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Iρyzω.cǒм 分卷阅读17

将军 作者:苏他

      那个女的跟她一唱一和:“哦,周水绒来了,没人注意到你了。你不爽了?那你找她去啊,不敢跟她正面刚,就欺负我们这种弱小。”
    祝加夷不爱听了,走上来:“你他妈屁股跟嘴装反了?怎么一张嘴就熏的人难受?”
    赵孤晴拉住祝加夷的胳膊,抬头说:“有一种人,只会在优秀的人身上找缺点,然后把针尖大的缺点放大一百倍,以此来平衡她的嫉妒心,这种人,永远都只能望着优秀的人,永远都不优秀。”
    她说完话拉着祝加夷走了。
    走远了一些,赵孤晴呼口气:“第一次怼人,有点害怕哈哈哈。”
    “那你还为周水绒说话,你那两天因为沈听温对她好,不是还偷着哭来着?”
    “我难过的是沈听温不喜欢我,喜欢她,这跟周水绒有什么关系?而且我们都知道传得那些是假的啊,她是从国外转来的,陈馥郁怎么可能知道国外的事?”
    祝加夷说:“你以为她们传这些谣言,是因为相信吗?”
    赵孤晴当然知道她们是为什么:“她们只是要一个攻击周水绒的理由,哪怕它不合理,她们也会脑补加编故事,让它听起来合理。”
    祝加夷瞥了眼远处的周水绒:“但我看她好像不太在乎这些谣言。”
    赵孤晴也看过去,说话时有些羡慕,还有些自惭形秽:“所以她有魅力啊。”
    祝加夷搂她肩膀:“不想了,放学咱俩去吃烤肉吧,有一家新开的还不错。”
    *
    周水绒打完网球,班主任分配给她的那个小组搭档走了过来,递给她瓶水,她没接:“直说。”
    那男生说:“来混个脸熟,以后你有问题可以问我,我叫傅邻英。”
    周水绒看过这人的博客,是个沉迷于海内外古典文学的人,还喜欢古风穿搭,传过自己的COS历史人物的照片。她态度很淡:“你好。”
    “我把我写过的几篇作文整理好了,你有空可以看一下,看了就知道国内的作文该怎么写了。”
    他们两人并排着往教室走,篮球场上的沈听温瞥见这一幕,本来稳进的三分球,硬是偏了三公分,球磕在球框上,弹飞,掉了下来。
    井贺哭了:“这都不进,不是吧……哥你昨晚是没睡觉吗?这几波操作也太下饭了。”
    旁边有人体谅沈听温,说:“他胳膊还没好呢,水平欠点正常。”
    沈听温受伤那天到现在好几天过去了,胳膊上的口子快要好了。自从陈自谦进少管所的事在几个学区传开,周水绒就不理他了,他昨天搬器材时掉了一盒图钉,他费力地弯腰捡,她路过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沈听温早就料想过这个结局,周水绒那么聪明,她或许会被蒙骗一时,但不会被蒙骗一时多一刻。她只要开始怀疑他,他就无处可藏了。
    【12】
    周水绒和傅邻英走过学校里的泡桐树林道,傅邻英跟她聊起了前几天的事:“那个,网上那些你别当真,他们都是三天热乎劲,过了三天就又议论别的了。”
    周水绒没当真,如果不是怕自己太引人注目给司闻带来麻烦,她才懒得管他们的嘴,“没事。”
    傅邻英突然走到她前面,转过身来,看着她,倒着走:“你喜欢古风吗?我觉得你穿汉服一定很好看,要不要尝试一下?”
    周水绒没穿过:“算了。”
    傅邻英也不尴尬,笑笑:“那好吧。”
    两个人后边就没话说了,回教学楼要经过露天洗手池,有两个女生正在聊刚才看台上的事:“赵孤晴还为周水绒说话,那几个女的就是疯狗,你看吧,晚上就会有‘周水绒和赵孤晴一对婊子’这种话出来了。赵孤晴真的太蠢了,好不容易被移除狙击目标了,她还上赶着去找骂。”
    “没准儿她就是蹭周水绒热度呢,毕竟之前她是被议论的那个,现在没她的份儿了哈哈。”
    “也对,有这个可能。”
    周水绒听到自己名字,正要停下来看看说话的几个人是谁,跟赵孤晴吵起来的那两个女生走了过去,阴阳怪气地说:“就知道在背后嚼舌根子,也不知道谁是疯狗。”
    被说的两个人不乐意了:“你说谁?”
    “谁搭茬说谁。”
    “你不是疯狗是什么?跟陈馥郁那种混圈女天天说这个,说那个,说完赵孤晴,现在又说周水绒,你们敢造谣,还怕别人说你们了?”
    傅邻英听着烦,提醒周水绒:“我们走吧。”
    周水绒看了眼手表,还有八分钟才上课,就准备跟她们聊两句。
    傅邻英伸了下手,抓了个空:“诶,你别去啊!诶!”
    周水绒走到水池旁,把网球拍放在边上,扳动水龙头,平静地洗起手来。
    旁边吵起来的几个女生注意到了她,声音都变小了。
    她们摸透了赵孤晴是个软柿子,所以会回嘴,但还没摸透周水绒,她们不知道她听到她们说她会怎么样,未知让她们闭上了嘴。
    周水绒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