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复盘观评吐心思,夏夜送美观月色

开宗明义 作者:丨竹盐丨

      薛涵的复盘,和莫语的一样惨烈。
    她盘问的最大问题,其实是并不熟悉新更改的赛制的流程。
    赵承言:“你这段盘问最大的问题,其实是你没有结合场上的情况,盘问出对方的真实意图。”
    薛涵:“赵哥,我觉得这些不能是我的错,我刚刚接触这个赛制。要赖那个李老师。”
    赵承言:“问题和成因都需要在复盘中看到。”
    “你在提问里,一直执着要求对方回应‘是或者否’,这是很多地方的错误理念,或者说一种错误的盘问方法。”
    “要求用是或者否回答,这种形式,其实初衷是好的,主要是想要获知对面的态度。同样也符合大家对于‘质询审讯’的直觉。就警察叔叔问犯人,‘你只需要告诉我,你当时在不在。’这种。”
    赵承言按了几下,回放了一下视频的内容。
    赵承言:“你看,比如这里就很体现问题。我们在辩论赛当中,最最重要的其实是语言表达出来的含义,而不是表达出来的形式。因为辩论赛要说服评委,评委认同的,才是你表达的。很多时候,我们非要让对方回答‘是或否’时,往往都出现了表达效果上的问题。”
    “比如你看这一轮,你提问是说‘在寝室打游戏的大学生,去创业了,是不是也是利大于弊’。对方四辩其实想要回应,不能这样比较。而你严格要求想让人回应正反。”
    “从你这边出发,你想的意思很明确,其实就是推进我们论里的‘不创业的大学生可能无所事事’。”
    赵承言把进度又调了回去这一句。
    薛涵连忙说:“别!赵哥,继续说,我记住我说了什么了。”
    赵承言果断地又播放了一遍,之后说:“好,停。你看,这个问题的表达效果其实不好。为什么不好呢,因为你隐藏的前提,大家能听出来的。在你的视角里,如果对方承认就是认同,如果不承认又是认为创业不如打游戏。但无论怎么回答,其实都认同了你预设的前提,就是大学生不创业就是在寝室打游戏。”
    朱晓妍:“这就相当于隐含了一个前提咯,比如你问一个人当猪的生活是否快乐,让他回复是否。实际上,怎么回答他都是猪。”
    赵承言点点头:“对,这是这个问题逻辑上的谬误,不过不仅仅如此,就算是没有预设前提,这种提问的表达效果,也是不好的。他会让提问者误以为自己具有决定和解释答案的权利,从而忽视要更加仔细向评委阐述归纳出的结果,这样一个过程。”
    “换句话来说,就是觉得第三方(评委)会直接认同下你提问的‘是否’回答,并不做继续的解释。所以,不能一味限定是否,起码一开始是不要这样的,要慢慢摸索提问的方法。听懂了吗?”
    薛涵连忙点点头。
    赵承言:“那你试一遍。”
    薛涵:“啊??”
    赵承言:“啊什么,质询一遍啊,我当你对手。”
    薛涵:“……可以换人吗?”
    朱晓妍:“我来也行。”
    薛涵:“我想上厕所。”
    莫语:“才几分钟,都三次了、”
    薛涵:“……”
    ……
    复盘的过程大概持续了三个小时,莫语和薛涵都有些学生会周末的晚间活动,类似例会什么的,先复盘完她们的环节之后,就一起回学校了。
    剩下的环节,基本就是那个被朱晓妍和赵承言打成对辩的自由辩论,还有赵承言自己的结辩。
    此时时间已经差不多五点了,夏天黑的晚,所以还有阳光。
    朱晓妍:“所以,你觉得中途我还有什么问题?”
    赵承言:“最大的问题就是你没有‘结’的技术动作。”
    朱晓妍:“就类似于你那种‘我结一下’?可是那样真的好尬欸。”
    赵承言:“这个不是一定的词语限定,只是我比较习惯于使用‘结一下’,曾经也被吐槽过很多次。实际上是一种对当下的一种总结,比如自由辩论你继续追问我,大学生是不是那么不堪。其实那个时候,我的态度表达的很明确了,你就可以直接去说。‘对方真的就是认为大学生那么不堪,但实际上如何如何’。从而直接进行对冲。”
    朱晓妍:“我理解一下,所谓的结一下,就是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情的收割吗?”
    赵承言:“对的。”
    朱晓妍:“那我懂了。”
    赵承言:“要试试嘛?”
    朱晓妍:“等等。”
    “等什么。”
    朱晓妍拿过了遥控器,调整到了评委的点评。
    秃头高进、绿色西服林子豪的点评,都被她跳过了,只调整到了李翰轶刚刚上场的时候。
    赵承言:“你看这个没啥用,他点评的东西不多,只说了交锋,对复盘的帮助并不大。”
    朱晓妍摇了摇头,说:“你之前打比赛,也被很多评委这样……点评嘛?”
    赵承言:“没有,帝都圈评委质量还不错。网辩倒是有不少。”
    朱晓妍:“网辩?”
    赵承言:“就是用yy打比赛,和实体赛没什么区别,寒暑假打。”
    朱晓妍点了点头,认真地听完了李翰轶的点评、
    听完了之后,朱晓妍又调到了李翰轶点评的最开始,并暂停在了那个鞠躬上。
    “你说……这种多吗?”
    赵承言:“什么多吗?你说鞠躬啊,很多的。”
    朱晓妍:“他说了对不起。”
    赵承言:“他不是解释了,因为他改赛制了。”
    朱晓妍摇了摇头。
    “对了,之前祥哥一直没联系到你,你不在寝室。我想你是肯定要继续打的,所以填表我之前给你填了。”
    赵承言:“行,是校赛吧。”
    朱晓妍:“嗯,祥哥带我们打,就是那个梳小辫的。”
    赵承言:“好,那我们接着复盘吧。”
    孤男寡女的独处,最适合的活动,就是两个人都专心地复盘了。在这种复盘的交流中,往往能诞生出比一起去宾馆看电视,更加厚重的革命友谊。
    复盘彻底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
    两人除了复盘以外,还对比了很多的比赛录像。朱晓妍的学习能力,和赵承言新生时期是相近的,作为文字工作者,她独特的语言组织方式,也让赵承言受益匪浅。
    哪怕是夏天,太阳也不会加班到太晚。
    赵承言本想让朱晓妍自己回去,毕竟也就不到十分钟的路程。
    而且,治安还是比较好的,女孩子走走短的夜路,基本不会有什么问题。
    然而,朱晓妍还是把他拽了下来。
    “大哥,有点儿绅士风度,以后好找女朋友。送我回去,走吧走吧。”
    赵承言不太情愿地被推下了楼。
    春城向来四季如春,不过这几年有所变化,此时正是三伏天,晚上还是有些闷热,路上的植物在白天是很青翠的色泽,甚至有些闪闪发光,但是到了晚上,一个个就都耷拉了下来,仿佛也被热的失去了力气。
    朱晓妍说:“你听,夏天蝉鸣就特大声。我很不能理解那句‘蝉鸣山更幽’,从观感上确实是那样子。山谷里,只有蝉鸣。可是想想,蝉鸣本来就是求偶的声音,山谷里就只有求偶的声音,哪里有什么幽静。”
    她摘了一片旁边树上的叶子“你要是类比成人类,那就很有趣,就好像你去山谷,里面一群人,天天喊‘小哥哥小姐姐快眼熟我’。想想就啧啧啧……”
    赵承言:“你们写书的都是这样吗?会有些奇奇怪怪的想法。”
    朱晓妍:“没去过别人脑子里,大概只有我这样。”
    赵承言:“我妈也是写书的。”
    朱晓妍:“哦,什么类型啊。那种以前时代的小说家么?贾平凹铁凝迟子建那种?”
    赵承言摇了摇头,说:“我十岁时候她就死了。”
    朱晓妍:“对不起。”
    赵承言:“少来了,每次我说时候,都有人和我说对不起。我小时候和我同桌吵架,我说我妈妈走了,她第一反应就是说‘对不起’。”
    朱晓妍突然拍了一下赵承言另一侧的肩膀。
    赵承言:“你干嘛?”
    朱晓妍一本正经地说:“什么干嘛,不是我拍的。”
    赵承言:“你几岁啊,幼不幼稚……”
    朱晓妍:“真不是我拍的,说不定是什么别的东西。”
    赵承言:“神经病。”
    朱晓妍:“真不是!”
    ……
    很快,赵承言就把朱晓妍送到了女寝的楼下。
    朱晓妍:“今天挺谢谢你的,带我们复盘。以后估计也要一起打辩论赛,多关照!”
    赵承言:“行、”
    朱晓妍伸出手,赵承言楞了一下,还是伸手和她握了一下。
    朱晓妍:“我应该也会经常打比赛,大学生活很无聊的,这件事比较有挑战!”
    赵承言依旧是点了点头,实际上,他不知道应该回应些什么。鼓励她坚持加油?还是发起类似辩论场上那种无聊的挑战?
    算了,那就点点头吧。
    朱晓妍:“我走了!”
    赵承言:“好,拜拜。”
    朱晓妍本来都走进了门口,突然又跑到了赵承言旁边。她拍了拍他,指着天上。
    “你看,月亮很好看的。”
    赵承言楞了一下。
    朱晓妍:“你觉得呢?月色美么?”
    赵承言下意识抬起了头,再一看,朱晓妍已经跑回寝室楼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