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正色权谋如稚童,金钱开路奔前途

开宗明义 作者:丨竹盐丨

      院新生赛结束后的下个周末,几个学长叫朱晓妍和赵承言到第二教学楼的三楼的一个教室里。
    春城理工的第二教学楼就只有三层,在设计上很传统,门口是那种中国传统建筑的拱,屋顶也是古代房子的那种仿瓦片的样子。
    不知为什么,这栋教学楼夏天非常舒爽,虽然肯定是没有空调这种奢侈的东西,但凉爽的程度,和空调房相比一点不差。
    炎炎夏日,从门口进入一楼,感觉就像走到了冰箱里。
    在学生们的口口相传中,这栋教学楼是当年二战的时候,小太阳国建的战时医院。里面不知道当年死过多少人,所以里面冷的阴森。
    “据说,每当夜晚的时候,会有一个巡楼大爷到每个教室门口默默看着;半夜的时候,楼里有飘来飘去的太阳国兵,有的屋子还时不时会传来哀嚎……”
    就在班祥讲到阴森的地方的时候,教室的门被推开了。
    赵承言:“抱歉,来晚了。”
    此时,屋子里已经有四个人了,分别是之前半决赛点评的三个学长,高泽、王博和梳着小辫的班祥,还有早就到了的朱晓妍。
    班祥:“来啦,快坐下吧。王博你先讲?”
    王博:“行,我说说吧。”他走到了讲台上,拿起了一支粉笔。高泽和班祥两个人,从讲台上走下来,也找了张座位坐了下去。
    王博:“今天呢,把你们两个叫过来,主要是因为我们校赛的事情。校赛是这样的,我们每个院要出一支队伍,之后抽签进行比赛。我们学校有两个校区,一共是十八个院,有两个院不会参加,比赛的是十六个。”
    朱晓妍:“四场就冠军了呗。”
    王博:“对,都赢了就是冠军。然后我强调一下哈,咱们能动院,在辩论赛这一块是很强的。过去的五届,我们是得到了两冠两亚。去年是亚军,不过去年我们遇到了一个院。当初啊,比赛的问题很多,那场输但是输的是不应该的。
    “校赛的时间安排是很坑的,我们时间上本来是有准备挺多的,先告诉我们八号打,之后又突然说,八号不打了。于是我和高泽就出去包宿去了。结果又突然通知说,上午十点就打。”
    “我们刚包宿完,每个人都神志不清。当时你高泽学长,他最经常的套路就是‘对方辩友,你说的很对,但是……’,可是那一天,他直接站起来说‘对方辩友,你说的很对!’然后就停下了,愣住了。再有,就是国防生。这一届国防生不会有了,之前国防生是有研究生的,所以……”
    这时候,赵承言插了一句:“研究生又不一定厉害,输了哪有那么多借口。”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教室里的三个学长都看着赵承言,朱晓妍把头转过窗外,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班祥:“你可太狂了,咋就研究生都看不起了。”
    赵承言:“不是看不起,输比赛找任何场外理由,都不对。赛前本就应该控制,甚至打游戏都是不要的,只有投入辩题。”
    三个学长更不知道说什么了。
    赵承言感觉自己说得不是很完整,所以补充了一句:“嫌对方辩手年级问题,更是没有任何道理的理由。”
    空气更加安静了。
    朱晓妍只能出来解释:“学长你们别理他,他随便说的。”
    赵承言:“我不是随便说的,这事挺重要的。失败不能找理由!”
    尴尬的气息,已经快要飘出屋子。
    过了大概一分钟左右,正在讲台的王博把粉笔放到了一边,摔门走了出去。高泽站起来说了一句“这啥玩意啊。”也走了出去,顺便还拿走了俩人的手机。
    班祥:“唉,我和你们两个说吧,咱们院还是挺重视这个比赛的……”
    在短暂的闹剧之后,屋子里只剩下了赵承言、朱晓妍和班祥三个人。班祥基本没说什么别的,以往的战绩也没有谈,只说,院里是很重视这件事情的。
    很多老师会过问,因为这是能动院为数不多的可以为院拿来成绩的项目了。
    “……你们要知道,我们学院在很多地方都是不受待见的,这个原因很复杂。但是每一场比赛,我们都要尽量打对面打的惨一点。如果打成五五开,我们一定输,如果打成六四开,我们不一定赢。”
    班祥介绍了大概半个小时的相关情况,随后,被一个电话叫走了。
    教室里只剩下赵承言和朱晓妍两人,屋子里凉飕飕的,黑板上还有些写得挺丑的字。
    赵承言:“现在要干嘛?他们都走了?”
    朱晓妍白眼都快上天了,“为啥走你心里没数?”
    赵承言:“不知道,感觉有点莫名奇妙,不是应该要培训或者训练之类的。”
    朱晓妍:“你直接给人家怼了,能给你训练么。”
    赵承言:“其实不训练是最好的,我觉得,他们之前的点评,看得出来也不是很厉害。我带你们打,应该拿冠军没什么问题的。”
    朱晓妍:“你要带谁啊,之前他们和我说的,是他们三个要上,咱两个争一个位置。”
    赵承言有些疑惑地问:“为什么?院赛不是锻炼新生嘛?”
    朱晓妍:“他们说一定要赢,所以他们上。”
    赵承言:“一定要赢不是也是我上。”
    朱晓妍:“问题是人家是学长咯,说老师要赢嘛。”
    赵承言:“什么意思?学长更被老师信任?”
    朱晓妍:“不清楚,也许是他们自己想上。总之,现在的情况,估计最后就是,他们三个带我上。你说你何苦呢?”
    赵承言:“如果是这种事,那还挺好解决的。”
    ————
    两天之后,建筑一班班长和建筑二班的班长,就收到了团委老师的短信,莫语、薛涵、朱晓妍、赵承言这四个同学,晚自习的假期继续,因为他们要继续为学院准备校辩论赛。
    晚自习的时间,四个人聚集在了二教的教室里,由于假条还没有开出来,所以他们不能离开上晚自习的第二教学楼。
    朱晓妍看着手机上的院队任命通知,问赵承言:“你怎么做到的?”
    赵承言:“挺简单的,我找我爸同学了,我爸原来是春城人。”
    朱晓妍:“就随便说一句就把院队换成我们了?”
    赵承言想了想,说:“没,我还拎了两瓶茅台酒。”
    薛涵:“这大概就是土豪的世界吧。”
    赵承言说:“大学生是最幼稚的团体,经常有人会说这是个小社会,没错的。它小在,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要论资排辈,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在大学里这点小小的权利和关系,是非常坚固非常有用的。但实际上,一些小小的做法,就可以瓦解那些所谓的权利。我这次还要到了主管学生部门的老师的电话,我过两天去拿点礼物找找他。”
    朱晓妍:“干嘛,你想直接当校队队长咯?”
    赵承言:“我想搞个辩论社,而且,以后校队队长,如果没有特别厉害的人,研究生之类的来,那就肯定是我。我多请他点好处,以后出去比赛,要学校批示就容易一点。”
    薛涵、莫语:“膜拜有钱人。”
    朱晓妍:“如果有需要用钱的地方,我也可以。”
    赵承言:“暂时不用吧,不过如果辩论社以后有了规模,训练上如果有些金钱奖励,肯定能克服生源的问题。”
    莫语:“我真的是感觉,自从认识赵哥,人生观改变了不少。不过讲道理,贿赂学校领导这种事,真的没关系吗?”
    赵承言:“这是普通社交啊。”
    朱晓妍:“我最近打字需要一个静电容的键盘,如果可以的话,你带来和我社交一下。”
    薛涵:“我笔记本电脑坏了,求社交。”
    莫语:“刚出的苹果那个耳机,可以社交嘛?”
    赵承言:“……少来了,这些以后再说,我们现在应该做一些训练。这次的院队我是队长,院赛的赛制和通知我也受到了,明天周三就会抽签,在这之前,我们就今天一天的训练机会。”
    三人:“训练什么?”
    赵承言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四本书,放在了四个人面前。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