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Iρyzω.cǒм 分卷阅读34

将军 作者:苏他

      沈听温个子高,走廊里站队的时候,他在最后。
    井贺在他旁边,看着一个个进班的学生,问他:“你跟周水绒坐一块儿吗?”
    沈听温手抄着兜,正靠在墙上听歌,宽大的校服让他显得瘦弱,但没遮住他的贵气,干净利落的短发下,一双闭起的眼,也是一道风景线。
    京城不缺漂亮的人,他们这小小一所中学,就藏龙卧虎,男男女女,要真要找,是各有各的漂亮,但要说迷人的气质,沈听温独一份儿。
    井贺没搞懂:“我可以冒昧地问一句,你看上周水绒哪儿了吗?”
    沈听温睁开眼,周水绒已经选好了位置,他慢悠悠地走过去,坐在她旁边。
    周水绒看都没看他:“滚。”
    沈听温心悸,趴在了桌子上:“我心脏不舒服,动不了。”
    “你少跟我装蒜。”
    沈听温拉着她的手到自己心口:“你摸。”
    周水绒把手抽走:“别给我耍花样,赶紧滚蛋!”
    沈听温声音很虚:“你不知道心脏不舒服不能随便动?要是我一不小心猝死了,你不心疼死?”
    周水绒冷哼:“你要是一不小心猝死了,我就买挂鞭,在校门口放。”
    “那你就被派出所带走了,市里不让放炮仗。”
    “别废话了,你走不走?”
    “不走。”
    周水绒抓起包:“你不走我走!”
    沈听温伸了下手,没拉住她,眼看着她走了。
    周水绒重新找了位置,舒服,没有沈听温就是舒服,她刷题速度都肉眼可见的快了。但这种舒服没有维持太久,前两天考得物理卷子发下来了,周水绒错了几道题,而且她暂时没看出来错哪儿了。
    她看了一眼沈听温,他正撑着脑袋看书,看起来没有一点她的烦恼。
    也正常,有人说他爸妈是物理学家,那物理对他来说应该没有难度。
    她挣扎了一会儿,还是走到他桌前,把卷子搁桌上。
    沈听温不易察觉地勾了勾唇角,抬眼时却一脸疑惑:“怎么?”
    周水绒说:“这道大题,是不是出的有问题,我推了好几遍,答案都是我写的那个。”
    “想请教?”
    “就是问问。”
    “哦,问问,那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说过我有什么问题你都包,白纸黑字,别玩儿出尔反尔那一套。”
    沈听温点头:“我是说全包,但我没说你问得时候我就马上告诉你。”
    呵,耍她?周水绒走近他,薅住他衣领,勒住他脖子:“找死呢你!”
    沈听温假模假式地咳嗽起来:“疼——”
    周水绒松开他,说:“你就说教不教。别废话。”
    沈听温摸摸脖子:“刚才脖子被你勒疼了,你给我揉揉我就教给你。”
    周水绒微微仰头,看了一眼灯,然后拿起卷子回座位了。她这么好的记性,怎么总是忘记沈听温是个杂种呢?他无利不起早,不谈条件就不是他了。
    她回到座位,把物理卷子收起来,拿起数学题库开始刷。
    过了会儿,有个纸条传过来,她打开是她不会的那几道物理大题的详细解析过程,还画了图。她下意识看向沈听温,他正看着她,冲她挑了下左眉。
    她把解题过程看完,发现右下角还有一行字,写着:“我是你的百科全书。”
    周水绒没理,揉成一团扔了。
    【29】
    体育课,沈听温他们打篮球,周水绒和一个女生打网球。
    中场休息,有女生给沈听温送了瓶水,他没要,接过了井贺递给他的那瓶。
    井贺笑着跟他说了一个事儿:“郭子打球把他对象给他的小皮筋儿摘了,被他对象看见了,给他发消息说分手,他哄去了,估计是回不来了。”
    沈听温眼一直看着网球场,周水绒打球真好看。
    井贺还在说:“我看这小皮筋儿就是紧箍咒啊,戴上就不能摘了,否则毁天灭地。这都多少人因为那玩意儿被公开处刑了?”
    沈听温收回眼来:“什么小皮筋儿?”
    井贺摸摸手腕:“就女的绑头发的那种小皮筋儿,哪个男的手上要是有一个,那就是有对象了。也不知道怎么流行起来的。”
    沈听温不感兴趣,听着就土。
    “你说要是她们女的不洗头,摘下来给一个男的,那不都是头油味儿啊?我光想想都饱了。”井贺说着抖了抖肩膀,好像抖了一地鸡皮疙瘩。
    体育课下课,回到班上,沈听温给周水绒买了排酸奶,问她:“你有小皮筋儿吗?”
    “没有,滚。”
    沈听温看到她手腕上有一个,他跟她要:“那不是吗?”
    周水绒不给:“你有病?”
    沈听温想要:“你给我,我一个星期不跟你说话。”
    那太好了,周水绒可以舒舒服服地过一个礼拜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