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社团路已然开辟,辩才聚校赛初

开宗明义 作者:丨竹盐丨

      或许,当代大学生爱情的开始,就是如此迅猛、迅捷、迅速吧。
    朱晓妍在某天的随笔里,如此写道。
    事实上,薛涵和杨子煊这种莫名就对眼的情侣,还真是大学生情侣的常态。家长们高中压制着不让谈恋爱,畏早恋如洪水猛兽。可一到了大学,就都纷纷开始鼓励自家孩子谈恋爱,等一到毕业了就让把对象领家里来认一认。若是到时候还没有伴侣的,怕不是就要被相亲伺候了。
    感情这种事,本就不该在某些时候禁止,某些时候催促。
    顺其自然和爱情是最般配的了、
    不管怎么说,大家也都接受了杨子煊成了薛涵的男朋友这一略有奇妙的现实。
    在这次校赛复赛的备赛中,杨子煊直接被当成了工具人使唤,什么买东西、取外卖、带资料等等苦力活,全在薛涵的指示下,让他去做了。
    队伍训练中的模辩也是杨子煊来的,这场比赛能动院分到的是正方,应该限制艺人天价薪酬,杨子煊自然就是一个人负责备赛反方,和正方进行比赛,帮助大家熟悉立论和具体操作。
    一来二去,大家也就混熟了,杨子煊这个之前好像有些搞风搞雨的眼镜小哥,也就顺势加入了院辩论队。
    第二场和勘测学院的比赛,没什么亮点,基本和校赛的初赛是一个剧本。
    准备认真——对手菜——自家配合强——无脑碾压——双杀。
    不过这次是赵承言双杀,上场初赛居然让朱晓妍拿了最佳,他虽然从来没说过,甚至心里也没怎么在乎和思考这件事,可是比赛的时候,他几乎是拿出了曾经在帝都打比赛的状态,结辩让所有在场人员,都感觉他身上似乎在发光。
    “……限制天价薪酬,根本原因在于,艺人能得到天价薪酬本身就是一出双重荒诞剧。”
    “它的荒诞一方面体现在对于艺人和影视圈的欺骗,看起来是给你天价,实际上却是资本背后的复杂运作,与艺人、艺术甚至与影视圈都无关。”
    “另一方面,它也在对社会的价值判断和民众朴素的正义观进行着嘲讽,它似乎公然的在向公众炫耀,仅仅通过当演员,就可以获得比科研探索、维护治安等行为更高的酬劳。”
    “它似乎公然再说,影视作品,本身代表着社会所能提供的最高价值,远胜于科技发展和民生安稳。”
    “所以,限制天价薪酬,即使对影视圈本身的保护,也是对社会价值的一种维护。”
    精彩的结辩,让三个学生会派来的评委,在一种“虽然我也听不太懂,但是这个人好像很厉害”的心态下,把最佳辩手投给了赵承言。
    这次的比赛结束之后,倒是没有什么庆功宴之类的了,因为几个人都挺忙的。
    薛涵和莫语都是班级团委的成员,这时候刚到十一月份,开学快两个月,各班班级的事情又多了起来,每个学生干部手里都有处理不完的表格。
    朱晓妍和赵承言两个人,虽然都没什么“学校职位”,但是他们有更加正经的正事要干——申请辩论社团。
    春城理工大学从来都是没有校辩论社的,学校在社团活动方面,主推的是“轮滑社”和“领航科技小组”,这两个社团,一个在省里有大型的比赛,每次都能拿到成绩,而且每次学校外出文艺汇演,都能搞出一些“高大上”的节目来,让学校领导非常喜欢。另一个社团则是学校学术申请的一大招牌,据说上一届这个社团在一个企业资助的机器人大赛上,甚至战胜过帝都的一流大学。
    除了这两个“排面”社团以外,学校对于别的社团,都是一副听之任之的态度。
    你们随便搞搞,该干嘛干嘛,想申请建立就建立,申请解散就解散、但是有三点:一来别想要学校资源;二来别想要学校批条;三来别想着能加学分影响学习。
    至于要学校拨款,那更是门缝都没有。
    如果仅仅是按照这个程度搞个辩论社团,那么还不如不弄了。朱晓妍早就打听了,春城理工居然还有校辩论队,而且是个空壳,看起来随便要要就能要来的样子。如果社团没有什么别的便利,那直接弄校队不就行了。
    所以这两天,赵承言一直在用“社交神功”开路,主管学生工作的团委主任,早就送去了不少东西。
    在朱晓妍一顿撒娇加攀关系下,俩人还去这个姓林的主任家里蹭了好几顿饭,基本是被当成“自己人”了。
    学校社团这边,多一点特权肯定是没什么问题。什么请假条啦、外出代表学校的名额啦、创新创业楼的单独教室啦,这些统统都会有的。
    不过学校校社联组织正在换届,他们这一届的学生干部,早都接到了申请,但都是能拖就拖着,估计是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得等到新一届校社联上任了,社团这事儿才能彻底敲定下来。
    直接在学校的单独教室准备辩题的事情,就搁置了,还是只能大家下课之后,到赵承言家里。
    在这次辩题准备的过程中,还有些小插曲。
    那个叫班祥的学长,又找来了。
    还是略有冰冷的第二教学楼,还是熟悉的三楼教室,还是一早就等着的学长。
    不过这次,只有他一个人,找的人也变多了,院队的五个成员:赵承言、朱晓妍、薛涵、莫语、杨子煊,全都被叫了过来、
    班祥:“这次叫你们来呢,也是先恭喜你们,能够进入校赛的半决赛,给你们自己鼓鼓掌!”
    底下坐着的五个人有些稀稀落落地鼓起了掌,除了杨子煊之外,另外几个人都是知道班祥他们和赵承言不欢而散,赵承言自己去花钱通关系要到名额的事情。
    班祥:“你们这一届新生很好,我也很放心把院队交给你们。我这次过来,不是要说什么乱码七糟(注:东北话,乱七八糟之意)的东西,那些事儿吧,不太愿意多说,这次来主要是跟你们说说,关于你们半决赛和决赛的对手。”.
    班祥在黑板上写上了“水环”“土木”的字样。
    “你们半决赛这次是遇到了土木学院,土木学院也算是咱们学校的王牌学院之一。而且他们在辩论赛中实力是比较强的。之前上一届土木学院输给了我们过,和你们不同,他们这次肯定是全员当年的阵容,不能小看。”
    底下坐着的三个女生都露出了不以为然的表情,杨子煊一脸认真沉重,赵承言则是一直玩手机。
    “另一边决赛的对手,应该就是水环学院,另一个半决赛,水环学院面对的是英语学院,这个学院基本上没什么名气。那么水环学院呢。也是上一届的季军,当年也是败给了冠军,不过他们的一个女生很厉害,现在也是校队的队长,名叫仇沧。”
    班祥在教室里为几个没怎么尽心听讲的学弟学妹们讲述着对手的情况,另一边,学校的第三教学楼里,土木学院的辩论队也正在讨论辩题。
    土木学院的院队只有四个人,讲台上,一个看起来明显更老的学长,站在讲台上,黑板上写着辩题“粉丝是否应该为偶像支付情感溢价”。
    他叫吕涛,此时已经大三了。
    而讲台下,坐着两男一女。其中的一个男生,就是之前在能动院决赛台下不停记录的程泽华。
    吕涛:“我们今天是反方,这道题其实我觉得,事实上就是让我们去说偶像这个东西,它是不是更值钱?”
    底下的学弟学妹点了点头。
    程泽华则抬头说:“涛哥,不着急,我们可以先从资料开始查起。”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