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论创业前段尴尬,赵承言对辩发力

开宗明义 作者:丨竹盐丨

      这轮可以说得上滑稽的质询,全程都是车轱辘话。
    反方问,你创业可不可能失败。
    正方就告诉你,失败也有收获。
    反方接着问你,可你失败了。
    正方继续告诉你,还是有收获。
    俨然像是玉帝和佛祖讨论,谁被猴子打过。
    现场的观众倒是都挺热情,一个个在台下小声地讨论着。好在今天决赛举办的场地是个非常大的礼堂,双方都是拿着麦克风说话的,评委距离辩手也比较近,所以现场观众讨论的噪声,基本可以忽视。
    台下土木院的观众区域,有个戴眼镜的男生正认真地记录着比赛,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窃窃私语。
    他旁边的学长看到他还在记,问:“泽华,你还记什么呢,都打成这个德行了,有啥可以记的。”
    程泽华推了推眼镜:“正常的,涛哥。这种级别的新生赛,肯定前面放着的,肯定都不强,但是后面的也许很强。而且,好像有个见过的辩手。”
    学长:“见过的辩手?你以前和打过比赛?”
    程泽华:“没,好像视频看过,那个正四,好像是以前帝都圈的。”
    学长:“到时候都不一定上场,他们上一次拿亚军的还都没毕业呢。”
    很快,让人煎熬的质询结束了,到了反方的立论时间。
    反方一辩站起来,也是非常谨慎地照着稿子读,以免出错。
    “主.席,评委,大家好,今天我方的立场是,大学生创业弊大于利。”
    “首先,根据我方查证,大学生创业的失败率极高,成功率仅仅只有不到百分之十……”
    反方的立论徐徐展开,其中数据颇多,又不是什么关键性数据,为了方便大家阅读,还是直接概括和摘录。
    大概的论点只有两个。
    其一是用各种数据分析了,大学生创业的失败率是非常高的,因为大学生并不知道什么项目创业好,能够真正从大学就天才的少年,毕竟是少数。大多都是不了解又没有专业技能,所以失败基本是必然的。
    其二是,大学生应该更把精力投入在学习里,这个学习并不仅仅指知识,更是要从人际关系中获得内容,获得经验,为真正进入社会做准备。无论是学生会,还是加入学校活动,兼职,都是可以的。
    双方就论点来看,是刚好可以交锋的,反方证明的是“创业会失败”以及“做别的是更好的”。正方说的是创业失败概率可能有但是仍然是很值得的,
    从这一方面,双方是针锋相对的,正方最后的一重比较,是值得去争执和探讨的。
    李翰轶在台下看着双方立论的展开,不由得点了点头,看来两边还是都有些准备的。虽然刚刚那个质询确实让人听起来爆炸,不过正方这边看起来立论更漂亮,会不会质询也好点。
    这么针对的立论,正二想必是有所准备的。
    李欢站了起来,用事实告诉自己这个同姓老师,他想的是错误的。
    “对方辩友,您认为学生创业是否符合素质教育的大方向呢?”
    反一:“符合,但是……”
    李欢大喊:“好!打断!”
    声音从麦克风传出去,吓得全场都是一个激灵。
    李欢:“所以,它符合素质教育,为什么弊大于利!”
    李翰轶看着场上英姿勃发的李欢,不由得又捂住了脸。
    不过台下的观众倒是挺开心的,普遍抱着一种“打起来”的期待。
    反一:“不是啊,素质教育有很多,但是……”
    李欢:“所以他还是符合素质教育的,继续,对方辩友,大学生创业有没有成功的?”
    反一:“有,但很少。”
    李欢:“很少就是没有嘛?我手里有很少的手卡,就是没有嘛?”
    反一:“不是没有。”
    李欢:“对!不是没有,所以还是有的,有人成功,为什么弊大于利?”
    反一:“但是成功的不是很少吗。”
    李欢:“很少就是没人成功吗?”
    ……
    朱晓妍看着台下摆着的摄像头,感觉,礼堂的灯光似乎没那么亮堂了。
    本来,说好的,好好比赛,友谊的班级,强大的对手,本来应该是两份的快乐,怎么会……莫非,今天注定是个套娃专场么?
    另一边的赵承言对薛涵说:“这稿子不是我给他改的吧?”
    薛涵小声说:“不是,他自己又写的,你写的他要自由辩论说。”
    赵承言:“你就别给我增加游戏难度,按我说的问。”
    薛涵点了点头。
    比赛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双方二辩纷纷开始了白给秀。
    两个首质(首次质询)都玩起了俄罗斯套娃,除了看起来好像打的挺激烈以外,对于辩题讨论的作用是丝毫没有。
    质询之后的质询小结,更是都开始了freestyle。
    反方基本在念经,整段陈词出现了不下十次“创业终归要失败的”。
    李欢也开始了念经,仿佛要和对方二辩一同去西天大雷音寺进修,一直在提“还是有人成功的”。
    这下,三个评委老师脸色都成了猪肝色。
    一个个开始扶着下颚,撑在了桌子上。仿佛都在思考着,自己是吃错了什么药,要来评这个破新生赛。学生们的窃窃私语也少了,纷纷低下头去,开始玩手机。
    窗户边网好的同学,甚至开始联机打起了游戏。
    戴琳保持着职业的微笑,昧着良心说着主持词。
    “感谢双方二辩的精彩陈词,下面有请双方四辩进行对辩,双方交替发言,不可打断对方发言,时间各计两分钟。”
    赵承言:“对方辩友你好,请问你,不成功的事情可不可以做?”
    莫语:“当然也可以,接下来我提问,对方辩友,大学生本身并没有什么经验,这件事基本一定不会成功,为什么还要去做,仅仅是兴趣吗?”
    赵承言:“关键点就在这里,做一件事情,成功,到底处于什么位置?”
    莫语:“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想问的是,在的大学生普遍素质低下,而且法律意识淡薄。创业,极易上来就赔个血本无归。这会让家里人担心、增加全家的经济负担。您是否同意呢?”
    赵承言:“意思是这样,一件事的收益,分为,兴趣,也就是我喜欢,收获,也就是成功,再加上体验。在你们看来,是不是收获才是最重要的?”
    莫语:“我方没有这么说,您回答我问题。”
    赵承言:“早就回答过了,立论就和你说明白国家就业扶持有很多政策。问你,收获,是不是一件事情最重要的?”
    莫语:“我方没说过。”
    赵承言:“回答个问题没这么难吧,你们对于一件事的收获的态度,是不是认为,没有收获,这事儿就不做了?”
    莫语:“并不是,没有收获也可能去做,要看你个人是怎么看的。”
    赵承言:“很好,第一个共识,收获、体验、喜好,这三件事,都需要考虑。那我问你,创业中收获的经验,是不是一笔财富?”
    莫语:“可是创业大概率失败,失败的经验,有什么好的呢?”
    赵承言:“你等下,就像这场比赛,一方输了,所以经验就都是失败的经验?我们大家熬夜准备的那些经历,就不算数了吗?”
    莫语:“那确实不是。”
    赵承言:“很好,经历是很值钱的。接下来我检证你们数据背后,体现的到底是什么,你们说失败率很高,我请问你,什么算作失败?在你们看来,我创建公司,这个公司没有持续下去,就叫做失败了是吗?”
    莫语此时已经有些慌了,旁边的朱晓妍一直在给她递纸条,可惜她没有看。
    “不是啊,失败有很多种。”
    赵承言:“等等,这种是不是失败,公司最后没了,卖掉了。”
    莫语:“算啊。”
    赵承言:“很好,那么创业出来了一个项目,交给别人运营了,算成功算失败?”
    莫语:“成……成功了吧。”
    赵承言:“我没问你,我问你数据里,你的那份数据的统计里,他算成功算失败。”
    莫语翻了翻资料,说:“上面没写啊。”
    赵承言:“那好……”
    戴琳:“正方时间到,反方还有时间,请继续。”
    赵承言有些疑惑地看了看表,感觉应该还有时间,计时也不知道怎么计算的。
    莫语看着站着没有坐下的赵承言,只是随便说了几句,就选择结束了环节。
    朱晓妍连忙安慰:“没事儿,他是个老东西了,我待会给你报仇。”
    莫语点了点头,眼神有些失焦。
    底下的评委终于被从桌子上叫了起来,懂辩论赛的李翰轶也终于可以记下一些东西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