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Iρyzω.cǒм 分卷阅读3

将军 作者:苏他

      到他腿上,双手勾着他脖子,歪着头看他:“沈老师,你儿子为什么不早恋呢?这是遗传吗?你看起来也不像是年轻时候老实巴交的人啊。”
    “我看起来像什么样的?”
    温火摇头:“我不知道,反正银发,花臂,眉钉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你这是偏见。”
    “我就偏见。”
    沈诚笑了笑,这小狗东西就会蹬鼻子上脸。他把她惯坏了。
    *
    徐宿没见过周水绒,本以为她会是像周思源那样内敛稳重,其实不然,她的外型就不是内敛那一挂,哪怕她打扮低调,回头率依然很高。
    至于稳重,更谈不上,看得出来她的成长环境从不压抑她野蛮生长。
    周水绒跟徐宿见到面,淡淡打招呼:“你好,徐先生。”
    徐宿笑了笑:“叫我徐宿就好了,你舅舅周思源是我师父,跟我不用那么见外的。”
    周思源现在是云南武警特勤大队侦察组组长,徐宿是几年前一起禁毒任务中,不慎牺牲的普通公民的孩子,他无亲无故,周思源就收了他为徒,养在自己身边。
    周水绒回国这事周思源不能亲自来接她,不仅是因为他任务繁重,没有时间,还因为周水绒的身份不能被公开,避免给司闻和周烟带来麻烦。
    周思源救了徐宿,徐宿又被他教导多年,值得信任,他来接周水绒再合适不过了。
    周水绒答应:“你好,徐宿。”
    徐宿带着她往外走:“我师父给你备了套公寓,上学的事也帮你联系好了,你休息两天我带你去学校报道,你直接上高三。”
    “我是外籍,要上国际部吧。”
    “你在本部上。你虽然是外籍,但你是华裔,很多政策有利于你。你放心,外侨居留证那些东西几年前就给你弄好了,到时候你还可以参加高等学校的统一招生考试。”
    周水绒声音低低地念了一句:“几年前。”
    徐宿说:“嗯。”
    周水绒抿了下嘴,脑海又映出司闻的脸,应该是他提前做了准备。
    她爸是真牛逼,这世上还能找到这种男人吗?他这是生怕自己女儿不能孤独终老啊,有他打样,谁还敢跟她谈恋爱?
    *
    周水绒去学校报道之前,熟悉了下北京环境,把比较特色的地方和事物都接触了个遍。没办法,习惯了,司闻对她观察力这方面的要求很高。
    她以后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那就要了解清楚,这里的人大概的生活轨迹和行为习惯。
    到学校报道那天,周水绒站在教导主任的办公室内,外边是打扫卫生的值日生,她们一边糊弄着值日任务,一边瞥办公室内的动静。
    周水绒很漂亮,加上司闻和周烟从不限制她想要做什么,所以她在气质上就跟一般学生不一样。
    预备铃响起,值日的学生拎起拖布回班,边走边议论:“你们说她转哪个班的?”
    有人猜测:“长这样学习都不好,肯定是在别的学校犯事儿了被开除了。我觉得是六班,六班转学生最多,校方但凡有点脑子,也不会把差生安排在好班。”
    “有道理。”
    “我觉得这女生一来,赵孤晴要难受了。”
    “对对,她比赵孤晴长得好看,赵孤晴心眼那么小,又要在空间发赵言赵语了。”
    “全世界就她最惨,学习下降四十名找一堆理由。写运动会演讲稿写不出来内涵被影响了。沈听温不跟她组小组,说沈听温只是习惯了一个人?我看人沈听温跟井贺合作的好着呢。”
    ……
    说到沈听温,他正好从楼上下来,跟她们擦肩而过,她们立刻有一种说人坏话被抓包的尴尬,低着头匆匆离开。
    沈听温似乎没听到,站定在门口。此时周水绒已经被班主任领走了,办公室内只有主任一人。
    主任看到沈听温,“进来。”
    沈听温进门,主任把大课间要广播的莎士比亚经典语录选集递给他:“大课间你就念这个。”
    国大附中是连续登上各种海内外中学榜单的中学,校内环境优美,师资力量雄厚,课间活动也丰富,上、下午大课间经常安排演出。以往多是学校艺术部自己组的乐队、舞团。五分多重的课间操结束后,就是大家看表演的时候。演出演时间久了,演员腻,观众也腻,学校就把演出换成了演讲。
    经过一波票选,沈听温当选为‘全校最想听到的声音’,于是这课间演讲的任务就落到了他的头上——他要在广播室的话筒前,朗读英文原版的名著选段。
    沈听温拿上书,回到班上,乱糟糟的环境因为他进入顿时安静下来。没有人怕他,他从来都不可怕,但就是可以让喧闹的人闭上嘴。
    他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除了话不多,看上去不太积极,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或许是他太不积极了,就给人一种不动声色的恐怖感。恐怖当前,沉默,让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是身体的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