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

将军 作者:苏他

      。”
    主任盯着她,似乎是在找她说谎的可能:“你别想糊弄过去,我可知道发生了什么。”
    “您要是知道,直接通报了,还找我干什么?”
    主任挑眉,呦呵,还挺聪明。“你少跟我耍小聪明,别以为你是个国际生我就给你开后门,在国大附中,一视同仁,谁违反纪律谁就给我挨处分!”
    “我真没有。”周水绒又说。
    主任又盯了她半晌,看她这从容的样子也不像是说瞎话:“行了,你出去吧。”
    周水绒出了主任办公室就看到傅邻英了,他迎上来:“没事儿吧?”
    “没事。”
    傅邻英在门外听到了里边的对话,他发挥他的想象力:“你把那个女的压到了墙角,那里是监控死角,所以你打她的事根本没证据。而另外两个女生为了不给自己惹麻烦,根本不会站出来帮她们指正你。”
    周水绒没说话,默认了。
    傅邻英抓了抓头皮,突然觉得有点发麻。
    周水绒是来上学的,不是来当土匪的,只要这帮人不招她,她很愿意跟她们相安无事,但她们要是管不住自己,她也不是没得应付。
    说句实话,就这些小儿科,都用不着司闻教给她的东西,就挺无趣的。
    *
    放学后,梁继凡和沈听温又面对面站在了老地方,周水绒出校门的时候又看到了,沈听温还挽起了袖子,胳膊上伤口触目惊心。但这一次,她理都没理,直接走了。
    沈听温见这苦肉计不管用了,把挽起的袖子放了下去。
    梁继凡还有事儿,没空跟他耗着:“不是,你找我干嘛啊?咱俩很熟吗?”
    沈听温要确认一件事:“陈馥郁在网上造谣,周水绒是不是找你了?”
    梁继凡本来在烟盒里找烟的手停住,抬眼看过去:“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沈听温随性的一个抬脚,踢到了他的手,他没拿住烟盒,掉了,里边的烟都抖了出来。
    梁继凡手被他踢红了,脾气上来了,也不管他三七二十一了,挥起拳头:“诶呦我操,你他妈有事儿没事儿啊?你跟你爹在这儿装什么牛逼呢?”
    沈听温轻松接住他的拳头,用比他大一倍的力量把他摁在墙上:“以后只回答问题就行了,别说废话。”
    梁继凡也不是吃素的,但打肯定是打不过他,而且自己还有事儿,没空跟他耗,就推开他,不耐烦地说:“行了行了,不就是周水绒吗?找了,她想让陈馥郁道歉。”
    “你没趁机跟她提条件?”
    说到这个就来气,梁继凡说:“就她?提条件?可拉几把倒吧,那娘们可他妈毒了,你自己享用吧,我是无福消受了。”
    沈听温猜测:“她有你把柄。”
    “这你就别问了,反正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以后我绝不招她。”梁继凡说完冲沈听温伸了手。
    沈听温从钱包拿了两百块钱给他。
    梁继凡拿上钱,又拿‘少爷’这词讽刺他:“得嘞,少爷以后接着踢我烟,反正您有钱,北京您说了算。”
    沈听温知道陈馥郁造谣的事儿周水绒可以应付,但就是管不住自己,看到那些污蔑,他比她本人还难接受。操心的下场就是被怀疑,恐怕以后周水绒都不信他了。
    他单肩背上双肩包,双手抄兜走出了胡同。
    周水绒没走,就靠在胡同口树上,沈听温刚出胡同就跟她对上了眼。
    沈听温知道自己完了,但处变不惊是他的特色了,所以也没太表现出来,还自然地跟她打招呼:“还没回去吗?”
    周水绒把绑在额头的发带缓缓摘了下来,叠好,像是没听他说话。
    沈听温邀请她:“要不要一起吃饭?我奶奶家那边有一家……”
    周水绒开口了:“你跟我装你妈呢沈听温?”
    【14】
    沈听温一装到底:“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周水绒背离了树干,走向他:“刚才那一脚这么利落,没少练吧?陈自谦进少管所你汗马功劳,我在想那跟出尔反尔有什么关系?为什么陈馥郁那个男朋友要说你出尔反尔?我就去了解了一下。手持身份证道歉果然是你提出来的,我就说她道歉怎么这么规范?原来是有沈少爷暗中指导。”
    沈听温说:“我就是想反正事情也发生了,就顺便帮帮你。你之前也帮我来着不是吗?”
    “问题是你可以跟我说实话,但你没有,你跟我装蒜。”
    “我不喜欢邀功,所以没说。”
    呵,还挺牛,总算来一个能打的了。周水绒说:“那你明明能保护你自己,还能保护别人,为什么还给我一句一句的‘没关系’‘我没事’?”
    沈听温说:“我没骗你,确实没关系。”
    周水绒听懂了,合着是她想多了,她自己没弄清楚,就看到他那个懵懂无知的小眼神和他息事宁人的态度,直接在心里认定他是个小废物。
    这是说她有眼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