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九章 槊王变了

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 作者:林子里的茄子

      曾经,很久很久以前,在那片无尽星空之中。
    有一位冠绝天下,耀眼世间的帝矗立在时光长河畔,率领四大文明在那个久远的年代铸造了辉煌史记。
    而帝并不是孤身一人。
    那时候的帝,身边有一位位至强者。
    不管是阿修罗,亦或者是马槊,都貌似跟那个远古时代有着冥冥之中的莫名联系,究竟是历史的翻版还是新生代的崛起似先祖,干枯脸面说不清。
    但他冥冥之中能感觉到,自己带马槊走上神明之路是正确的,包括燃尽自己让马槊踏入真神之境,他此刻彻底不后悔了。
    璀璨的世界里,自己老去,自己的后辈依旧能崛起,自己真的很满足,可以满足得死去。
    “继续!”
    马槊停留在十二阶并没有太长时间。
    他此时双眼彻底通红,满头红发也开始疯狂生长,很快落到腰间,宛如他背后那道桀骜人影,宛如那位……曾经名震星空的枭。
    宇宙真谛,此刻犹如不要钱一样,疯狂地在马槊灵魂之上纂刻,很快就密密麻麻遍体都是!
    “老头子……”马槊痛苦嘶吼。
    他看到了,干枯脸面这是将自己领悟到的所有宇宙真谛,倾囊相授,来自一位老神王的相授,本该让人喜悦,但马槊却是万般痛苦。
    那是因为,他心里清楚,自己的崛起,是伴随着一位皇的死去,尽管林皇已经处于死亡边缘,但他依旧愧疚痛苦。
    “林皇!”
    “天不生林皇,我马槊永生长夜。”
    “马槊在这里……叩谢林皇……”
    马槊在疯狂纂刻的宇宙真谛途中,颤巍巍双膝跪下,正对着干枯脸面,眼眶通红地一下下叩首。
    干枯脸面哈哈大笑,下一刻却是怒吼一声:“枭!你是枭的后人!你是未来的枭,那位桀骜不服任何人的枭,记住,从今往后,你不会跪任何人,因为一旦你跪了,跟着你的同胞也会跪下!”
    马槊浑身颤抖,扣头在地面,忍着悲痛:“马槊……知道了。”
    下一刻,马槊灵魂体内的所有宇宙真谛通通爆发,以宛如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冲散了所有瓶颈!
    “啊啊啊……痛啊!”
    马槊感受到了万箭穿心般的痛苦。
    “忍着。”干枯脸面气若游丝,却依旧满脸笑意:“我的力量与意志正在强化你的灵魂,待你离开这里后,随时随地都可以通过这强大的灵魂去晋升十三阶,真神之境,轮回九世神王境,甚至重返你的先祖巅峰,那位枭。”
    马槊剧痛着,可心里是暖和的。
    而后的时间里,干枯脸面的身影越来越虚幻如雾,肉体分崩离析,灵魂随时消散。
    漫长的时间之后。
    马槊从剧痛之中缓和了过来。
    他睁开双眸,红发及腰狂舞,眼阖当中有密密麻麻的宇宙真谛在如梦似幻闪烁,世界发出海啸声,像是在恭祝他。
    然而他却是望着空空如也的世界,泪流满面。
    强大起来的马槊,对着空空如也的世界深深一鞠躬,他的泪水滴落在幻境般地面上,消为乌有后,磅礴似海般战意冲天而起!
    “老头子,我会不断强大,强大到诸天仇敌都会畏惧我的名字,强大到星空也会臣服在我脚下战栗,强大到保护我的族人永生永世延续不断……”
    ……
    马槊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霞美幻画般的虫洞。
    而自己周围,密密麻麻全是人。
    当他苏醒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槊王,你刚才怎么了?”
    黄龙元帅闻讯,连忙赶来,到达时,他远远就望到了马槊的背影,以及那垂落至腰间的嚣张红发。
    马槊静静站在甲板上,目光深沉,气息磅礴恐怖。
    黄龙元帅莫名感觉到,槊王变了。
    但具体哪变了,他也说不上来。
    听到黄龙元帅的话,马槊缓缓回头,泛红的眼睛里是冲天战意,他笑道:“准备准备。”
    马槊忽然咧嘴一笑,笑意峥嵘:“屠了半人马!”
    屠了半人马,才不辜负老头子对自己的付出。
    黄龙元帅怔怔望着马槊,同为元帅,他恍然大悟,槊王变得是心性,杀尽一切犯我之敌,是霸强的味道!
    一瞬间,甲板上响起汹涌呐喊。
    无数九州将士感觉到了自家元帅的杀意,全部被感染,纷纷振臂高呼:“屠了半人马!”“为我们死去的同胞复仇!”“九州需要血来洗刷仇恨!”“元帅霸气!”“我等必紧随元帅步伐!”
    士气骤然暴涨数倍!
    黄龙元帅松了口气,转头吩咐随从:“给月球基地传信息,槊王苏醒了,我们将继续前进!”
    “遵命!”
    先锋大军继续前进,穿过绚丽虫洞,带着愈发高涨的战意,远征遥远之外的遥远异土,每个人手里的枪都在因激昂而颤抖,每根战舰炮管都蓄势待发……
    “将士们。”
    “为了我们死去的同胞。”
    “为了我们死去的先辈。”
    “为了我们为故乡倾洒的鲜血。”
    “为了我们九州骨子里的顽强与不屈。”
    “让我们拿起我们的武器。”
    “让我们背离温暖的故乡。”
    “我们远征,是为了家乡依旧青翠!”
    “我们战争,是为了父母亲友不再饱受战乱!”
    “我们流血,是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不再流血!”
    马槊站在甲板上,他的声音足够清晰传递到每一个九州将士的耳中,无数将士用崇敬且狂热的目光注视着他,注视着自家元帅。
    马槊扬起手中战刀,问道:“所以我现在问你们!”
    “敢不敢到了半人马,屠了所有仇敌?!”
    “敢!”回应之声如潮涌,人人坚定且狂热。
    “敢不敢将热血倾洒在离故乡四十万亿公里外?!”
    “敢!”
    “害不害怕,死在永远回不了家的异土?!”
    “不害怕!”
    “好。”马槊点点头,朝着所有看他的九州将士笑了笑,他笑着说:“那就随我,为了故乡,为了家人,为了荣誉,为了九州,来一次……马革裹尸!”
    无数人回应着马槊。
    先锋大军已经燥起来了。
    黄龙元帅站在角落里,望着马槊笑了笑,对身边的陈魔元帅笑道:“看吧,论调动士气和具体打仗,我们九州就只有陆神和槊王能做到如此随心所欲的地步。”
    远征,复仇,为了家园,为了亲人,为了荣誉,为了九州,流血,牺牲,马革裹尸,死战……
    黄龙元帅感叹一声:“槊王苏醒后,变化也太大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