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Iρyzω.cǒм 分卷阅读4

将军 作者:苏他

      本能。
    班上安静了几分钟,班主任进门,走上讲台,指了下靠窗最后一排的空位置:“你先坐那儿。”
    所有人都看向班主任眼瞅的地方,注视着周水绒进门,然后走向靠窗的位置。
    她穿了一身黑,从衣服到鞋,又简单又工业。她随周烟,皮肤白,肤质好,素颜脸上面全是胶原蛋白,跟部分皮肤黑黄、满脸豆的学生一比,她就像是来体验生活的。
    她目不斜视,对这些关注不以为意。
    沈听温不感兴趣,但给面子抬了下眼,然后看到了周水绒的眼睛。
    正好有风从窗户吹进来,不知道是风吹动了他,还是他的注意力本就不集中,他突然动了下胳膊,手肘碰到那本莎士比亚选集,它从桌上掉下去。
    周水绒路过,很自然地弯腰,精准地接住那本书,放回到他桌上。
    好敏捷的动作,半个班都看到了,小声议论起来。
    值日的几个女生对视一眼,交换了心思——
    她不是去六班,是十六班,他们这个班,高三的实验班。
    班主任说:“咱们班新转来的外国籍学生,叫,周水绒。”
    议论声变大了,周水绒三个字开始频繁出现在他们口中。
    班主任拍了下手掌:“行了,开始上课吧。咱们把昨天的卷子对一遍,然后讲新内容。”
    议论声音戛然而止。
    *
    晚上,井贺找沈听温吃饭,沈听温没拒绝,他还有点意外。他从小学就听过沈听温的名字,但一直对不上号,后来俩人上了同一所高中,这才有机会认识他。
    沈听温这个人话很少,照理说他这种学习好、有钱,看上去还低调的人是最容易被霸凌的类型,但就很奇怪,学校里那些擅长拉帮结派、搞动作的人从不找他的麻烦。因为没有见过沈听温跟这帮渣对峙,所以谁也摸不清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也就没人敢跟他做朋友,井贺算是第一个。
    为什么说算是?因为只有井贺认为他跟沈听温是朋友,其他人都不这么觉得,他们都觉得井贺是舔狗,沈听温愿意搭理他完全出于同情。
    井贺叫沈听温吃饭叫了三年,他答应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出来。这一次他没抱希望,就随口一问,没想到他竟然同意了。
    饭桌上,他问沈听温:“ 出国的事弄好了吗?”
    “谁说我要出国?”
    全校都知道,他这学期上完就出国了。井贺搞不懂了:“主任,班主任,科任老师,都说过。”
    “我没说过。”
    井贺记得昨天还有人说沈听温手续都弄好了?他这是,变卦了?这么突然吗?
    【3】
    徐宿晚饭买了饺子,回家时黑着灯,他以为周水绒还没回来,打开灯发现她坐在会客厅的地毯上。她洗了澡,头发还没干,散在背上,湿了她宽大的白衬衫。两条细又白的腿盘放着,脚露在外边,腿根黑色的短裤若隐若现。她面前的桌上是电脑,漂亮的手边是一沓A4纸,嘴叼着一根碳水笔,唇瓣微微翘起,映在她侧身的全景落地窗上,让人脑袋里除了‘美’这个字,再生不出其他想法。
    他把饺子拎到餐桌,然后给她拿了瓶苏打水,放到她桌上:“第一天上学,怎么样?”
    周水绒开始搜最后一个人名了,边在电脑上操作边说:“氛围还不错。同学还没机会接触,不过老师还挺负责任的。”
    徐宿坐下来,身子前倾,看到了她正在做的事,没有惊讶:“你在查他们?”
    “没有,我在他们自己透露的信息里挑选有用的东西,方便我后续跟他们和谐相处。”
    徐宿想起周思源也有这种一定要知己知彼的习惯,突然觉得谨慎可能是家族遗传?“你知道他们用什么社交软件吗?”
    周水绒列举了几个,还真是大数据中当代中学生最常用的几款软件。徐宿发自内心地说:“你不太像一般的中学生。”
    周水绒查到最后一个人名,说:“我也没上过一般的中学。”
    她很正常的话,徐宿正常地接就好,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卡了壳,说不出什么。
    没上过一般高中,其实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吧?她同龄人都在无拘无束的成长,懂得确实没她多,但一定比她快乐。
    周水绒看着干干净净的搜索界面,问徐宿:“哥,会有人一点上网痕迹都没有吗?”
    徐宿以他一个警察的身份告诉她:“不会。”
    周水绒眼挪到搜索框里‘沈听温’三个字,那为什么搜不到这个人?“那些高匿IP,就是用国外没备案的服务器、需要你们动用技术去查的一般是什么人?”
    徐宿脱口而出:“罪犯。”
    *
    温火听到沈听温又不出国了,只是问了句:“你不是手续都办好了?”
    沈听温说:“国内的教育比较好。”
    温火不听他扯淡:“宝贝,你别跟我用你的聪明,你是我儿子,你蒙不了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