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敌辩手口出狂言、朱晓妍天赋首现

开宗明义 作者:丨竹盐丨

      抽签的结果很有戏剧性,建筑二班对阵能动二班,建筑一班对阵环境一班。
    环境一班就是刚刚抽签复活的那个班级,而这个环境一班,正好上一场是被建筑一班淘汰的。
    环境一班抽签之后显得很兴奋,一个个在屋子里嚷嚷着“复仇局”,建筑一班这边的两个队员也在呼应着“手下败将”。
    总体来说,两边气氛还不错。
    朱晓妍没多掺合,只在一旁小声说:“还复仇,就那个实力,多少次都白给。”
    赵承言收拾起录像机,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
    ——
    本以为,短暂的辩论赛过后,又是准备辩论赛、上课、看书的无聊循环,没想到这次还弄出了些新奇的活动。
    赵承言不怎么随便加人微信,所以一开始不知道发生了多么热闹的事情。班级辩论队第一次聚集讨论,他才从薛涵口中听说发生什么事情了。
    薛涵:“我跟你们说,那个动二的杨子煊,是真的烦人。之前好像是我们两个班级,打篮球赛出了点儿事儿,然后不知道谁在他那里说了几句,就发朋友圈,说他想到了绝妙的论点,要赢我们,”
    李欢:“有这事儿?”
    薛涵:“他和我都是院记者团的,有微信,我现在还没删他,就等着怼他。你们来看看,这个朋友圈。”
    薛涵把手机放在了中间,杨帆和李欢都凑过去看。
    阿飘:
    很多时候我都觉得高中生上了大学,顿时就变得幼稚了起来。
    打个篮球赛,明明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东西,没人拦着你争胜,但是手怼人脸上还能行吗?
    真不幸辩论赛又抽到了,希望我辩过你们的时候,不要站起来打我。
    【自拍侧颜对镜头,手扶下颚】
    底下的评论区比较精彩。
    xxxxx(动力某同学):你可小心点,到时候再挨打了【滑稽】
    阿飘回复xxxxx:没事,我带了防身工具。
    *****(动力某同学):辩论赛不推人改吐口水,
    阿飘回复******:你说的对,得戴口罩。
    何振鹏:同学,这么说不太好吧。
    黄梦情(建二体委):请不要造谣好吗!当时对抗激烈,不小心碰到了,也道歉了,怎么就不友谊第一了?
    阿飘回复黄梦情:是是是,道歉了怎么还骂我,就该骂。
    阿飘:我感觉,以建筑二班这点儿来和我撕逼的人的水平来说,辩论赛我想输都难。
    ……
    李欢问:“这个阿飘就是那个杨子煊?”
    薛涵:“对呗,可气人了,我都不知道说什么。”
    杨帆说:“其实应该没咋样,我们就和上一场一样,抱着赵哥大腿,继续把他们轮一遍不就得了。”
    薛涵:“我现在不暴露我是辩手的身份,等我一赢了,我就给他一顿喷。骨灰我都给他扬了!”
    李欢:“小姑娘不要这么凶,他们不用的骨灰不要丢,可以用来抹墙。”
    杨帆:“赵哥,你来看看。”
    赵承言带了新买的办公本,正在查资料,听到杨帆说的话,头也不抬:“我先查资料,待会再说。”
    薛涵:“赵哥辛苦了,咱们也别闲着,好好准备,我第一次这么想把他们捶到土里。”
    一个少年的年少轻狂,把一场普通的辩论赛,变得有些不同寻常。
    半决赛当天,安排发生了改变。
    本来学生会是打算和往届一样,两个教室,各自举办一场,一起也就下来了,省时省力。不过出了这档子事儿,导致两场半决赛都是“恩怨局”。
    于是,三个院队的主力成员,高泽,王博和班祥,打算两场都他们一起来评,避免出现太大的乱子。
    两场半决赛的时间就错开了,同在一个教室举行,一场打完休息十分钟进行下一场。
    建筑一班和环境一班先打,建筑二班和能动二班的辩手穿着正装,坐在观众台下等。
    两场的辩题是一样的,都是:五十步可不可以笑百步。
    建筑一班持正,环境一班持反。
    赵承言还是拿出了录像机准备录像,反正内存是够的,省得待会上场还要忙着开镜头。薛涵和李欢给场上的建一辩手挤眉弄眼,顺便小声讨论讨论另一边坐着的能动二班。
    杨帆则拿着立论稿一遍遍地看,嘴里默默咕哝着。
    随着比赛的进行,双方的论点都缓缓展开。
    正方认为五十步笑百步可以,主要是因为要满足自己失败者的心理需求,毕竟已经失败了,除了能可怜的嘲讽更失败的人,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呢?
    反方认为,五十步和一百步的都是逃兵,只是程度之别,你嘲笑比你程度更深的,是不尊重。
    就论点而言,赵承言的耳朵听起来是一样的差。不过看三个队友的态度,应该是觉得正方好一点。
    互相的攻防中,双方都打的很散碎,反方问“你难道要嘲笑一个更可怜的人嘛?”正方就敢接着问“所以你就不可怜那些可怜人吗?”
    一般来说,反驳一句“甲是乙”的话,一般有三种方式。
    比如这比赛里,正方说:跑五十步的可怜人,为了让自己没那么可怜,嘲笑一百步的人是正确的。
    这可以拆成两个“甲是乙”的句式。
    逃跑五十步的人是可怜人。
    嘲笑别人可以让自己不那么可怜。
    假如反驳“嘲笑别人可以让自己显得不可怜。应该用“嘲笑别人并不能让自己不可怜”、“回去直接好好反省也能让自己不可怜”或者“让自己不可怜哪有那么重要。”这三种句式反驳。
    可反方只会说“嘲笑就是不对的”。
    这就让整场比赛,显得七零八落,驴唇不对马嘴。
    不过,那个迟到妹确实让人眼前一亮。
    首先是说话的风格,从语言的运用上,给人一种“老家伙”的安心。流畅、表达通透、引人入胜,这样的语言,在辩论环境好的学校,也是被捧在手上的好苗子。
    其次,她结辩内容非常好。
    “……对方今天通篇说逻辑,丝毫不谈尊重,当我询问他们,没有逃跑的人可不可以嘲笑逃跑的,他们觉得理所应当。仿佛只有弱者的笑,是罪大恶极的。这就是我们的不一样,他们认为,这个世界,强者就该拥有一切,包括对弱者的不敬,而我方觉得,恰恰是强者才不应该嘲笑,而弱者要有这部分权利……”
    “……鄙视链在这个世界是无处不在的,但我们会禁止和喝止那些处于高端的人士,去鄙视弱者,这是对弱者的保护,是这个世界的仁慈。但我们不会禁止弱者对更弱者的小小嘲笑,东家的寡妇笑西家嫁不出去的老姑娘,我们不会说什么。因为这个世界,对他们已经很不好了,你再去要求他们以强者自居,保护弱者,对他们来说,太不公平……”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这是对君子的要求,是对理想状态的向往。但它不应当成为,对每个人的苛求,那将是一种道德绑架,谢谢。”
    啪啪啪!啪啪啪!
    三个评委又起来鼓掌,带动了全场的掌声。
    这下赵承言发现,原来这里评委不太一样,他们真的很喜欢起来鼓掌,大地方的辩论比赛,很多都是不允许在正赛环节鼓掌的,避免影响辩手。
    这个小姑娘是真的挺不错,语言好,逻辑稍微有点,重点是,组织起来的东西,非常精彩。有点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感觉。
    人长得也挺漂亮,嗯,这也是辩论赛天赋。
    赵承言拿出了比赛记录的本子,把这个朱晓妍记在了本子上。这场赢了之后,他们就会到决赛,再之后肯定还有校赛、外赛。今年的一年,课程没有新东西,都没什么事情,多半就是打比赛为主。
    有天赋的辩手,还是多多益善的。
    想了一会,他有把那个叫莫语的姑娘也记了下来。
    薛涵拍了赵承言一下:“赵哥,我们待会上场了。”
    赵承言:“别急,还在点评呢。”
    薛涵:“你紧张吗?”
    赵承言看了她一眼,发现了她手在无意识抖动。再向另一边看,李欢不停地刷着手机;杨帆一遍又一遍检查稿子。
    他稍微大了点声音说:“别怕,有我,能赢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