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3

将军 作者:苏他

      救护车拉走了!我听校医跟主任说,她是大病,大病是不是就是癌症瘤子什么的啊?”
    沈听温转身就往校门口跑。
    梁继凡看着他风一样跑远,心情很复杂。
    赵孤晴啊赵孤晴,你拿什么跟周水绒比?拿你孤儿的命吗?换个人喜欢吧,省了被伤死。
    回到演出厅,舞台上热闹纷呈,观众席鼓掌叫好,多和谐,没人去关注那一张张笑脸是不是被自己逼出来的,所有人都默契地在这样的日子尽量让自己很幸福……
    祝加夷见梁继凡没把人叫过来,也不提这个,跟赵孤晴说:“快到我们了,准备准备吧。”
    赵孤晴没在梁继凡身后看到那张她闭眼都可以画出来的脸,低下了头。
    她知道,该死心了。
    这是第一次,她有勇气对自己说放弃,眼泪从双眼掉落,湿了她的舞蹈服。三年啊,埋在心里三年的人要把他挖掉,她眼泪就像止不住一样。
    祝加夷看她肩膀在抖,知道她哭了,要走过去,被梁继凡拉住了胳膊:“她必须自己熬。”
    祝加夷叹气:“但凡她肯换个人喜欢,都不会这么痛苦。”
    “你说的都是屁话,她就是不换,谁有办法?”
    “不知道这件事会不会影响她以后喜欢别人。我看小说上好多女的都是上学时受了情伤,往后好多年都治愈不了。”
    “会好的。”梁继凡看着赵孤晴抽泣的背影,说。
    祝加夷则收回眼来,看向他:“要不你跟晴晴好呗?知根知底,还算靠谱。”
    梁继凡说:“别弄这些幺蛾子,要是我来电,你俩有一个算一个都跑不了。问题是不来电,我不怕祸害别人,我怕祸害你们俩,光这一点,我就知道,咱们仨注定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妹。”
    祝加夷笑了:“算你良心未泯。”
    校庆赵孤晴还是用全力跳了一支舞,虽然没等来她期待的观众,但跳给自己也不错。她也用这支舞,跟过去那个卑微的自己再见了。
    但她的青春,永远都有一个闪耀的少年,他有点怪,有点酷,他优秀,他像风一样捉不住。
    【28】
    沈听温一路上心跳加速,他端着张再平静的脸,别人也能看出来他心多乱。
    到医院,他一路撞着人跑到急诊,问周水绒在哪里。
    医院人声嘈杂,来来往往都是丧气的脸,确实,有几件到医院的事是喜事?沈听温像只无头苍蝇,被他们挤在中间。他听井贺说是在这家医院,可是她在哪儿呢?
    他找不到人,他要疯了,他那么聪明,他明明有很多办法可以找一个人,他全忘了。
    “你怎么来了?”
    他猛地回头,看到周水绒,也不管他现在是在哪儿,不管有多少人看着,冲过去攥住她肩膀,前后检查,然后拉进了怀里,也不说话。
    周水绒被她抱得胸疼,使劲推他:“你先把你手从我身上拿走。”
    沈听温不松。
    周夕宥在身后咂嘴:“你是不是抱错人了沈宝贝?是我上医院,她是送我。”
    沈听温抬眼看向周夕宥,她脸惨白,嘴唇干巴,眼睛也像是挣不开的样子。他放开周水绒,问她:“你没流鼻血?”
    周夕宥走过去,指指自己:“你看看她唇红齿白是放过血的样子吗?重色轻友能不能看场合?”
    沈听温放心了。
    周夕宥看他那个放松的态度,忍不住酸了一句:“原来你不是不喜欢姓周的女孩儿,你是不喜欢其他姓周的女孩儿。”
    那时候她跟沈听温表白,沈听温没同意,她问为什么,他说,因为她姓周。
    她一直以为他不喜欢姓周的,原来只是不喜欢她。又或者,他是觉得她不配跟他喜欢的女孩儿一个姓。这狗男人,装都不会装,无形中伤了多少人的心啊。
    她不吃狗粮了,朝门口走去,背对着他们挥了下手:“走了,我得补补血。”
    她刚走,沈听温还没充分享用这个短暂的二人世界,护士过来了,周夕宥的确诊书丢在了急诊的病床上。沈听温才知道她得癌了。
    周水绒把碰到她的情况大概说了下,然后说:“她说等她进了李滚的乐队,她就可以去死了。”
    沈听温没说话,把确诊书合上,问她:“你饿了吗?”
    “不饿。”
    “我请你吃饭。”
    周水绒不吃,朝外走去。
    *
    校庆就这么结束了,赵孤晴拿到了最受欢迎节目的奖,总算是没辜负自己。那天之后,她把沈听温相关都封存在了潘多拉魔盒里,再没有拿出来过一次。
    周夕宥开始接受治疗了,她也成功因为自己绝症得到加入李滚乐队的机会。
    周四,学年最后一次调整座位,班主任全权交给了班长来负责。
    班长提出两种方案,一种是按照月考成绩排,一种是自由选择,然后让大家投票。结果意料之中的自由选择。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