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5

将军 作者:苏他

      了,把皮筋给了他:“拿了滚,记得说话算话。”
    沈听温戴上就翻脸不认人了:“一个星期不跟你说话,我做不到。”
    周水绒要杀人了。
    *
    沈听温手腕上有周水绒的小皮筋,全校都知道了。
    但他们不知道,他前脚刚说戴小皮筋土,后脚就啪啪啪地打脸了。
    *
    健身房。
    周水绒做完今日份锻炼内容,想去游泳。
    沈听温也早早结束了锻炼,跟她一道去了健身房的游泳区。
    周水绒的泳衣有点露,她受西方教育,在展露自己这方面从来不扭捏,有好身材就露出来,而且重点在于她喜欢这身泳衣,无关它露不露。
    沈听温没让她去,更衣室外堵住了她。
    周水绒没给他好脸:“起开。”
    沈听温说:“你不看看多少人?你要去下饺子吗?”
    “我就喜欢下饺子,我就喜欢吃饺子。”
    行。沈听温仗着自己是男的,力气大,一把抗起她,把她抗进更衣间,然后锁上了门,硬要给她套上一件衣服。
    周水绒不从,把他一顿打。
    沈听温就是不松手,任她打,不是不疼,是他能忍。
    周水绒使劲推了他一把,他脊梁刮到了挂衣钩,刮出一道口子,流出血来。她很生气:“你能不能要点脸?看不出来我烦你吗?”
    沈听温不说话,还给她穿衣服。
    周水绒一巴掌打过去,打在他耳朵,“别碰我!”
    沈听温跟她说:“我带你去私人游泳馆。”
    “我不用!”
    沈听温有卡,把卡递给她:“我是那个私人馆的年费会员,你想什么时候游,怎么游,都行。”
    周水绒笑了:“我就想在外边下饺子,我就喜欢跟很多人一块儿游。”
    其实不是,她更喜欢一个人,但就是要呛沈听温,她不喜欢他那个替她做主的姿态,她用不着谁替她做主,她可以自己来。
    沈听温后背流着血,手里还拿着周水绒的衣服:“你先把衣服穿上。”
    周水绒被他逼死了,嘴像刀子,刀刀扎在他心上:“我劝你别白费力气了,我看不上你,我一天看不上你,我永远都看不上你,我最烦你这种男的,自以为是。”
    确实很扎心,沈听温有点疼,他声音低下来:“嗯,我知道了。”
    周水绒看他那样,突然没了游泳的兴致,穿上衣服走了。
    沈听温坐下来,靠在墙上,看着顶上的灯,嘬了嘬嘴里的血,抽了张纸巾吐掉。周水绒下手真黑,从来不会对他手下留情,也怪他,明知道她不会手软,还总是讨打。
    可还是很喜欢她。
    她打死他,他也喜欢她。贱就贱吧,他就贱了,反正谁都是贱命一条,活这一辈子没多少时间是为了自己,为谁都是为,如果是周水绒,那太好了。
    *
    周水绒出了健身房就被几个男的拦住了,他们话说的还算礼貌,但拦住她不让走这个行为不是。
    貌似是打头的一个男的对她说:“我们等下会去三里屯开卡,你要一起过去吗?”
    这是邀请她一起玩儿,周水绒不去:“让一下。”
    那男的不让:“那加个微信行吗?刚才看你换泳衣,以为你要游泳,我们几个还在泳池边上等了你半天,看在我们这么有诚意的份儿上,加一个呗?”
    周水绒皱眉,所以沈听温不让她去游泳是因为他看出来这几人把她当成了目标?
    她刚才在更衣间把他打了一身的伤……
    她往回走,走回健身房,在门禁前,她又停了。她回去干什么呢?她要跟沈听温说什么呢?她明明不喜欢他,这一回去,他会不会以为她有那想法?
    误会就误会吧,不该开始的事情,误会了正好。
    想着,她又转过身。
    门口几个男的还没走,还是想邀她去蹦迪,当然,最终目的是把她带走开房。她一个打不过他们几个,所以没来硬的:“我有艾滋病。”
    只五个字他们就散了。
    *
    周水绒回到家,先洗澡,然后躺在床上,放空自己。
    她觉得她有点奇怪,具体是哪儿奇怪,她也不知道。
    【30】
    网咖,沈听温跟原庚成来的。
    原庚成,二十一、二,是沈听温常去的那家国际射击场的少东家。他跟沈听温认识也不是单纯觉得他这个人可以交往,主要还是看在他爸沈诚的份儿上。
    沈诚,一个金字招牌,沈听温凭着这两个字活了快二十年,顺风顺水。
    他一方面觉得自豪,一方面又觉得,有这么一个强大的爹,他估计这一辈子都会是‘沈诚的儿子’,而没有别人称沈诚为‘沈听温的爹’,那一天。
    原庚成拿了两杯咖啡过来:“你得带我上大分啊。”
    沈听温打开stea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