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赛场上对手奇论、无名火承言逞凶

开宗明义 作者:丨竹盐丨

      评委的点评很快就结束了,主持人故意没有公布投票结果,不过第一场半决赛的结果还是很明显的,建筑一班肯定是赢了,朱晓妍大概率是最佳辩手。
    如果评委可怜失败方两次都让双杀,说不定会商量着随便给个反方的谁。
    第二场很快就开始了。
    辩题依旧是五十步可不可以笑百步。
    正方是能动二班,观点是五十步可以笑百步。反方是建筑二班,观点是五十步不可以笑百步。
    赵承言调好了录像机,并且交给了朱晓妍帮忙看着点,就和队员们依次入场了。
    入场之前,本来是交叉上场,有个握手环节。
    但这次闹的比较欢腾,所以就没有这个环节,直接入场了。
    那个赛前口出狂言的杨子煊坐在一辩的位置上,戴着眼镜,看起来是个挺清秀文静的小男生,丝毫不像赛前会去挑衅别人的样子。
    坐在座位上之后,杨帆小声问旁边的李欢:“他不是要打爆我们,干嘛要一辩。我这不是划水位吗?”
    李欢:“谁知道咋想的,不过他要面对的是赵哥的提问,有好戏看了。”
    薛涵:“别说了,好好打。”
    “请允许我介绍双方的队伍,坐在我右手边的是正方,来自能动1642的同学,他们的观点是五十步可以笑百步。让我们有请他们做自我介绍。”
    正方四个人带着职业的假笑站了起来,仿佛和世界宣告,他们要整个活儿。
    一辩:“逃跑一百步的惊慌!”
    二辩:“走五十步的不匆忙!”
    三辩:“从容的嘲笑你匆忙!”
    四辩:“嘿!无妨!”
    “正方一辩杨子煊”、“正方二辩王瑜”、“正方三辩李宗念”。
    “正方四辩王忠磊,正方能动男子天团,问候各位!”
    全场安静了几秒。
    随后,掌声和善意的笑声一同爆发了出来,后排不知哪个男生还吹了个响亮的口哨,三个评委也都在笑。
    薛涵小声问:“哥,这不会出事儿吧,我有不好的预感。”
    赵承言摇了摇头,心想,比赛出不出事儿不知道,对面这四个人如果以后还打辩论,多年以后看到录像机里的视频,估计大概率会尴尬到出事儿,
    这场的主.席是个高年级的学姐,见得多了,拥有比之前的小姑娘们高到不知哪里去的人生经验。她妥善地处理好了这个现场的突发事故、
    “好的,请各位安静,坐在我左手边的是反方建筑1642班的……男女子混合天团,他们的观点是五十步不可以笑百步,也有请他们做自我介绍。”
    ……
    台下的朱晓妍帮忙管着赵承言的录像机,她发现,从摄像机屏幕里看比赛,和肉眼直接看现场,完全不同。
    如果一直盯着摄像机看,突然看一眼现场,真是恍若隔世。
    台上的反方没有料到正方整了个活,只是正常的做了自我介绍,只是四辩赵承言的眼神里,似乎带了点儿什么。
    朱晓妍和旁边的莫语说:“你感觉到有杀气没?”
    莫语白了她一眼:“顶多有傻气。”
    此时,台上的一辩杨子煊站了起来,非常自信地开始了立论。
    “谢谢主.席,大家好……”
    随着他立论慢慢的展开,在场能够听懂辩论赛的人都察觉到,原来,整活还在继续。
    这个立论的意思十分简单,大概就是在说,五十步确实可以以正当理由笑一百步的,因为跑五十步的比跑一百步的强。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啊,他们在网上查到一个冷知识,就是以前孟子和梁惠王说这句“五十步笑百步”的时候,正是春秋战国时期。
    那个时候,非常的讲究礼法,打仗也要讲究礼法,要有个先礼后兵。
    其中的第六条,叫做“不追北”,什么意思呢?大概意思就是说,如果有一方失败逃亡,倘若逃出去五十步了,那就不能再追了。
    所以,逃五十步就安全了,可以不用跑了。你们那些吓坏的跑出一百步的真是怂,看我们就跑五十步的,根本不慌,你们吓成那个德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然要可以笑话你了。
    台下的三个评委彼此似乎在交流对这个论的看法。
    原本一直记录着什么东西的莫语,又凑到了朱晓妍旁边,问:“小妍姐,咱们决赛不会遇到这个队吧。”
    朱晓妍:“不知道,不过就算遇到,如果是这种论点,应该没什么问题。”
    莫语:“怎么对付啊,我觉得挺麻烦,虽然感觉是在诡辩,可是不知道错在哪。”
    朱晓妍:“对付是挺好对付的,我觉得有两个方向,一个是说他们违背汉语词典里的意思……”
    这时候,反方也已经读完了立论,论非常普通,基本就是说,不嘲笑是一种尊敬,不仅五十步不应该笑百步,无论是战败或者逃跑,都不应当嘲笑,错误该改正,而不应该被各种笑话。
    反方二辩也已经开始了提问,李欢拿着赵承言递过来的纸,问:“对方辩友,你们说五十步笑百步天经地义,所以,你们觉得五十步笑百步这个成语,在常识中,是鼓励胜利者嘲笑弱小的吗?”
    “并不是的对方辩友……”
    朱晓妍小声说:“我感觉这样是不太对的。就算不问词典意思,也是要去讲如果允许五十步笑百步,其实就是允许每个人去嘲笑别人了,”
    莫语点了点头。
    朱晓妍:“我觉得大概率,我们要打能动这帮二货了。”
    台上,薛涵开始了提问:“对方同学,你们开场白说的内容,从容的就是可以笑不从容的,所以,就和上场正方四辩说的一样,这是不是就是允许强者肆意凌虐弱者了呢?”
    莫语:“台上还cue你,这个学习委员有点东西的。”
    朱晓妍笑了笑。
    这场的正方,实力还是可以的,整体队伍的语言都很流畅,直到攻辩个大环节,整体都没有怯场,甚至从评委的视角看,似乎显得比反方还是要强一些的。
    直到……
    杨子煊:“对方辩友刚刚话语漏洞颇多,我先不一一指出,先询问您的四辩。请问你,为什么你方一直不听劝告,执意要认为逃跑五十步的士兵,不是更加从容的呢?你们就是这样的否定历史辩论的吗?!”
    赵承言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领带。
    “两件事,第一,篡改和否定历史的都是你。孟子和梁惠王的意思,就算加上春秋战国时期战场的约定俗成。‘五十步笑百步’这句话的意思也是,逃跑多少步,都是失败者,没资格相互嘲笑。这句话的本意,和你提出的背景,并不冲突。反倒是你提出背景之后,就想把‘五十步笑百步’替换成一个春秋时期的打仗规矩,好像我跑了五十步的活该笑你百步,所以,去曲解和否定历史的,都是你。”
    “第二,从论点层次上,你要不问到我,我都懒得指出。你说五十步的比一百步的强,观点无非也就是恃强凌弱,而我方论证的是不要恃强凌弱,理由是这会让大家觉得活着就是要强大,会导致社会达尔文,会导致人与人之间的恶性攀比。”
    “我方的论点,对你们是正向冲突,而你们的攻击和质疑,根本不会伤害到我们论点。但是你问了,出于尊敬,我也就告诉告诉你,时间到了,自由辩论见。”
    这段话,赵承言用了一分钟说完了,并且吐字清晰,停顿及其利落,没有多余的口头语,把“效率”两个字演绎的淋漓尽致。
    放在哪里,这段高效率高语速高清晰度的陈词,都是近乎满分。
    此时台下的朱晓妍愣住了,她刚刚听的时候,一直处在“我刚刚想到这一层,你直接讲清楚并且把我带入下一层”的状态。
    旁边的莫语倒是没那么大感觉,甚至还觉得有个地方不太对。
    莫语:“小妍姐,你觉不觉得,这个人说的,造成恶性攀比不太对。”
    朱晓妍没听到一样,只是疑惑地说:“你说,那个三辩小女生,是怎么拿到的最佳?”
    莫语:“啊?薛涵不是挺强的嘛。”
    朱晓妍摇了摇头,继续看比赛。
    主.席:“那么接下来,就要进入比赛最精彩的自由辩论环节了……”
    随着主.席念诵主持词,刚刚陈词疯狂输出的反方四辩,此时,把领带卸掉了,西装扣子被解开,胳膊上的袖子也都撸了上去。
    看起来,他好像要……发力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