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两极对立,哀与欢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作者:林子里的茄子

      军车的轰鸣声从边缘区域而来,但凡途径之处,所有红绿灯为其开发,红灯变为绿灯,所有车辆不论贵贱全部让道。
    但凡有哪一辆车不愿让道,巡逻军车就会强行将其撞开,当然控制了力度,不会弄伤车内人,顶多赔钱而已。
    “喂,是市驻军部吗?我是青江市东部平民聚集区域的巡逻局长啊,我们这边出大问题了!”
    “喂,青江集团董事长?你赶紧通知青江市所有民间组织,让他们全部派代表来第三人民医院!”
    “喂,青江市巡逻总部吗?啊,部长您好!我们这边出大问题了,对对对,您赶紧过来吧,第三人民医院!”
    “……”
    一路上,巡逻局长坐在疾驰的巡逻军车里,疯狂联系着青江市的各方面高层。
    青江市,要变天了!
    等到韩策赶到第三人民医院时,他踉踉跄跄跑到总医务台边,拍着桌子怒喊:“我是韩策,我爸妈在哪!?”
    总医务台,几个漂亮的年轻医护望着韩策,她们瞬间眸子明亮,都是认出了韩策。
    “你是电视里在全球……”
    几个美女医护刚刚惊喜开口,韩策就怒拍桌子。
    整个大厅都能听到桌子的碎裂声,顿时全场寂静。
    少校快步走进,对几个惊愕的美女医护摆摆手:“赶紧把韩长官父母的资料调出来!”
    韩策拿到自己父母的医疗资料,顿时感觉眼前发黑,膝盖一软差点没跪下。
    资料上清晰写着:陈斌策,因失去两颗肾,而水肿,无尿,胸闷,心脏衰竭,于三月七日早晨八点死于并发症。
    韩芬芳,因过度劳累,过度伤心而突患心肌梗塞,未能及时发现,死于三月七日早晨八点。
    韩策亲眼看着双亲的死亡资料,双手颤抖。
    他瞬间眼睛通红,声音发颤地问:“我爸妈……现在哪里?”
    几个美女医护低声说:“负三层,太平间三室305号,306号。”
    韩策感到呼吸困难,眼前事物变得模糊。
    他颤抖着走向楼梯,一只手攥着死亡资料,一只手攥着账本,两只手都因为过度用力而显得极其青白。
    少校默默跟在韩策身后,忽然回头对开车的部下说:“你告诉外面那些人,都在大厅等着,谁要是跑了,我就派遣部队抓捕,抓到当场击毙!”
    少校看了眼外面,乌泱泱一大片人,有穿巡逻装,有穿西装,有穿军装,他冷冷看了他们一眼,旋即就跟着韩策而去。
    ……
    九州京城,民众大会堂里,陆羽率领一众亲信和神魔,正在和所有军部高层开会,会议内容正是如何应对即将来袭的星际舰队。
    “打!必须打!”
    “没错,必须打!”
    所有人意见完全一致,就是打!
    陆羽点点头,他画了一张简易的作战图。
    简陋的作战图上,赫然是一颗有着环形战线密布的星球,这也足够令所有人惊骇不已。
    “打,那就好好打!”陆羽眼眸泛着寒芒,手指轻扣桌面:“那么这一战,就是我们远踏星空的开始,星际第一战,我们不能在蓝星本土作战,所以我的想法,组建月球远征军!”
    月球远征军!
    在座的将领们震惊了,同时也兴奋了。
    “联系一下天空舰队,看看情况怎么样了。”陆羽随口说道。
    很快,天空舰队就传来信息:“目前未知舰队正在距离蓝星三百万公里外的宇宙里,这是我们能探测的极限距离,自从上一次他们派出探测舰后,再也没有动作,我们会持续观察。”
    未知舰队停止运行了?
    刚好,这是给我们时间喘息!
    陆羽看了眼钟表,此时快下午五点,他站起身子说道:“行了,临时会议结束,大家回去后,多和参谋本部沟通,积极组织月球远征军的事宜。”
    会议结束,军部高层们散去,留下的,都是最顶层。
    “陆羽,天首军殿来消息了。”马槊翘着二郎腿,随口说道:“国宴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去国宴厅?”
    陆羽环顾四周,点点头说:“那就走吧。”
    “听说今晚国宴不简单。”马槊起身伸伸懒腰:“整个亚联盟,所有城市的领导者和大量驻军高层都会来,天首不知道怎么了,最近老咳嗽。”
    听闻最后一句,陆羽心神一颤。
    忽然他感觉手掌一凉,是宋伊默默握住了他。
    “唉,走吧。”
    陆羽整整领口,旋即带领所有至高层前往国宴厅。
    路上,他嘀咕一句:“韩策这小子怎么还没来京城……”
    ……
    青江市,中心区域,德尔克生物公司。
    公司背面,是条不见天日的小巷,小巷里恶臭味十足,相传这里倾倒了大量生物尸水,故而连最不嫌脏的流浪汉都不愿来这,哪怕这里可以遮风挡雨。
    踏踏……踏踏……
    浮着油渍的肮脏水潭,被一双乌黑透亮的皮鞋踩过,皮鞋的主人身材匀称,穿着一身藏黑色精英西装,手提一个黑色虹膜保险箱。
    “来了?”
    小巷的最深处,张山弹掉手中烟嘴,带着几个黑西装走上前,伸手向黑色虹膜保险箱。
    “八十万联盟币,该成交了。”张山说道。
    穿着藏黑色西装的男人笑了笑,将保险箱放在肮脏的地上,也伸出手:“两颗肾脏,给我吧。”
    张山努努嘴,身后一个黑西装就递出一个保鲜箱,保险箱里,正是两颗新鲜肾脏,保存良好,血红肉白。
    “不错,是个精品。”藏黑色西装笑了笑。
    张山也是咧嘴一笑,拍了拍手,又一个黑西装拿出两个高脚杯和一瓶淡青色香槟。
    “cheers!”
    高脚杯相碰的清脆声音,和张山的开怀大笑,回荡在这条恶臭肮脏的小巷里。
    那躺在保鲜箱里的两颗肾脏,于黑暗中交接。
    藏黑色西装离开时,张山扬手问道:“你们公司如果还需要人体脏器,记得再来找我,我们有人罩,安全放心!”
    藏黑色西装微微扭头,咧嘴一笑,白牙特别显眼。
    “好。”
    张山摸着装有三十万联盟币的保险箱,也是咧嘴一笑,尽管是人牙,却已经与兽牙没有区别,都是可以吃生肉喝生血的牙齿。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