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

将军 作者:苏他

      洗完手,重新拿起网球拍,说:“你们说的周水绒,是我吗?”
    这几个女的当中,有怕死的,上来就说:“我们没说别的,就说你是转学生。”
    “那我怎么听到了一对婊子,这种话?”
    怕死的那个脸红了,不敢说话了。
    不怕死的直接就怼了:“跟你说话了吗?你装什么呢?”
    周水绒慢慢走近,拿网球拍拍头戳在她脖子上,把她硬戳到了墙角:“你说什么?”
    这女的手都抖了,眼也不敢眨,瞪着比她高半头的周水绒,还扯着脖子嘴硬:“怎么?你还要打人?你要是在学校动手,那你就等着记大过吧!”
    周水绒无所谓,不等她话说完就一巴掌扇了过去,扇得她左脸和耳朵通红,人也懵了。
    她那个朋友被吓住了,立刻捂嘴。
    旁边两个互相看了一眼,偷笑了两声,有点幸灾乐祸。
    傅邻英也傻眼了,这周水绒也太不把纪律当回事了,这肯定要被通报批评了,搞不好还会叫家长,停课。现在在学校打架都不敢这么明目张胆了,她是真不怕处分啊。
    周水绒扇完她巴掌,再薅住她头发,让她看着自己:“管好你的嘴,还有你敲键盘的手,不然陈馥郁现在怎么哭,你会比她哭的还要惨。”
    被打的女的突然一阵尿急,当她有这种感觉时她裤子已经湿了,一直流到地上,啪嗒,啪嗒。
    她那个朋友小跑上来,扶住她,对周水绒说:“我们以后不说了。”
    周水绒这才松手,收回网球拍。
    那两个看热闹的女的一看周水绒这么刚,就一个人都敢动手,也笑不出来了,趁她没注意到她们,赶紧走了。
    周水绒扭头回班,傅邻英缓过神来,跟了上去。
    靠在西南角、双手抄裤兜、把这一幕看在眼里的沈听温,把搭在肩膀上的衣服拿在了手上,回了班,什么反应都没有。
    *
    回到班上,傅邻英跟周水绒说:“这要让学校知道了,明天课间就是对你的通报批评了。”
    周水绒把书拿出来,就像她打人时那么平静:“随便。”
    傅邻英觉得周水绒跟以往那些被议论的女生不太一样,“以前也有人跟你一样被说三道四,但因为很多事都无从澄清,最后都选择了承受。当然,有的承受住了,有的心里得病了,退学了。像你这样直接动手的,我还没见过,她们可不是一两个人,她们是一个群体,我怕你会因此被骂得更惨。”
    周水绒说:“我为什么要承受?”
    傅邻英沉默了。
    周水绒翻开题库开始看题:“她骂我可以,我打她不行?她很特殊?”
    傅邻英觉得她的思想跟普通学生不一样:“被小人黏上以后有你受的,退一步海阔天空,你刚转过来,没必要。他们人多,人多了就不怕事儿了,这要是变本加厉,你怎么办?”
    周水绒写着题,淡淡地说:“只要我够暴力,校园暴力就暴力不到我头上。”
    傅邻英一怔,这女的好野。
    【13】
    沈听温进班时,身后跟着个老实学生,手里搬着两箱原味儿苏打水,搬到讲桌上,手敲了敲黑板,说:“少爷请咱们喝水了!”
    ‘少爷’这一称呼,是一些学生在沈听温出手阔绰的时候来调侃他的,其实讽刺意味更多。
    班上人一阵欢呼,‘谢谢少爷’‘少爷牛逼’。
    沈听温手里有两瓶水蜜桃口味的,路过周水绒的桌前,给她放下了一瓶。
    周水绒微微抬眼,看了下这瓶水,还有放下这瓶水的手,沈听温的手辨识度太高了,她认得。她什么也没说,接着写题。
    体育课之后是自习课,傅邻英换到周水绒旁边的位置,帮她纠正语文作文错误的修辞。
    傅邻英文笔很好,他写的作文百分之八十都上了杂志,他还给某头条写过软文。有他指导周水绒,周水绒仅用一节课,就掌握了用现代现象这一角度去写古代经典论题的精髓。
    她喜欢这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整节自习全神贯注,还把傅邻英出给她的作文题列了一个大纲。
    沈听温在不远处刷题,刷得他有点燥:这题就不能稍微有点难度?这么简单做什么?
    下课后,傅邻英把自己总结的容易被认错的成语集给了她:“这个也给你吧。有时候用一些成语来写作文很加分。”
    周水绒为表感谢,把沈听温给她那瓶水给傅邻英了。
    沈听温亲眼看着她把那瓶水给了傅邻英,正在画图的铅笔头就这么断了。质量真够次的。
    下午最后一节课的课间,主任来了一趟,叫走了周水绒。
    沈听温不动声色,傅邻英则跟了出去,他觉得主任知道了周水绒打人那事儿。
    *
    主任办公室。
    主任问周水绒:“有几个女生说你打她们了,有这么回事吗?”
    周水绒面不改色心不跳:“没有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