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

将军 作者:苏他

      别说是空窗太久的女性把持不住,就说婚姻美满的女性也不能做到熟视无睹。
    就像男人控制不了自己看向漂亮女人一样,女人也控制不了自己在心里为中意的漂亮男人发狂。
    护士给沈听温包扎好伤口,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还没说完,有一个人路过又折返,盯着沈听温看了几秒,说:“沈谕安?”
    沈听温淡淡道:“认错了。”
    那人又看了他两眼,有些疑惑,却也没说再什么,走了。
    护士有注意到,沈听温说话时,特别平淡,跟一般人被认错时的反应完全不一样,别人好歹会有点惊讶,或者尴尬,他没有。
    注意事项嘱咐完,周水绒回来了,把药放在桌上。
    沈听温有点腼腆,没好意思看她:“谢谢。”
    护士看这男生前后两种眼神切换自如,那点心花怒放收起了百分之三十。耳边突然飘进去一句话:弟弟就是弟弟,用一百张面孔跟你玩游戏,让你意乱情迷,他还能轻松抽离。
    她不禁打了个寒颤,拉着医用推车,走了。弟弟香啊,但也坏啊,远处看看,解解馋得了。
    周水绒把椅子拉过来,坐下:“怎么回事?”
    沈听温没再瞒她:“我是去见陈馥郁的,高二一个女生。”
    又是陈馥郁。
    沈听温说:“我看到她哥霸凌别人,没忍住多管闲事了,然后就发生了一点冲突。我胳膊的口子不是他们打的,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
    傻冒,就知道为别人着想。周水绒低骂了一句。
    或许是受瓦妮莎影响,在遇到一个跟她一样被欺负的人,周水绒就很倾向于他。她给他拧开瓶水,递给他。
    沈听温一只手是伤手,另一只手摁着打了破伤风的针眼,腾不出手来拿水,机械似的重复了几个要拿不拿的动作,最后说:“我不太渴。”
    周水绒看他这么费劲,站起来,把瓶口送到他嘴边:“张嘴。”
    沈听温抬头看了她半天,在她重复了一遍后,微微张嘴,双唇轻贴在瓶口。
    周水绒慢慢抬瓶子,水缓慢地流进沈听温嘴里,其中有半口不听话的不进嘴,偏要顺着他嘴角、下颏,往下流,流过他滚动的喉结……
    周水绒很无意地瞥了眼,这一看就让她莫名其妙地咽了口口水。
    她立刻收回眼去,但喂人喝水又不能不看着。这看吧,她又会奇怪地咽口水。想来想去就只能看嘴了,心想赶紧喝完。
    谁知道沈听温喝水这么慢,那张嘴,那截时不时吐露出来的小粉舌头,还有那排整齐洁白的小狗牙,看得她更奇怪了,又奇怪又尴尬,最后不给他喝了,把水拿走,说:“我叫车,把你送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沈听温说。
    周水绒没听见似的,硬是叫了车。
    车上,俩人一句话没有,一直到沈听温家小区外,沈听温说了句‘我到了’,周水绒粗粗回了个‘嗯’。
    沈听温手臂伤的位置稍微动一下就会扯到,所以他解安全带就有点困难。
    周水绒看他这么费劲,伸手帮了他一下。她手伸过去时,两个人面对上面,沈听温带着柠檬味的呼吸就这么拂过她的脸。
    时间静止了三秒,周水绒解开安全带,还给他打开了车门,然后坐回去。
    沈听温没立刻下车,说了句‘晚安’,才迈出车门。
    周水绒没看他:“晚安。”
    沈听温下车后,司机问周水绒接下来去哪儿,她正要答,沈听温又返回,弯腰看车里的周水绒,这一次他音量很小,还有点端着的意思,显得很酥,也很骚:“谢谢。”
    【10】
    陈馥郁手持身份证拍了一个道歉视频,还写了一封很长的道歉信,周水绒被造谣的事就这么告一段落了,但还是会有人装傻。
    为什么装傻?没为什么,就是讨厌周水绒,就是讨厌她,她什么都不做,就让人讨厌。
    她们自己的说法是没有嫉妒,只是讨厌,她可能自己也无法分辨自己对周水绒这种情绪是不是嫉妒,又或者她知道,她就是不要承认。
    反正讨厌就对了,讨厌那就眼瞎,看不到陈馥郁道歉,或觉得陈馥郁被周水绒威胁了。
    周水绒看到道歉视频的时候,并不意外,她以为是她自己办到的,直到陈自谦被送到了少管所,陈馥郁的新对象跑到十六班门口,对着沈听温破口大骂:“我操你妈沈听温!出尔反尔!”
    班上人差不多到齐了,被这么突然袭击,全懵了,纷纷看向沈听温。
    沈听温没点反应,就好像那个骂的不是他。其实他不理会是对的,因为这个人这么堂而皇之地到别人班上骂人,处分是挨定了,沈听温没必要去给教务处送一波双杀。
    这不,刚痛快了嘴,年级主任就上来把这人带走了。
    十六班又恢复了平静。
    周水绒全程观察沈听温,他居然没表现出紧张,或者慌乱,这跟他胆怯废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