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7

将军 作者:苏他

      :“我给你弄六月那个国漫漫展的嘉宾资格,还有JK营的门票。”
    傅邻英最想去的就是国漫漫展和JK营这两个活动,这对他来说诱惑太大了,轻咳两声掩饰失态,然后说:“就,教你写作文这一个要求?”
    “只能教我一个人。”
    “可是我跟周水绒是……”
    “只能教我一个人。”
    傅邻英经过一番思想斗争,终于还是为梦寐以求的门票和嘉宾资格妥协了:“成交!”
    周水绒从卫生间回来就收到了傅邻英写的纸条,他说:“你作文进步那么大,不用我教了,中午我就跟老师说解除小组关系。”
    她莫名其妙,好好的怎么说变脸就变脸?她盯着傅邻英看了一会儿,通过他心虚的眼,她觉得这事情有隐情,但她这人最不强求别人,就没去追究。
    下午,班主任说傅邻英跟沈听温组成一组,周水绒就明白了,瞪向那杂种,他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好一个杂种,人事是一件不干。
    呵。
    【22】
    大课间,周水绒送了傅邻英一排AD钙奶,说是感谢他的帮助。
    傅邻英突然有些心虚,觉得自己有一点辜负周水绒的信任了,没好意思要。
    周水绒送出去的东西是不往回收的,要么拿着,要么扔了。
    傅邻英没办法,只好收下,只是不敢喝。
    沈听温把整个‘交易’过程全看眼里了,前几天周水绒保护他的时候都没给他买过酸奶,傅邻英教她写个破作文,她就给他买酸奶了?她钱多怎么不去捐?
    他等了半节自习课,终于还是在下课之前傅邻英写了个纸条:“我有点渴。”
    傅邻英看了眼那排酸奶,反正自己也不喝,就给他传过去了。
    周水绒写完题,伸了个懒腰,正好看见她买得那排AD钙奶被传到了沈听温手里,然后眼看着他喝了她的酸奶。
    沈听温平时不喝这东西,偶尔喝一次,酸酸甜甜,还挺好喝。
    周水绒一直憋到下自习,把酸奶从沈听温手里抢回来了:“是给你买的吗?”
    沈听温说实话:“傅邻英给我的。”
    “我不信你不跟他要,他会无缘无故给你。”
    沈听温垂下眼睑:“原来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人缘很差、不配得到关心的人,”
    他看起来有点难过,眼圈都要红了,搭配他社畜无害的脸,当真是谁见都可怜。要不是周水绒不是一般人,就又被他骗了。她说:“你才知道?”
    “知道了,以后别人再给我,我不要了。”他声音越来越小:“剩下你拿走吧。”
    周水绒看他这德行,越看越来气,剩下她拿走也不想喝,就又扔在他身上了:“真他妈晦气!”
    沈听温扳回一局。
    他有点得意,得意地喝着酸奶。
    *
    周水绒回国这些日子,学习是赶上来了,脏话也说得越来越溜了,都因为沈听温,这玩意儿刷新了她对于不要脸这三个字的概念。
    晚上回到家,徐宿来了,还给她买了只鸭子,问她最近发生了什么。
    周水绒答得敷衍。
    徐宿看着她没吃两口,伸手摸了下她的额头:“没胃口?中暑了?”
    周水绒摇着头躲开他的手:“没有。”
    徐宿担心她:“在学校受欺负了吗?”
    周水绒笑了下,虽然因为疲惫笑得敷衍,但还是可以看出她对这句话的态度——她觉得可笑。“没人欺负我。”
    她说得谦虚了,应该是没人欺负得了她。
    徐宿知道她会点防身术,也聪明,但人心最是变幻莫测,人性最是诡计多端,他怕她稍一走神,就被什么东西一口咬掉了理智:“有事找我。”
    俩人说了两句没什么主题的闲话,就没话了,徐宿看表也不早了,没耽误周水绒休息,走了。
    周水绒洗完澡,躺在床上,闭着眼复习了一遍白天学过的内容,有一些没弄明白的,起床拿书重新看了看,这一看就后半夜了。
    她倒了杯水,准备睡觉了,手机响了,徐宿的消息:“晚安。”
    她知道他是测试她,她要是回了那就是这个点儿还没睡觉,他会不会告诉周思源她不知道,但他一定会唠叨她,她不爱听唠叨。
    周烟过去都没唠叨过她,她不想回了国天天被唠叨。
    她随手关了聊天,看到联系人有个红1,点进去还是沈听温的好友验证,他说:你看月亮这么圆,这么亮,你是不是该同意我好友?
    她很冷漠:我欠你钱?怎么那么多人你就不放过我?
    “没看出来吗?我在追你。”
    周水绒停住脚,皱起眉,傻站了半分钟,然后回了一个:“死心吧,我看不上你。”
    “给个理由。”
    “长得丑还事儿多。”
    【23】
    早上温火到沈听温住处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