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将军 作者:苏他

      如果她再细心一点,瓦妮莎是不是就不会被霸凌了?
    她从小就被司闻培养思考能力,举一反三是她的日常训练,这个习惯在此刻也发挥了作用,让她转回了身,喊住了沈听温:“喂!”
    沈听温正在默数自己的脚步,数到十的时候,听到周水绒喊他的声音。他转过身,很自然地问:“你叫我?”
    周水绒走向他:“我送你回家。”
    “什么?”沈听温说。
    周水绒不想解释,她觉得一个男的,应该也不太希望听到一个女的跟他说:我保护你。所以就打岔:“正好我刚来北京,哪儿也不认识,就当熟悉熟悉环境。”
    沈听温没拒绝:“好吧。”
    井贺刚骑上山地车,就看到沈听温和周水绒从胡同出来了,俩人还并排着走……他智商不低,但由于过去沈听温独来独往的性格太深入人心了,他总是不想要朋友,就没怀疑这一幕是他的计策。
    *
    国大附中一周有三天可以不用穿校服,今天就是不用穿校服的一天。沈听温穿着干净,简单,基本是黑色,稍微变点花样就是白色。
    像他这种,长得帅,腿还长,穿什么都是加分项,跟他走在一起脸上都有光。
    周水绒是用不着这种‘光’的,她本来也是焦点,所以这焦点跟焦点撞在一起,就比沈听温和梁继凡凑在一起的画面更能震撼到人。
    放学后不着急回家的学生看到俩人走在一起, 都不用等到晚上十二点,这几个学区就传开了。
    此时的周水绒还不知道她接下来会被推到风口浪尖,还在问沈听温:“你平时上网吗?”
    沈听温声音特好听:“很少上。”
    看来是真不上网,是个书呆子。周水绒又问:“那你平时都干什么?”
    沈听温浅浅地‘嗯’了一声,是个思考的样子,然后说:“看书,或者游泳。”
    “哦。”周水绒不想跟他聊了,没劲。
    沈听温也不主动聊,就这么走到了他家附近的房子楼下。
    周水绒从进小区就一直在观察,这种军区大院已经很老旧了,虽然说很安全,但年轻一辈的人应该不会选择住在这里。
    尤其周水绒还看到过别人说沈听温,说他父母有钱,虽然不知道他父母是干什么的,但可以称之为有钱,那肯定是有自己的产业。这周围不是商区,就说考虑交通,他父母也不会住这里。
    果然,沈听温下一句就是:“我到了,你要不要上去坐一下?就是我奶奶在,你可能不自在。”
    周水绒下意识问:“你跟你奶奶住吗?”
    “嗯。”沈听温答应时还有点无奈。
    周水绒看见了他的无奈,下意识以为:“奶奶身体不太好吗?”
    “不是,是她经常被骚扰。当然也不是很严重的那种,就是被丢几个石子,被恐吓两声。”沈听温很自责:“我也制止不了。”
    周水绒没想到沈听温被霸凌得这么严重,国内的校园暴力已经这么猖狂了吗?
    沈听温突然微笑,像是在安慰周水绒一样:“没关系,挺挺就过去了。”
    周水绒问他:“你没有报过警吗?警察会管吧?骚扰老人有点过分了。”
    “情节不严重,只是恐吓,警察也只能批评教育。”沈听温说:“而且警力有限,过来也需要工夫,不可能把时间都浪费在这种小事上的。”
    原来无论在哪里,软柿子都只有被捏的份。周水绒把手伸过去:“手机给我。”
    沈听温迟疑了一下,把手机递给她。
    周水绒用他手机加了自己微信:“警察来不了你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可能不会帮你主持公道,但我可以以暴制暴。”
    沈听温看着手机上一个黑色的头像,抬起头来,明知故问:“你名字。”
    “周水绒。”
    沈听温偷偷在备注栏里打上了‘绒绒’,然后告诉她:“我叫沈听温。”
    周水绒知道,准备走了:“明天见。”
    沈听温看着周水绒的背影,慢慢弯起了唇角。
    她真可爱,跟小时候一样。
    沈听温上了楼,奶奶金歌和爷爷沈问礼都在,沈问礼正在帮金歌清理身上的泥。
    金歌看到沈听温笑起来:“饿了吗?”
    沈听温帮沈问礼一起擦掉泥点。
    金歌要拍一部大院三十年的纪录片,最近都住这边,沈问礼不放心,就陪她一起过来住了。
    这边大院里有一个疯子,父辈为国家做出了很大贡献,正因如此,疏忽了自己的孩子,导致孩子在经历了母亲自杀、老师猥亵后疯了,天天游荡在大院里,除了捡垃圾就是冲过路人丢石子,恐吓。
    金歌每天都要被丢石子,却没恼过,还耐下心来给他讲故事、买面包。
    两个人给金歌擦干净,沈问礼又问沈听温:“晚上吃什么?让你奶给你做,要不就出去吃?”
    沈听温不饿:“你们先忙,等忙完再说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