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将军 作者:苏他

      r   他认输了,声音很低,都不看周水绒了,她的美貌吸引不了他了:“你要怎么做?”
    “我要陈馥郁删除所有对我的造谣,再公开道歉,对我周水绒的道歉。”周水绒说。
    梁继凡说:“我去说。”
    “明天上学之前,如果我没看到,你物理竞赛不如沈听温,要靠偷卷子拿第一的事,就瞒不住了。”周水绒说完,站起来,戴上她那顶黑色的棒球帽,朝外走。
    梁继凡低估这娘们了,她不光嘴损,脑子转得还他妈挺快。
    别说沈听温让他离她远一点,就这种蛇蝎心肠的女的,他自己以后也会躲得远远的。
    *
    雨越下越大,沈听温在路边等车的时候,已经知情的陈自谦追了出来。他有点狗急跳墙,忘了沈听温的背景,上来就是一拳,却划了空,被沈听温躲了。
    沈听温往边上走了两步,眼看着路对面,对身侧陈自谦毫不畏惧:“别犯蠢给你的刑期加码。”
    陈自谦不管那一套,双手伸向他,眼看要薅住他领子了,沈听温拿伞隔开他笨重的身板,紧随而来的就是一脚,正中他腹部。
    陈自谦重心都在双手,没给身体多少力量,所以沈听温这一脚就把他踹进了台阶下水坑。
    陈自谦那几个兄弟有的怕沈听温,有的不怕,不怕的全出来了。反正雨夜没人,打沈听温一顿也没证据。他们不是家里有点小钱的主,就是一点钱都没有的,有钱的不怕事,没钱的那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更不怕事。加上喝了点酒,就想着为哥们义气打他一场架,谁都别考虑什么后果。
    *
    梁继凡给陈馥郁打电话,听她说陈自谦和沈听温要打起来了,撒丫子往那儿赶。
    周水绒还没走远,看梁继凡这反应就知道有事儿,打车跟了上去。
    *
    沈诚没教沈听温打架,但架不住沈听温早熟,早早就惦记上人家姑娘了,人家姑娘反应那么快,身手那么好,还认得那么多武器,他这要是没点能耐,他好意思惦记人家吗?
    所以沈听温在很小的时候就主动要求空手道,格斗,古拳法等等提升自己武力值的训练。
    他不知道他能不能打过周水绒,但打这几个人,他可以压他们几个回合。也仅限于几个回合,他们人多,他寡不敌众,硬来的话,讨不到便宜。
    但他精啊,他怎么可能一个人来?陈自谦几个兄弟刚出来,远处车灯就亮了。
    几个兄弟不敢往前了,拉起吃了一嘴泥的陈自谦,想先听听看他怎么说。
    沈听温始终站在一旁,打着伞,刚才打那么凶,他的伞都没掉,也没变形,在他手里稳稳当当。
    梁继凡赶过来时就看到这么一幕,陈自谦一帮人,还有沈听温一个。他走到中间,先跟陈自谦说话:“是不是喝多了?大晚上找死?这他妈要干起来你们不是给自己垒坟头?”
    陈自谦火大啊,但也没到失了智的程度,好歹受了几年教育,冷静下来见事儿捅大了,走了。
    周水绒在梁继凡后面过来,看到一帮人离开,当时不以为这跟沈听温有什么关系,就觉得梁继凡和陈馥郁出事儿了,谁知道拐出辅路就看到了沈听温。
    沈听温也看到了她,惊讶了三秒,然后把手背到身后。刚才打架时胳膊被划了一个口子。
    周水绒看到他这个动作了,淋着雨走过去,把他胳膊拉过来,这口子一直在流血,雨都洗不净,她把帽子摘下来,摁在他出血的位置,问他:“他们是谁?”
    沈听温给她打伞,不说:“没事。”
    “这叫没事?”周水绒语气已经很不好了。
    梁继凡也说:“我觉得陈自谦的事儿比较大,我刚看他腿那……”
    周水绒没听他说话,还问沈听温:“我问你他们是谁?”
    沈听温看着她的眼睛,还是摇头:“没事的。”
    周水绒有点被他的善良气到:“你的宽容只会换来他们的变本加厉!”
    梁继凡虽然没赶上他们打架,但他也知道要真打起来,这帮人跟沈听温也就是五五开,怎么到周水绒这儿就是他们欺负沈听温了……
    谁他妈敢欺负他?他提醒她:“那几个人一个一个上的话,根本不是沈……”
    周水绒暂时听不进别人的话,尤其还是梁继凡这种在她这里没有信誉值的。她现在就要沈听温告诉她,他们是谁,但眼下给他处理伤口更要紧,就先叫了车,想着到医院再慢慢问。
    【9】
    黄庄医院,急诊厅。
    周水绒去给沈听温拿药了,护士在给他处理伤口,期间她多瞥了沈听温几眼,眼睑掀起落下,印在海马体的是他深邃的五官。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她心猿意马也没停下手里的动作,还算敬业。
    沈听温已经长成了,早脱了少年的稚气,却又没真正成为一个男人,但就是这种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的感觉,要了命,让人不由自主地把目光落在他身上。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