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

将军 作者:苏他

      赶紧滚!少在我家门前晃悠,别到时候出事儿了再讹上我。”
    “所以你出来,是担心我出事?”
    “别臭美了,你死活干我屁事?”
    “你不原谅我,我不敢走。”
    “那你在这儿死着待着吧。”周水绒说完走了。
    到家,她先去倒了杯水喝,然后走到全景窗前,往下看,想看看他走没有,看不到,就打开了窗户,踮起了脚。
    沈听温在这时候给她发送了一条验证消息:“我在路灯下,你往这边看。”
    周水绒看向了楼下的路灯,他真在那儿,还跟她招了招手,她突然清醒过来,她在干什么?就利落地把窗帘拉上了。
    沈听温在楼下看着周水绒把窗帘拉上,淡淡笑了下,真他妈可爱。
    周水绒笑不出来:行啊沈听温,要玩儿是吗?等着。
    【21】
    周一开学,周水绒穿了校服,蓝白色‘麻袋’,上身效果还行,再把头发扎起个马尾,不看脸的话跟其他学生没什么区别,看脸就不行了,看脸她就像是精修的校园宣传片。
    校门口查校服穿戴情况的值日生看到周水绒,挤眉弄眼,议论着她和沈听温之间不清不楚。
    他们两个人在运动馆楼梯间独处十分钟的事,现在在学校传得沸沸扬扬。他们传播的主要内容是,周水绒在梁继凡苦苦追求下还是选择了家世更好的沈听温。
    赵孤晴和祝加夷进校门的时候正好碰上周水绒,她单肩背着包,白色球鞋在阳光下更显白。
    祝加夷跟赵孤晴说:“你看她跟没事人一样。”
    赵孤晴看着周水绒的背影,没听祝加夷说话,回过神来跟她说:“周五校庆,咱们高三没报几个节目吧?”
    “通知的晚了,往年不是不让高三的参与吗?今年不知道抽什么风,高三也可以选报节目。”
    “现在都有什么节目了?”
    “不知道,李滚乐队肯定要上一个节目,听说是他们的原创。”
    李滚乐队是国大附中器乐班组建的一支乐队,创办人和主唱是李滚。李滚这个人低调寡言,跟谁发生矛盾都是先一脸凶相,然后咬牙切齿,眼珠子恨不能瞪出来,看上去跟走火入魔一样。高中几年,他凭借这份格格不入,跟神秘莫测的沈听温并称为国大双怪,很多人对他们唯恐避之不及。
    这就是这个社会不可理喻的地方,大部分人认为声音越大的越有理,不混入人群的越怪异。
    赵孤晴记得李滚乐队的键盘手不是出国了吗?“他们那个键盘手出国了,找到替补了?”
    “是吧?没听说。”
    赵孤晴不聊他们了:“你想报节目吗?”
    “在国大最后一年了,当然要报。”
    “嗯,我们一起。”
    *
    周水绒一上楼就看到沈听温在楼梯口打扫卫生,他也穿了校服,花臂遮住了,前边头发也放下来了,恍惚,她以为她又看到了那个奶里奶气的小废物。
    沈听温正好扫到她脚下,他故意不让她走:“我扫完你再过去。”
    周水绒偏要走,还要一脚踩他扫把上。
    沈听温抬起头。
    周水绒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颇有点要干架的意思。
    沈听温不慌不忙,轻轻拽了一把扫把,周水绒脚下一滑,双臂往后抡了半个圈,差点就要摔倒,沈听温立刻拉住她胳膊,拉进怀里,让她的额头撞在他胸膛。
    周水绒反应很快,提膝,曲肘,一个冲裆,一个奔胸,给沈听温来了一套组合。
    沈听温发出轻哼,腰不自觉弯了,脸色不太好看。
    周水绒看上去很关切:“有点虚啊少爷。”说完就走了。
    沈听温待在原地缓了一会儿,似笑非笑。
    *
    第一节课语文课,任课老师是十六班班主任,她首先表扬了周水绒,说她进步很大,周五的作文题拿了四十分。然后表扬了傅邻英,说他很负责任。
    傅邻英偷偷冲周水绒竖了个大拇指,周水绒还给他一个微笑,她之前都没这么对沈听温笑过。
    沈听温只看了一眼,卷子上的143分就被他戳了个窟窿。他同桌还以为他是不满意自己得了143,还在感慨学霸就是学霸,太严格要求自己了。
    下课后,周水绒去卫生间,沈听温走到傅邻英桌前,敲了敲他的桌面:“聊聊。”
    傅邻英抬头看见他,愣了一下,沈听温跟他有的可聊吗?不光是他,沈听温跟任何人有的可聊吗?他不是一直孤儿往来吗?“额,怎么?”
    沈听温开门见山:“你跟我组一个组,教我写作文。”
    傅邻英半晌说了个:“啊?”
    沈听温把自己卷子给他看了眼:“作文57分太低了。”
    傅邻英觉得他在讽刺他:“57分还低吗?而且你考了143,这次考试你又是全班第一。你别玩我了,我教不了你。”
    沈听温坐下来,又说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