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校赛将启备赛热,奉先劝慰晓妍

开宗明义 作者:丨竹盐丨

      赵承言的家里,此时已经乱成了一团。
    最开始,四个人晚上过来讨论辩题,还多少有些拘束。丢垃圾什么的,都会小心翼翼地丢在垃圾桶里,鞋子也会在刚刚进门的地毯上擦一下。赵承言自己平常也邋邋遢遢,但是在女生面前,也多少端着一点。
    然而,在临近校赛初赛的这几天,几个人彻底混熟了之后,就都开始原形毕露。
    垃圾随处乱丢,吃完的外卖盒子堆成一堆,屋子里到处都是鞋印子。
    打扫屋子的家政阿姨的工资,都涨了两百。
    明天就是初赛了,几个人在刚刚买来的白板上讨论着辩题:“治理雾霾是法律/道德更重要”。
    朱晓妍:“我觉得不对,我们还需要更多的资料,有没有什么能直接证明,法律执行下去,就产生效果的事例或者数据。”
    赵承言:“怎么可能,数据和事例很难直接就证明某个逻辑。我们还是直接按‘法律能从规章制度上,控制人的欲望’这一块,直接讲出去就行了。”
    朱晓妍:“我还是感觉不对。”
    赵承言:“这有什么不对的。”
    一旁的莫语一直在查着资料,而薛涵也拿着早已经准备好的立论稿在一遍一遍地看,嘴里不停地嘟囔着。
    薛涵这场比赛打一辩,她的稿子是在队伍出完论之后,朱晓妍帮忙写出来的。
    这次的比赛准备,和院赛准备时赵承言需要直接灌论完全不同,整个的讨论过程,完全不是赵承言这个“老油条”来主导。
    朱晓妍对辩论赛的热情实在是太高了,次次讨论第一个来,回回晚上拖到最晚,每个攻防和观点都疯狂推敲和质疑。如果不是赵承言对任务进行了明确分工,从出论到立论稿到资料查找,她都会亲力亲为。
    朱晓妍过人的天赋,给这个四个人组成的小小院队带来了无限活力。
    新生里有天赋的孩子,往往都是朱晓妍这样,他们拥有很强的表现欲和领导欲。
    究其原因,是因为辩论赛本就是一个筛选表现力的活动,辩手最需要的,不是什么口才和思维,而是一颗想要表达看法的心。而这颗心最火热的时候,也就是新生阶段。
    在辩论不成熟的院校里,辩论队里都有一个怪现象,大二大三的学长随便说说就各忙各的,大一的新生里会有几个十分热情,主导着队伍的讨论,一次次催促着别的队友进行准备。
    然而,朱晓妍的热情,也是把双刃剑。
    比如现在,她对于比赛过多的担心,就让除了赵承言以外的几个队友都陷入了紧张中。
    朱晓妍:“我们需要先停一下,你们没感觉我们现在太顺了吗?”
    莫语抬起了头,薛涵把立论稿放到了一边。
    朱晓妍:“我们是不是把论立的太死了,如果按我们这么说,法律能够靠规章制度的强制力,而道德并没有强制力,提倡解决不了那些企业问题,不会解决任何问题。那对面会说什么呢?“
    朱晓妍站了起来,在屋子里走了两圈:“你们能理解我的意思吗?所有道德上能够治理雾霾的可能都被我们限制的死死的。但对方就一定会这样吗?就直接按我们设想的去说?如果对面不按这么说怎么办?他会不会出一些让我们想象不到的东西。这是一道辩题,辩题,他不可能是我们全对的!这不合理!”
    薛涵想说点儿什么,但是想想自己是划水的一辩,还是没说。莫语看了看朱晓妍焦急的样子,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赵承言:“你别转来转去了,烦不烦。”
    朱晓妍:“能不烦嘛?对方一旦没有按我们想的,我们就可能输了!”
    赵承言:“输了就输了呗。”
    朱晓妍:“干嘛?你还想社交要黑幕?”
    赵承言:“我意思是没必要担心这些。”
    朱晓妍:“那你告诉我反方会怎么说?”
    赵承言:“就那么说咯。”
    朱晓妍:“你不能把对面当傻子吧,他们真能傻x到说‘道德上就能让人低碳生活’?”
    赵承言摇了摇头,拿着手机走出了客厅。
    朱晓妍:“莫语,你电脑帮我查一下,有没有这题的视频。”
    莫语:“网上没找到。”
    朱晓妍:“不可能啊……我也找找。”她拿起了另一台笔记本电脑,下载了一个科学上网的软件,墙内墙外都搜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这道题的视频,急的她不停拽头发。
    这时候,赵承言又回到了客厅,走到了朱晓妍面前,把电话递给了他。
    “干嘛?”
    赵承言:“我师父,让他和你说。”
    朱晓妍接过电话,捂住听筒清了清嗓子,声音从刚刚暴躁的怒吼,一下子变成了温柔清脆的少御音:“喂,您好~”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略带烟嗓的男声:“诶,你好,是朱晓妍同学是吧。”
    朱晓妍:“是我,您是赵承言的师父嘛?”
    她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客厅另一边的阳台。
    奉先:“叫我奉先就行,是这样,刚刚我那个傻缺徒弟和我说了,你是不是现在很担心,不知道对面出什么论?”
    朱晓妍:“哦哦,这个啊,是的,因为我们这套论实在是有些太顺了。不过我懂的,如果到时候没有想到对面会怎么说,该打也是打,放心吧,不会拖累赵承言输比赛的。”
    奉先:“没事,我帮你们解决这个问题,如果可以的话,你们现在开免提也是可以的。”
    朱晓妍:“不用了,哥,你就和我说就行。”
    奉先:“也好,你看,你现在的问题其实就是心里没底,这种心里没底并不来自于,对你自己立论的坚定,换句话来说,你还是认同你们自己立论的对吧?”
    朱晓妍:“对的,我只是担心对面会不会说什么,如果说到我们没有想到的东西,或者我们没有准备的资料,场面会失控。”
    奉先:“你的这种担心我是理解的,我学生时代有一次和校队一起去打比赛,打奥瑞刚政策辩。政策辩和你们接触的这个传统辩论赛不一样,不一样的地方有很多,简单理解就是,它用来讨论政策。”
    “我们当时在赛场上准备了一个替代的政策,什么叫替代的政策,就是我身为反方,我去反对你的政策的原因,是因为我有一个更好的政策能达到目的。对面是个非常强的队伍,当我提出这个政策的时候,对方从特别厚的资料里抽出来了5张左右,全都是关于我们这个政策的资料。”
    朱晓妍:“你们想了一个不在辩题里的观点?然后他们也查了资料,那该查多少啊!”
    奉先:“但你不能这么理解,他们准备的多,也都是关于比赛的理解。那场比赛聊的是免洗餐具,我如果直接提了抽水马桶,他们肯定准备不到,不过对辩题也没什么用。所以……”
    朱晓妍:“你的意思是,辩题也是围绕着一个相关去准备的,是么?”
    奉先:“不仅仅是这样,辩题它是有一个集合的,要围绕着相关进行准备,同样要进行对于一个辩题整个的分析。比如,你们这道防雾霾的辩题,你觉得反方,就是道德的一方,似乎很虚无缥缈,如果想要赢比赛,一定要有什么东西出奇才能赢。实际上不是的,反方主张道德的一方,有很多可能打到的,比如,和你们争夺定义,去说,没有约束的条例,就是道德上的提倡。另外,再对比降低排放的低碳生活,本身可以达到的效果……”
    朱晓妍忍不住又去打断了奉先:“可是这些我们读准备过了啊,无论是低碳提倡的效果,还是定义上的争抢,这些对面都没有机会啊。”
    奉先:“如果你真的都做到了,那就相信自己啊。”
    朱晓妍:“还是那个问题,如果对面出奇论呢?”
    奉先:“我那场比赛,我提抽水马桶,我不会赢。我提替代的特殊材料餐具,人家就有准备。”
    朱晓妍:“我大概懂了你的意思,不过我还是有些慌,我觉得,是不是需要找人打一场之类的?”
    奉先:“模辩当然要了,好的比赛,都是模出来的。”
    二十分钟之后,朱晓妍从阳台走了回来。
    “我们去找人模辩吧!”
    看着朱晓妍又一副兴致勃勃开始搞事的样子,赵承言感觉又头疼了,他不是让师父教朱晓妍别闹么,那老家伙不是说肯定能摆平么?怎么又出幺蛾子了。
    他们那个队伍,都不如新生赛,怎么还要打模辩。
    有这个时间,娱乐娱乐它不香么?
    赵承言看着莫语和薛涵,希望她们能懒一点,要不临近准备一天了,估计又睡不了觉了。
    薛涵:“当然要模辩啊!就今天晚上吧!”
    莫语:“来,找谁啊?”
    赵承言:“……”
    朱晓妍:“赵承言的师父帮我们联系了一个队伍,他们晚上九点之后和我们打,今天就别走了。我去买两套被褥,大家回去拿西服和鞋子,明天早上直接从这里出发。”
    赵承言:“那个……你们要住这里?”
    朱晓妍:“对啊,怎么了?”
    赵承言:“我……好像没说同意。”
    薛涵:“哥,你要是不同意,可以回寝室住的,我们不介意。”
    赵承言:“??”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