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辛勤准备付庸手,薛涵兴起怼子

开宗明义 作者:丨竹盐丨

      校赛第一场,虎头蛇尾地结束了。
    能动院理所当然地赢了比赛,不过四个人都不算太开心。
    比赛当天凌晨,他们模辩了,并且进行了一场复盘。模辩的对方是一个帝都圈的校队,虽然也都是16级的新生,不过都是高中就开始在辩论队里的,所以实力很强。
    整场模辩下来,薛涵莫语仿佛被杨帆李欢附体。
    薛涵身为一辩,被差点质询崩,定义险些彻底塌陷。莫语质询对方时,整个立论底层逻辑跳动,显得场面异常难看。
    到了赵承言对辩,形势才好了一些,不过也仅此而已。
    朱晓妍也没了之前“点名上课”的气势,只是确认了些共识。
    自由辩论中,朱晓妍和赵承言的配合极度不默契,多次抢麦。还是结辩中才让人感觉有些赢面。当天晚上,他们每个人都只睡了不到一个小时,一个个专心于自己的环节,并且找奉先磨了一后半夜的自由辩论。
    大半夜不睡觉的奉先,险些遭遇家暴。
    而这边的四个人,一个个也肝的身体发虚。大家顶着黑眼圈,走上了赛场。
    结果,整场比赛完全不符合大家心目中的期待。
    反方的电信院,几个人一身休闲服饰,半袖短裤就来参加了比赛,一个个稿子都没有一张,纸笔还都用的是现场提供的。
    赛场配置也十分的简陋,整个教室除了辩手就是几个工作人员,连个观众都没有。
    主.席极其的不专业,读稿子错了三四回,计时更不专业,计时记错了好几次。
    朱晓妍比赵承言脸皮厚的多,你敢给我计时计错了,不给我补回来我就站着不动。整场比赛下来,正方压着反方打。
    反方整体的立论,确实不在正方的预判中。
    甚至都不是,朱晓妍他们想的“对方如果太蠢会说道德提倡有效力”这种论,而是蠢出了自己的风格和独特性。
    他们主要说的就是“道德真好,道德可以驱散雾霾。”
    对,你没看错,他们原话就是,有道德的倡导,道德的人就会更多,就能驱散雾霾。
    干嘛,功德金光嘛?
    这可是本现实小说。
    这边一个爱嘲讽的老油条赵承言,暗里给他们损的都抬不起头。朱
    晓妍更是过分,她是三辩,盘问计时是单边的,在她问出了一系列问题后,对方陷入了没办法回答的窘境。
    按理来说,这种情况就继续往下问,想总结什么都可以,场面上也过得去。可朱晓妍不知怎么想的,直接在辩论场上,抱起胳膊,盯着回答不上问题的辩手,一直盯着看,看了大概两分钟。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主.席同学没什么经验,不敢叫停,三个评委欲言又止。底下的观众窃窃私语。
    而那个被问到的四辩小男生,也不知道心里产生了多大的阴影。
    总之,在这种闹剧一般的氛围下,能动学院轻而易举地赢下了比赛,朱晓妍拿到了最佳辩手,成功双杀。
    双杀之后的四个人,迅速地收拾东西回去了,握手都没握,赵承言本来想去,看着三个女生表情不好看也就没提。
    四个人默默地收起东西,一起去赵承言家里,再差的局,复盘还是要复的。
    他们四个都是有些怨气的,准备了好多好久,预备了那么多的东西,针对性联系了那么多,甚至觉都没有睡好。结果就面对上这么一群对手。
    回去的路上,朱晓妍说:“我总感觉我们亏了。”
    薛涵:“何止是亏了,血亏好吗。质询我的时候,我一个回答他们就没敢接着问,这是什么鬼东西哦。”
    莫语:“早知道昨天好好睡觉了。”
    朱晓妍:“可不是,床比寝室舒服多了,好想再睡一觉。”
    赵承言:“你们想去就去呗。不过,今天这码事,我以前也遇到过。”
    朱晓妍:“你这么惨吗?”
    赵承言:“比这个还惨,当时我们对面赛前说要来,然后我们都入场了,主.席评委观众也都到了。当时主办方确认了好多遍,都说在路上在路上。”
    朱晓妍:“然后呢?到场比今天这个还菜?”
    赵承言:“没,他们直接放鸽子了。来都没来。”
    莫语:“你们打的该不会是之前在网上很火的,正方复读机,反方鸽子。反方就没来吧。”
    赵承言:“真要是那样就是行为艺术了,我这个是正赛,要积分的,还被咕咕咕。”
    朱晓妍:“所以那场最后怎么算?”
    赵承言:“直接算我们获胜啊,我们倒是没啥怨言,毕竟兵不血刃。倒是主办方的好几个工作人员当时让气的够呛。”
    朱晓妍:“辩论赛这个东西,还是挺挑对手的。如果没有厉害的对手,就算你准备了好多,最后不过也就是赢了,感觉和撸完了似的,索然无味。”
    薛涵:“你还有这个体验的?”
    朱晓妍:“我听赵承言说的。”
    赵承言:“??我说什么了?”
    几个人一路嬉笑,走到了赵承言家里,期间薛涵一直在低头玩手机,除了开始说了一句就一直没抬头,期间好几次都差点摔倒。
    到了屋子里,薛涵依旧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干嘛。
    赵承言:“薛涵你怎么了,班级里有什么事情吗?”
    薛涵抬起头说:“没事啊!”
    莫语一脸八卦地凑到了薛涵边上“涵涵,你爱不爱我。”
    薛涵:“干嘛?”
    莫语:“给我看看你干嘛呢。”
    薛涵:“摸鱼,我可以暂时不爱你。”
    莫语:“拿来吧你!”
    莫语趁着薛涵不注意,抢过来了手机,发现薛涵居然在和杨子煊微信聊天。“哇!你谈恋爱了啊。”
    薛涵:“没有,你还我,我继续和他对线。”
    两个女生玩闹之后,薛涵和大家说清楚了事情,原来,那天决赛赢了之后,班祥他们凑齐的队伍,本来不仅仅包括朱晓妍和赵承言。而是先找了薛涵还有杨子煊。
    当时班祥带着杨子煊在女寝下,叫的薛涵。说要让他们一起加入校队,薛涵当然不肯,她当时本来就挺生气杨子煊之前搞事,一个不爽直接就和杨子煊在寝室楼下骂了起来。
    后来班祥只好拽走了杨子煊,院队这个事情,也没有再找过他们两个。
    薛涵:“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不找赵哥和小妍姐,反而找我们两个是干嘛。”
    当时薛涵回到寝室,虽然刚刚在寝室楼下,是她先开喷的,但现在到楼上,她还是越想越气,正巧她还没有删除杨子煊好友,于是就打电话和杨子煊对喷了起来。
    俩人不知道哪根弦搭错了,一直互相喷了两个多小时。
    之后聊天窗里,他们两个人就有事没事对喷两句。就如同下象棋,每隔几句,双方就会同时失去好多个马。
    莫语:“你是不是闲的啊,下场你打二辩。”
    薛涵:“我不!我要划水!”
    赵承言一边调整录入视频一边说:“对骂干嘛,你们可以solo啊。”
    朱晓妍:“其实我觉得,你们两个表面针锋相对,其实像调情。”
    薛涵:“滚啦,谁和四眼仔调情!”
    莫语一伸手把薛涵的眼镜摘了下来。
    几个人正调侃着,赵承言本来还在调整,一不小心点开了一个视频。
    “本台消息,今日,本地发生了一起意外事件,一名男子失足从高空坠落,卡在了楼下的窗台上。据悉,该名男子在被卡过程中,全程不敢呼救,在绝望和冰冷中被困十天,饥饿绝望而死……”
    朱晓妍:“这什么鬼新闻,这种傻逼还配上新闻?”
    莫语:“活该,死了都便宜他了。”
    赵承言:“行了,调好了,我们复盘吧,之后各回各家,明天就准备下一场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