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子欲养而亲不在,泪崩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作者:林子里的茄子

      第三人民医院,负三层,太平间门口。
    韩策摸着冰冷刺骨的铁门,颤抖着发力,铁门被推开的一瞬间,他被太平间里的寒气凉骨,只觉得心头凉的发痛。
    305号,306号,停放着两具尸体,都盖着白布。
    韩策望着白布的轮廓,瞬间泪如雨下,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他拉开白布,看见了自己至亲,哭得撕心裂肺。
    “爸!妈!”
    韩策跪在自己父母面前,伸手摸着父母的脸,很凉很凉,凉得他手疼心痛,凉得他哭声更加悲戚。
    “爸!妈!”
    韩策哭着,像一个失去依靠的孩子。
    少校站在太平间门口,听着韩策的撕心哭声,止步站住,掏出一个通讯器,望着通讯器名单上的某位将军的名字,最终放下,叹了口气。
    “与其我越权告知,还不如韩长官先消化一番吧。”
    子欲养而亲不在,世间悲事,常有。
    哭得撕心裂肺的韩策的脑海里,此刻全是过去的记忆。
    他记起父亲日渐稀疏的头顶。
    记起母亲日渐枯燥的手背。
    记起那厨房油烟和一日三餐。
    记起那熟悉的声音,那熟悉的脸庞。
    韩策哭着,十九岁的少年哭着,撕心裂肺。
    他打开被攥湿的账本,账本上全是细密的账单。
    除过第一项,借款三十万联盟币。
    其余的全是零零碎碎的还款日期和数额。
    韩策的泪水滴在账本上,浸透了纸张。
    想当初,他受到京城精英学院的邀请消息,欣喜至极,尤其是学院不收任何学费的政策,更让贫穷的一家人欢喜幸福。
    不收学费是真,可额外花销太大了。
    别人可以采购物资,自己组装小战舰,构建卫星,模拟实战,而自己只能在纸上写写画画。
    撑不住的韩策,偶尔一次跟父母诉苦,换来的就是一周后的三十万联盟币的支持。
    当时他问这笔钱的来源,老陈头说是过去家族产业的变现金额,他也就放心了。
    可现在,韩策泪崩,他摸着自己爸爸腰腹的伤口,哭成了个泪人,“早知道你是卖肾,我死也不要那钱,你好傻啊老陈头,你怎么一直都这样傻,老妈让你入赘你就入赘,让你吃土豆你就吃,可她不让你卖肾,你怎么就不听……”
    韩策哭着哭着,强颜欢笑,指着自己胸口的勋章,勋章赫赫发辉,“看啊,爸妈,这每一枚勋章,都比特等功还要大啊,你们儿子成功了,你们醒来看看啊……”
    下一刻,韩策哭得更加撕心裂肺。
    ……
    陆羽正在国宴厅里,左右是马槊和宋伊。
    一个洒脱不羁,愣着要和徐震元帅拼酒量。
    一个温婉大方,替陆羽应付着各大城市的各路人马。
    梵妮穿着一身白色晚礼服,她高挽的金色发髻与胜似白雪的礼服相得益彰,弧形抹胸更让纤腰显得盈盈一握,裙角坠满钻石,少女那双白暂修长的双腿在星星点点的钻石中显得很美。
    她静静坐在那里,一副生人莫近的公主姿态。
    事实上,的确没人敢随意接近梵妮,比较梵妮身边,直愣愣站在慕斯和另外两个十二翼天使。
    “公主殿下,如果您感觉到无聊,我可以替您做一件事,任何事都行。”慕斯低头说道。
    梵妮咬掉半个草莓,漫不经心地说道:“那你去把宋伊的高跟鞋弄坏。”
    慕斯一愣,没有反应。
    梵妮扫了眼挽着陆羽手臂的宋伊,笑了声:“怎么,你不是说任何事都行吗?”
    慕斯抬眸,“好的,公主殿下。”
    慕斯说罢就走向宋伊,看似随意走动,然而就在与宋伊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轻弹空气,空气微微震荡,直接形成空气刀,迅雷不及掩耳割断了宋伊的高跟鞋根。
    宋伊猛然一踉跄,周围人都是大吃一惊,下意识想扶住她。
    “没事,不用了。”宋伊依旧温婉笑着,低眸看了眼已经断根的高跟鞋,旋即脱下鞋子,微微浮于地面几厘米空中。
    此时她的个子,依旧没有超过陆羽。
    “没事吧?”陆羽回眸看了眼慕斯,慕斯已经重新低头站在了梵妮身边。
    “没事啊。”宋伊温婉大方地笑了笑,继续应付着各路人马。
    只不过,她微微侧目望了眼梵妮。
    梵妮吃了个草莓,对着宋伊天真烂漫地歪头笑了笑,眉眼弯弯,更像个娇憨的小公主。
    两个女人的目光在半空中撞击,除过她们以外,没有人能发现,就算发现了,也只敢屏息无视。
    陆羽再次看了眼手表,嘀咕一句:“韩策这小子,怎么还没回我消息?”
    陆羽隐隐察觉到不妙,走到角落开始联系韩策。
    手表里有通讯器,却始终联系不上韩策。
    “来一次心灵传声?”陆羽喃喃自语:“这个技能还没试过呢。”
    然而就在这时,手表里的通讯器接通了。
    通讯器那头,是可怕的寂静,是无声的崩溃。
    “小策。”陆羽轻声问道:“怎么了?”
    无声的寂静之后,是韩策的低沉声音。
    陆羽一怔,他听得出,韩策在刻意压着情绪。
    情绪,是极度悲伤的情绪,故而他的声音有颤音。
    然而,韩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陆羽愣在原地。
    “陆神……从今往后……我……再也没有……爸妈了。”
    ……
    太平间里,韩策坐在冰冷的地面上,脸上满是泪水,抬着手腕上的手表,他几乎是说一个字咬一下嘴唇,嘴唇直接被咬烂。
    他脸上,泪水狂流。
    嘴唇边,鲜血直流。
    说完这一句话,韩策再次泪崩,将手表轻轻放在地上,离自己稍微远一点,旋即撕心裂肺的声音又在太平间响起。
    ……
    陆羽听着通讯器里的撕心哭声,浑身都不是滋味。
    他想劝韩策,末世里生离死别要坦然,可随从突然走过来,抵过一份文件说:“陆神,刚才间谍部门送来情报,是关于韩副参谋长的。”
    陆羽打开文件,片刻之后,他的眼眸变得冰冷刺骨,手掌一攥,文件直接崩碎成粉末。
    “反了天了!”
    ……
    韩策哭声渐弱,哽咽着,手表里传来了陆羽的声音:“小策,别做傻事,等我,我来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