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你们有没有恐怖统治?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作者:林子里的茄子

      会议进行时。
    西联盟外交官举手问道:“那么请问朱外交官,你对战争结束后的全球格局有怎样的看法,不管是哪一方获胜。”
    朱文涛淡淡一笑:“这就得看北艾如何做了,如果北艾坚持战争到底,我亚联盟定会加重兵力,势必攻克,到那时双方皆是伤筋动骨,全球人类的文明发展,将会进入停滞期,又或者反向败落。”
    “朱外交官,那如果北艾取得战争胜利呢?虽然我们都相信亚联盟能取胜,但就怕万一。”
    西联盟外交官一边说着,一边偷偷瞥了眼霍尔。
    堂而皇之谈论北艾战败,这无异于当着霍尔的面疯狂扇其耳光。
    果然,霍尔后牙槽紧咬,额边太阳穴不断跳动。
    “北艾取胜?”朱文涛淡笑道:“诸位觉得,形如北艾这般情况,一旦它战胜亚联盟,这举世间还有谁能压的过它,谁还有能力制裁北艾的恐怖统治?”
    众外交官面面相觑,皆是沉默。
    忽然间,霍尔腾得站起:“那如果我说,我们北艾其实并没有运用恐怖统治,亚联盟还要势必攻克我们,灭杀我们,踏平我们吗?”
    霍尔紧紧盯着朱文涛。
    方才他一句话,已经是冒着天大危险而说。
    看似一则假若,但实际上是霍尔不得已的试探。
    因为刚才统帅麦克斯已经回话,让他进一步试探亚联盟的战争态度。
    因为亚联盟打出的征伐旗号就是北艾的恐怖统治,如果北艾没有恐怖统治,或者现在取消恐怖统治,是否有停战的可能?
    “没有恐怖统治?”朱文涛笑看向霍尔,犀利的眼神蕴含询问意味:“那我们调查出来的情报都是假的吗?你们在全世界眼中的所作所为都是假的吗?”
    霍尔感到心中憋屈万分,他忽然一头撞在了身边的大柱子上,顿时头破血流,满脸鲜血地看向朱文涛。
    “我只要一种假想。”霍尔苦笑一声,擦也不擦脸颊上的鲜血:“假如我们北艾没有恐怖统治呢?”
    朱文涛眯眼沉默,四周的各联盟外交官都屏息静气,场面因为霍尔的意外举动而有些冷静。
    “如果没有恐怖统治。”
    “那或许。”
    “我们的陆神会愿意与你们的统帅麦克斯会晤。”
    朱文涛笑眯眯地一句一说,字字掷地有声。
    陆神?
    象征亚联盟最高武力和将士明灯的陆神?
    各联盟外交官们有些激动,他们都想替各自的势力争取到与陆神会晤的机会,于是纷纷看向朱文涛。
    朱文涛挥挥手示意他们安静,将目光投放在霍尔身上。
    而此刻的霍尔,内心大喜,身子微微颤抖!
    他知道,一旦能与亚联盟陆神有交流,这场战争真的有可能不走向你死我活的地步,还有其他出路!
    “当然,关键点还是看你们。”朱文涛笑眯眯地说:“前提是你们真的能自证清白,证明是我亚联盟上万情报专员的错,是全世界无数战地记者的错报。”
    众外交官面面相觑,虽然他们都是吃瓜群众,但怎么也有点看不懂场上情况了?
    他们两个不应该是敌对阵营的代表吗,应该冷漠以待或者是互喷互怼才是啊!
    怎么看起来就像是犯了错的倔强孩子和耐心引导的老母亲?
    霍尔才不管其他人怎么想,反正他内心终于是松了口气。
    待到会议中场休息,霍尔来到杂货间,在一众废纸箱里拨通了麦克斯的私人通讯器。
    刚一接通,那头就传来密密麻麻的炮火轰鸣声,而后麦克斯的急促声音传来:“前线师团压上去,电磁脉冲准备发射……是霍尔啊,怎么样了!?”
    霍尔连忙回应,声线极低:“统帅,亚联盟刚才表态了,我们可以先跟他们的陆神会晤,条件是先处理之前关于恐怖统治的事情。”
    “恐怖统治?什么恐怖统治?”麦克斯回应道:“那是之前莱恩,艾丽丝和奎因他们搞得,该死的,第三师团的师长是谁!会不会推进防守!”
    那边战争依旧如火如荼,霍尔屏息等待。
    终于,麦克斯再度说话,声色有些疲惫:“霍尔,亚联盟是怎么表示态度的?是堂而皇之还是含蓄?”
    “比较含蓄,至少我看其他外交官没品出来。”
    “这样吗?看来亚联盟对其他联盟也不是太放心啊,行了,你的任务完成了,辛苦了,回来我请你吃饭。”
    霍尔顿时隔空敬礼,面色严肃:“统帅,您言重了!为北艾未来谋光明,是我作为外交官的基本职责!”
    咚咚咚!
    杂货间的门被敲响,而后朱文涛的声音响起。
    “老伙计,你是有什么东西落在里面吗?”
    霍尔慌忙挂断电话,抬眸间惊恐不定。
    该死的,自己进杂货间明明没有任何人见到,怎么会被朱文涛跟过来?
    这家伙是属狗的吗?鼻子这么灵,真不知道是哪方潺水培养的狗鼻子。
    咔嚓,杂货间门开了,朱文涛探进来半个头。
    “嗨,老伙计,你躲在这么干什么?是在跟你的同帅麦克斯聊天吗?”
    霍尔惊恐看着朱文涛,将电话藏在身后。
    朱文涛瞥了眼霍尔藏在背后的手,轻轻一笑。
    “你……你怎么?”霍尔连连后退。
    朱文涛叹了口气,左右环顾一番,忽然整个身子进入杂货间,进来时还顺手将门关上了。
    刹那间,杂货间的昏暗灯光照应在两人身上,随着朱文涛越走越近,霍尔连连后退已经抵在墙上退无可退。
    “你……你要干什么!”霍尔低声吼道。
    朱文涛温和笑着,已经贴近了霍尔,俩人只差一拳间隔,彼此间都能闻到鼻息。
    朱文涛略带苦涩的烟草味,以及霍尔略带刺鼻的硫磺味,两人对视一番,平静温和者对视紧张慌乱者。
    “这里没有别人,别紧张。”朱文涛笑着,同时眼眸瞥向霍尔的屁股:“我可是代表陆神来的,相比你也一样吧,麦克斯专门派来的小家伙。”
    霍尔脸色一变,两人之间的旖旎的氛围荡然无存,只剩下恍若古战场上寒枪对凉刀的生硬气氛。
    “你到底想做什么?”霍尔低声问道:“你不对劲,你很不对劲!”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