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将军 作者:苏他

      《将军》作者:苏他
    -
    文案:
    -
    “我将你的军了,先生。”
    “只将军吗?”
    -
    绿茶沈听温,直女周水绒
    -
    HE
    -
    女主周水绒是司闻和周烟的女儿,司闻和周烟是《风月》的男女主。
    男主沈听温是沈诚和温火的儿子,沈诚和温火是《盲灯》的男女主。
    -
    《风月》和《盲灯》也是我写的,我叫苏他。
    -
    祝,看文愉快。
    -
    【1】
    糖衣被水冲掉了,药片呈现灰褐色,看起来就苦,周水绒不想吃,发起呆来。
    周烟回来时看到周水绒趴在桌上,碟里的药一片没吃,没着急说话,先换了衣服,然后给她拿了新的药,递到她跟前。
    周水绒趴着的姿势没变,抬头看着周烟,张了张嘴,嗓子挤出沙哑的声音:“妈。”
    周烟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还是很烫:“体温量了吗?”
    “我没事。”
    周烟看了眼表,说:“你爸马上就回来了,你要是想让他骂你,那你就别吃。”
    周水绒乖乖把药吃了。
    她不怕司闻骂她,她怕司闻烦她。
    周水绒今年17岁了,爸爸是司闻,就是那个司闻,妈妈是周烟,就是那个周烟。为什么她姓周,不姓司?因为司闻说了,如果周烟愿意改名叫司烟,他就可以接受周水绒姓司。
    周烟不愿意,所以周水绒就姓了多年的周。这也没什么,一个姓而已,他们家不在乎这些。
    周水绒前两天出海,跟往返岛上的船的船员起了冲突,船员话很多,周水绒懒得跟他掰扯,把他的脑袋摁在水里,让他喝了很多海水,回来就被司闻罚了。司闻让她背着总量二十斤的轻型武器沿着海岸跑满四个小时。那天雨很大,她还在生理期,就生病了。
    周烟坐下来,跟她说:“瓦妮莎的生日礼物你想好了吗?”
    瓦妮莎是周水绒目前就读私立学校里唯一的朋友,明天是她的生日,周水绒有心给她准备一份生日礼物。“嗯。”
    周烟顺了顺她的碎发:“用心了吗?”
    “肯定。”
    两个人说着话,司闻回来了。
    周烟下意识地撇下周水绒,走过去。
    司闻到岛上生活以后,仍然不断添加主动技能,他这样坚决不让自己停下来,时间就好像在他身上静止一般。冷不防看他,还以为是在歧州,他还是过去只手遮天的模样。
    任何时候,进步都是两个人同时,周烟在他的影响下,自然堕落不起来,就也被迫学了身本事。
    周烟走到他跟前,抬起头:“几点了?”
    司闻也问:“我回来晚了?”
    周烟点头:“嗯。”
    司闻俯身吻了下她眼睛。
    他的吻冰凉,被他这么一吻,周烟心又痒痒了。过去数以千计的夜晚,他们之间的抚摸、进入,开始像可以产生反应的两种化学物,在她脑海、眼前大面积的堆砌、燃烧。
    周烟是司闻的瘾,司闻是周烟的毒,他们的每一次对视,这个事实都会被验证一遍。紧随而来的,就是那些对彼此的渴望,旁若无人地占据他们的思想。
    每当这种时候,周水绒都显得特别碍事,她总是会把空间留给他们,悄悄走开。
    她一直知道司闻犯罪的过去,也知道周烟的出身,这都无关紧要,她不会戴上有色眼镜去看自己父母,但别人做不到,所以她从小到大都在转学中。
    幸而司闻教给她的远比学校教给的更多,她才得以比同龄人成长得更好,学识、思想都遥遥领先。
    *
    第二天上学,周水绒要把礼物给瓦妮莎,还没从身后拿到身前来,瓦妮莎已经匆匆离开,话都没跟她说上一句,看上去全是避之不及的样子。
    周水绒没懂,却也没追上去问她发生了什么,直到下午三点,这一天的课结束,她拦了她的路。
    瓦妮莎好像很累:“麻烦让一下。”
    周水绒摸到包里的礼物,正要拿出来给她,她很不耐烦地推开周水绒:“你能不能不要挡路?”
    周水绒手停住,看着她,不明白。
    瓦妮莎抬起头来,嘴唇发紫,眼角有伤,耳朵后边的口子也清楚了,刘海像狗啃了一样,参差不齐……这种种迹象都表明她被人打了。
    周水绒抓起她的胳膊:“谁干的?”
    瓦妮莎甩开她的手:“你不要总是这副拯救我的样子,我会跟你说话是因为一场赌博,我输了,所以我要跟你结伴去换装派对,不然谁要理你?”
    周水绒轻抿着嘴唇。
    “我们学校这么破,学费这么高,还是有这么多学生,是因为我们的身份都是见不得光的。所有人都默守着规则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