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五章 战争之体,在融化!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作者:林子里的茄子

      “我的战争之体……都在融化?”
    陆羽猛的咳出一口鲜血,血液暗红似有沉重感,他浑身的骨头都在疼,又是钻心疼痛,又是不比千刀万剐弱的疼痛潮水。
    细观陆羽体内,所有的战争之体都融化为淡银色液体,这些液体钻进了他的骨髓之中,也就说,陆羽浑身的骨头都化为浓浆与骨髓混合在一起。
    “陆羽!”
    一声惊怒厉喝,自深海远处传来。
    马槊本在暗物质位面躲避天罚之翔,可是目睹陆羽这般异常状态时,便毫不犹豫自暗物质位面冲出。
    暗色黄昏还在深海里狂涌,夕阳精美的画面愈发浓重,可马槊不在乎,他坚定无比地冲刺,那一抹流光身影,充满大无畏。
    纵然要穿越天罚之翔,纵然要放弃一世英名,纵然是向屎而生,马槊也是未曾有半分迟疑。
    因为,他看见陆羽遭受前所未有的痛楚。
    陆羽体表,已经出现了多处坍塌,失去了战争之体的他原形毕露,就像是支撑巍峨大厦的承重柱接连崩塌,大厦将倾!
    “陆羽!”马槊穿越了重重暗色黄昏之海,身化流光冲到陆羽身边,惊骇问道:“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咳咳……没事。”陆羽笑了笑,可笑容勉强,眼睛里也充满血丝,恰逢他胸口再次坍塌,痛的他咬紧了牙关。
    怎么会这样!
    战争之体怎么会融化!
    其实自陆羽在亚特兰蒂斯海底基地死而复生以来,战争之体始终默默支撑着他,他的万般力量都建立在这具身体上。
    而这具身体,却是被战争之体和核心能源支撑!
    想当初魔龙王利威尔划碎陆羽身躯,迫使陆羽晋升十阶之时,战争之体也没有发生半点变化,那么得坚定不移,顽强如山。
    可如今,战争之体为什么会融化!
    自己最开端的两个挂,一个核心能源已经被自己取出,现如今这就是裙带反应吗?连最后的战争之体也出现了崩溃迹象!
    “难道……是因为缺少了核心能源吗?”陆羽不断咳着鲜血,众人都已经默默赶来这里,陪在他身边。
    远处,剩余的数千万虫族还在源源不断涌来。
    陆羽望了眼苍罪,如今的苍罪镶嵌两枚核心能源,就可以斩杀千万虫族,这将是自己作为人类战神崛起的初端,怎能止步于此!
    陆羽咬着牙想要站起,剧痛如潮水般涌来,他闷哼一声,又是疲弱恍若无骨地倒了下去。
    宋伊连忙抱住陆羽,眸光担忧,她摸了摸陆羽的手,瞳孔骤缩,不可置信地喃喃:“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陆羽……你的手……”
    陆羽看了眼自己的手掌,十指均是如倒下的面条一般无力疲软,他苦笑一声:“指骨已经融化了。”
    指骨融化?
    宋伊美眸圆睁,她颤抖着扶住陆羽的手,问:“我们该做什么?要做什么你才能没事?我答应过我,一定会好好活着,你答应过我的……”
    梵妮忽然走向苍罪,金发飘舞间是她愠怒的小脸:“都怪这把刀!所有事情,都是从这把刀开始的,老师,你不能再使用这刀了!”
    “他娘的,陆羽,你给老子安分待着,老子这就带你离开太平洋!老子就不信了,你都是十一阶天神层次的人,还会被这小事困住!”
    马槊说着就要抱起陆羽。
    陆羽浑身剧痛难忍,他用仅剩的力气摆摆手。
    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尽管自己现在拼命催动基因力量来修复骨骼,但骇人的是,由战争之体所凝练的骨骼仿佛具有唯一特性!
    就是说,不管他如何挣扎,都无法恢复战争之体!
    甚至他榨干了松果体内的基因力量,也是无济于事,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变成一摊烂泥,这一刻,他再次体会到了死亡。
    陆羽的手掌已经稀烂如泥,毫无抓握苍罪的力气,于是宋伊和梵妮想要拿走苍罪,可是苍罪重若星辰,她们竟然不能晃动丝毫。
    苍罪就像是黏在了陆羽手中一般!
    苍罪拿不走,战争之体扔在融化,众人脸上都浮升起绝望神色。
    嘈杂的虫鸣声再次响起,四面八方的虫族攀爬上堆积成岭的虫山,它们望着稀烂若泥的陆羽,发出了兴奋的嘶鸣声。
    这一次,虫潮之中混杂了上百个银白色人形虫族,它们远远区别于四周的太平洋虫族,它们体型更加修长狰狞,气息更加高高在上,杀戮意味更是如排山倒海般袭来!
    太平洋虫族的护卫虫族也已经参战,这些吞噬了大量海洋巨兽的顶尖虫族,它们大多都已经抵达了十一阶,最强的甚至已经无限逼近十二阶!
    然而那上百个银白色人形虫族,每一个都散发着十二阶的基因力量!
    密集的十二阶气息,让慕斯等一众十二翼天使都脸色凝重。
    这次入海作战,为斩首行动,执行人员不宜过多,于是坐拥十二翼天使的梵妮,也只是带来了十个出头。
    十个十二翼天使,绝对干不过一百个十二阶星空虫族!
    就光是这一点,也足够慕斯等一众十二翼天使们开口劝梵妮:“公主殿下,我们走吧,您已经身处绝对险境了,必须得走了……”
    “闭嘴!”梵妮头也不回地吼道:“要走,先带我老师走!”
    马槊在旁边闻言,毫不犹豫打开暗物质位面,这一次不管陆羽同意与否,他都要将这个喜欢试探死亡的男人带走!
    战争之体已经全部融化,所有骨骼化作银白色液体,充斥着陆羽全身上下,剧痛难忍,就像是每根脚指甲里都插了一根牙签,然后拼命往墙上一踢,牙签瞬间扎入脚指甲缝里的疼痛。
    然而,踢完一次,再给指甲缝里插一根牙签,再重复一次撞墙,周而复始,插了撞,撞了插,边插边撞,这痛感,爽的一批。
    陆羽就算忍受能力堪称一绝,此刻也是浑身颤抖,牙关都咬出了鲜血,说起来,他现在浑身上下能硬的地方,估计也只有牙齿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