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6

将军 作者:苏他

      m,运行PUBG,“跟你打一把,你要是菜,我就单排。”
    “操……你能不能看在我岁数比你大的份儿上,体谅下我手速可能没你快这一点?”
    沈听温看过去:“手速跟岁数有关系吗?”
    原庚成想歪了,凑过去搂住他肩膀:“那,就是跟单身有关系?”
    沈听温拿开他的手,让他看了眼自己手腕上的小皮筋儿。
    原庚成有点惊讶,要拉着他手腕看看是什么牌子的小皮筋儿,让他连陀飞轮都不戴了:“哟哟哟,搞对象了?”
    沈听温把手抽走:“你玩儿不玩儿?”
    “玩玩玩。”
    俩人刚进游戏,梁继凡和几个人上楼来了,他旁边人先看到了沈听温,胳膊肘杵杵梁继凡:“凡子,沈听温。”
    梁继凡扭头看见他,没说话,到窗边开了台电脑。
    陈馥郁随后,她一身高街打扮,嘴角嚼着口香糖,看起来已经从陈自谦进少管所的痛苦之中走出来了。还挺快。
    她是来找梁继凡的,看到沈听温,她那副坏心眼儿又开始晃动了。
    梁继凡他们几个LOL钻石局五排,陈馥郁坐在他旁边的沙发帮上,手搭在他肩膀,给他吹耳边风:“周水绒,是不是你唯一没追到的女的?”
    梁继凡烦死了,抽了口烟,打开聊天框开始打字喷脏,顺便跟陈馥郁说:“那女的有什么好追的?我又不缺爹,追来供着?”
    “我看就是你不行,那怎么沈听温追到了?还戴着她皮筋儿,狗男女,越看越来气。”
    梁继凡把烟头碾灭在烟灰缸:“滚滚滚,别在我这儿酸了,没看我这忙着呢?你不服气周水绒把沈听温拿下了你去找她,你在我这儿哔哔什么?”
    陈馥郁声音高了:“梁继凡!你有没有良心?这又不是你昨晚上哄我不戴套的时候了?”
    这一嗓子,旁边很多人都看了过来。
    确实,梁继凡又跟陈馥郁和好了,只不过是他缺个解决生理需求的,而陈馥郁上赶着,他就拿她当不要钱的母狗了,反正比嫖的好,至少没病。
    他不知道,在陈馥郁心里,他也不过是她众多备胎中活儿还算不错的一个,他拿陈馥郁当母狗,陈馥郁拿他当野驴,绝配。
    以前确实喜欢过,但都说了是以前,自从他惦记过周水绒之后,她那点心动全都没了。
    梁继凡搂住她腰,哄她:“好好好,我没良心,我没良心,媳妇你去那边儿等我一会儿,我打完这把带你去吃串儿。”
    陈馥郁不干,哼哼唧唧:“我看见沈听温就烦,你能不能把他轰走?”
    这就有点不识好歹了。梁继凡松了手:“愿意待待着,不愿意待滚蛋!跟他妈谁耍大小姐脾气呢?惯的你?”
    陈馥郁歪着脖子,也不认怂:“好啊,我从这门出去就往外宣传宣传你五分钟那事儿!”
    梁继凡恼羞成怒:“谁五分钟?”
    陈馥郁故意的,造谣是她的拿手好戏,她知道怎么把谣言说得像真的。喜欢梁继凡的时候,她拿他当宝贝,现在没那么喜欢了,那就要榨干他最后一点价值:“你心里没点数?还是算上前戏。”
    男人最在乎的就是这个了,梁继凡又不能大庭广众地打她,最后把她拉到了一边,忍着抽她巴掌的冲动,说:“你说,让我怎么着。”
    陈馥郁指向沈听温:“把沈听温轰走。”
    梁继凡深呼一口气,咬着牙说:“行。”
    他走到沈听温跟前,先给了他根烟:“兄弟,给个面子去别的地儿玩儿行吗?钱我出。”
    沈听温不搭理。
    原庚成看一眼沈听温的反应,再看梁继凡:“认识?”
    梁继凡说:“我们一个学校。”
    原庚成没明白,站了起来,态度有那么点不对了:“那让我们走?怎么了?有过节啊?”
    梁继凡那几个朋友一看原庚成站起来了,就都过去了,站在了梁继凡身后。
    陈馥郁把这一幕拍了下来,发了个朋友圈:“上网碰见有人挑衅,幸好有我梁哥在,轻松劝退哈哈,梁哥就是牛逼。”
    她把沈听温的脸拍得特清楚,还有周水绒打的伤,但没人知道那伤是周水绒打的,这么一看,就以为是梁继凡打的。
    没一会儿,她评论区就炸了。
    周水绒听到消息是晚上八点,傅邻英告诉她的,他看到沈听温有周水绒的皮筋儿,周水绒也没解释过,他就也以为他们在一起了。
    【31】
    梁继凡不是要打架,跟沈听温说:“给个面子。”
    沈听温决赛圈死了,没吃到鸡,退出游戏,跟他说:“天天要我给你面子,你有那么多面子?”
    他出来上网就是因为心里烦,本想着打两把游戏调整一下自己,梁继凡还过来找茬,他哪儿那么多好脾气任他们跳脚呢?
    他这话很难听,梁继凡舌头戳戳腮内侧:“你这话什么意思?”
    “就是觉得你怎么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