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决赛前赛制更易、连备战疲累迎赛

开宗明义 作者:丨竹盐丨

      经过了吃饭和玩闹,建筑一二班的辩论队也都熟悉了起来。两个班级的辩论队还一起拉了个群,叫“我们都是冠军”。
    决赛的场景,想必不会像半决赛一样剑拔弩张。
    这次院新生赛的决赛,本来是定好了,按照以往的惯例直接办了就可以。
    但听说,上面调来了一个团委老师,这个老师非常关注辩论比赛的事情。之前因为刚刚交接,工作繁忙没有过问。到了决赛,想起了院里还有这么个比赛。
    于是,他插手进行了更改。
    原定的辩题没有变动,依旧是“大学生创业利大于弊/弊大于利”。毕竟,这道辩题一开始就发下去了,持方也定好了,不便更改。
    不过,半决赛失败的两个持方,也要上台以同样的辩题进行比赛,争夺季军殿军。
    另外,比赛的赛制,由原本的,一个一个相互问的赛制,改成了全国范围内都在用的“联赛赛制“。
    赛制一更改,新规则发放下来,群里直接炸开了锅。
    薛涵和莫语一直控诉整个比赛没办法进行,新的环节根本掌握不了。
    就连朱晓妍也抱怨,改变的未免太过于匆忙了。
    那么,这种赛制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这个赛制下,首先是双方立论,但是立论之后紧接着,对方的四辩,就要进行“质询“。
    所谓的“质询”,其概念取自于法庭辩论,形式上就像是审讯犯人。
    “你从那里走了之后又去了哪里?“
    “长官,我是良好公民。”
    “别说没用的,告诉我你当天去了哪里?”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质询方扮演“警察”,被质询方是”犯人”。质询方可以打断发言,被质询方不鞥你反问或者反打断。
    在这个质询之后,又有双方的“对辩”,也就是两个人的自由辩论。
    之后的环节,又是质询,三辩需要对对方的三个人进行盘问(和质询是同一个意思),可以更换提问人选那种,一个人站起来打三个,非常壮观。
    别的倒是没什么新奇的,正常的自由辩论,正常的结辩,时间稍微长了一些。
    赵承言以前是经常使用这个赛制的,任何地区的联赛杯都是这么个赛制。他在群里告诉了大家几个注意事项,比如,三辩质询的时候,对方三个人也要站起来。打断的时候,被质询方要及时不说话。计时人员的计时,有的环节是一起计时,有的是只计算提问方的时间。
    详细的介绍了一上午——两节大课。整个群聊才稍微平静了一些。
    生活总在强暴、如果反抗不了,只能适应。
    总不能,两个班级揭竿而起,直接原地造反,推翻团委老师统治,
    那就只能,对着视频和手头的资料,好好准备咯。
    建筑二班的讨论,本来就已经很多了。
    这次的讨论,反倒不再是由赵承言一个人进行灌论,其余几个人听着了。
    薛涵、李欢和杨帆,都表现出了极大的积极性。
    李欢疯狂地寻找各类“大学生创业利大于弊/弊大于利”的视频,从海峡赛到联赛到网赛,大大小小十七八个视频音频。
    杨帆则是啥也不说,一直低头查资料。
    薛涵更厉害,天天给一个不知道是谁的人打电话,听声音好像是在练习质询。
    薛涵:“……所以,我们在立论中,不能像视频里一样,只说历练的好处。大学生创业也有很多的扶持政策,而且互联网时代,会有很多的信息的。”
    李欢:“但是总体成功率不高这个事情,对面肯定会说。”
    杨帆:“要不我们在立论里自己就说了,反正是比较。”
    薛涵:“决赛是老师评,那个新来的团委老师据说还懂辩论赛。”
    李欢:“赵哥,你觉得咱们怎么办啊?”
    赵承言今天讨论时候没怎么参与进去,只是在一旁看着大家讨论。对于大学生创业利大于弊/弊大于利这道题,他其实还挺了解的,无论正反双方的资料,他都查过很多。
    这题他在帝都大学新生赛时就打过,联赛时也打过,八校赛时候还遇到过
    之所以他没有多说话,是因为他觉得,决赛是个硬骨头,赛制的改变提升了队友的作用,这就很需要队友加入进来了。
    赵承言:“我觉得你们说的没错,但还是那句话,我们要先查,再处理。”
    薛涵:“还需要查什么啊?”
    赵承言:“搜索知网,现在网络是学校的网络,知网是免费的。所以,到知网查几个论文。要注意,大学生创业这个课题,很多大学生都选择过。是比较普遍的课题,所以论文存在着滥竽充数的情况,要多查,之后我会筛选。”
    薛涵点了点头。
    赵承言:“班长(李欢),你去查数据,首先从百度查起,大概看五页之内的东西。之后要去各种专门网站,我电脑那个收藏夹里,有十多个查数据的网站,我做了排序的,梅花网、艾瑞、企鹅智库……而且,你记住,能只查‘大学生创业’这个词条,‘创业’、‘就业率’、‘社会竞争’、这些相关的词条,也都要查找。”
    李欢:“明白,哥!”
    赵承言:“杨帆,你和李欢一起查,先别急着搞立论,这些都是一起来的。”
    杨帆:“嗯!”
    小小的教室里,四个年轻人对着三台电脑疯狂地查找,企图从互联网中找到一些真实、且对自己有利的东西。
    从太阳渐渐落山,到天彻底黑掉,他们一直在查找和讨论。因为辩论赛,他们可以不上晚自习,然而,却比每个上晚自习的学生,都更加辛苦。
    建筑一班那边的状况,也相差不多。
    没有赵承言这种老辩手的带队,朱晓妍一个人扛着队伍进行讨论,从资料到各大比赛,从环节到立论,每个环节她都参与准备。
    两个班级的讨论,都在第七教学楼,同一个楼层的两边。
    很快,已经到了十点半,学校教学楼封闭了。
    门卫大爷把两个还在讨论的班级都给赶了出来。
    都在准备比赛的八个人,一起被撵到了楼下。
    朱晓妍:“你们也太惨了吧。”
    薛涵:“小妍姐,你连头发都没洗。”
    莫语:“你们黑眼圈也太重了。”
    李欢:“你们也好不到哪里去好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
    众人看着彼此因为熬夜而变得疲惫的脸,一起笑了出来。
    临别时,他们都劝彼此好好休息,但是却不约而同回寝室拿了身份证又出来,都去宾馆熬夜讨论了。
    如果能不熬夜,当然是不熬夜最好,但没办法。
    比赛,就要开始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