场’这个概念的雏形。”
    “你现在要意识到,你是在带新人,要做的不是端着架子,而是把他们的短板,变得看起来没那么短,你才能更好的支配比赛。懂吗?”
    赵承言:“大概明白,你说的那个意思,是不是就是老国辩那种。给他们问题,之后连着站起来问,不论层次,直接随便说?”
    奉先:“基本就是那样,区别是,你需要是明白人。你不能随便说,你只是保证,你们在评委看起来,整体也很强。你们的评委,我都不用猜,肯定是一群连你都打不过的。”
    点评还说袜子脚脖子,还打过我。赵承言没多说什么,点了几下鼠标,有些丧气地点了点头。
    “行,我会尝试一下的。先不说这个,帮我看看我的环节,我觉得我这次陈词,很紧张,和以前的感觉不一样……”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