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

将军 作者:苏他

      想问问沈听温到底喜不喜欢赵孤晴。
    他下午听到祝加夷说赵孤晴做手机壳的事儿,肺都要气炸了。
    要是高一、高二,她这么上头就算了,这都高三了,学习下降那么多,她还儿女情长呢?
    北京人考北京学校好考,她学习又好,就得上清、北,这要是没考上,她以后准得悔死。
    他们仨打小一块儿玩儿,他是废了,但是真不想赵孤晴和祝加夷也这么废了。说是胡同情怀也好,说是生来就局气也好,他像是有种使命似的,就是看不下去她们这么荒废自己。
    他这回就想问清楚沈听温对赵孤晴到底有没有那意思,没有就赶紧跟她说清楚,让她把精力放学习上,别一天到晚五迷三道的。
    学校南门人很多,没人会停下来注意周边发生了什么,但沈听温和梁继凡碰在一起的画面太新鲜了,就吸引了很多目光。
    更有人因为他们而停下来。
    井贺不知道梁继凡要干嘛,以为是找茬,挡在沈听温前边:“怎么了这?有什么误会吗?”
    梁继凡没理他,递给沈听温一瓶水,说:“你能不能跟我交个底儿,你喜不喜欢赵孤晴?”
    沈听温看了下表,要五点了,抬起头来说:“听不懂。”
    梁继凡表达还不够清楚吗?他不耐烦了:“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听不懂是什么?兄弟,我这三年都没招过你,够给面儿了吧?就不能来句痛快话?”
    沈听温没说话,慢慢往后退,退到墙根。
    井贺看梁继凡更不耐烦了,这要干起来,他们人多,他跟沈听温双拳难敌四脚,就也随他一起退到了墙根。整个画面看起来就像他跟沈听温得罪了谁,被人家找上门来修理了。
    四点五十分,沈听温他们班主任跟周水绒一起从南门出来,正好看到这一幕,过去把梁继凡他们骂开,然后问沈听温:“没事吧?”
    沈听温淡淡说了个:“没事。”
    班主任着急地看了眼表,还有六分钟五点,说了句让他们赶紧回家的话,就走向了学校旁边的收费停车场。停车场是按小时计费的,向来节俭的班主任总在五点之前赶过去。
    她放学前叫走周水绒说事情,就算是再重要的事,她五点之前也一定会出校门。也就是说,她和周水绒一定会看到沈听温被人堵在墙根的这幕。
    目送班主任离开,井贺对着周水绒打招呼:“嗨。”
    周水绒收回眼来,看了看沈听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阴天,天气发青,才让他看起来格外苍白。她忽视了井贺,跟沈听温说了她的第一句话:“你经常被他们欺负?”
    井贺笑出了声,正要告诉她没人敢欺负沈听温,沈听温自己说了句:“没关系。”
    操?他在说什么?井贺听不懂了。
    【4】
    周水绒看完国大附中百分之七十学生的个人信息,基本了解了他们在这个年龄阶段介意的点在哪里。他们的家庭有钱也好,有权也好,对于他们成长路上的影响都没有太大区别,最多影响性格。
    换一种思路来说,国内筛选人才的方式,让他们默认了应试教育是常规。
    虽然教育部门多次呼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但这套教育系统需要家庭配合的比较多,对于同样富有竞争的成人世界来说,分精力去教育孩子,短时间可以,长时间做不到。
    处于这样的环境,大部分学生就像周水绒了解到的那样,思想都是差不多的。至少在‘常规’这一点上的认知,是相通的。
    周水绒尊重并理解这种教育,这已经是变革多次后最合适中国的教育形式了,国外那些都不适用。
    大环境如此,真的会有一个脱离大环境的思想产生吗?沈听温真的跟国大附中一般的学生不一样吗?还会隐藏自己的上网痕迹?周水绒不太信。
    她跟沈听温打过招呼准备告别了,也不熟,没什么话说。
    沈听温让开了路,待她走出两步后,扭头跟井贺说:“你去补习吧。”
    井贺确实要去补习班:“不是说好我跟你……”
    沈听温没让他说完:“我一个人没问题。”
    井贺一脑门官司,他在说什么?不是说好俩人一起吃饭?他说他一个人没问题?什么意思?
    沈听温说完就朝周水绒的反方向走了。
    井贺虽然不懂沈听温的表面意思,但他大概知道他是不想跟他吃饭,就没死皮赖脸。
    周水绒听到了俩人的对话,结合自己刚才看到的那幕,她脑海中闪过沈听温被摁在墙角暴揍的画面。她停住了脚。
    沈听温之前是要出国的,这还没到毕业时候,他为什么要出国?
    她回国是因为在学校待不下去了,那沈听温出国,是不是也因为在学校待不下去了?
    应该是吧?国大附中的学生都躲着他,说他‘与众不同’。她能听出来,‘与众不同’在他们的嘴里不是褒义词。刚又撞见他被霸凌……
    周水绒又想起了瓦妮莎,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