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8

将军 作者:苏他

      比耗子窜得都快。
    到这儿,周水绒已经看出来怎么回事了,沈听温可以,进步了,都会请演员助演了。但由于她对她打人一事感到愧疚,就没撇下他不管。
    周水绒瞥他:“走吧。”
    沈听温走不动道:“小腿抽筋了。”
    周水绒一个字一个字地问他:“那你想怎么样呢少爷?”
    沈听温把手伸向她:“你扶着我。”
    周水绒瞪他:“你别得寸进尺,沈听温。”
    沈听温把头扭向左边:“我知道了,我不麻烦你了,我自己回去,以后我都不会再打扰你。也是,像我这么烦的人,你一定很讨厌,不像傅邻英,你还给他买酸奶,AD钙奶,我都没喝过。”
    周水绒差点给他一巴掌:“那排酸奶最后不是让你给喝了吗?少跟我装蒜,你走不走!不走就在这儿死着待着吧!”
    沈听温不装了,跟上她。
    梁继凡他们在不远处,把这一幕尽收眼底,他和祝加夷本能地看向赵孤晴,她的眼睛还是会难过,可已经会笑着面对他们的关心了:“他们很配。”
    【32】
    周水绒把沈听温送回了家,沈听温不下车,说小腿抽筋还没好,要她扶他下车。她直接把他扔车里了,爱下不下!
    沈听温没辙,自己下了车。
    周水绒咳了两声:“那个,在健身房时我没弄清楚原因就打你,是我冲动了,对唔起。”
    最后三个字她说得很含糊,不过还是可以猜到她说得是什么,沈听温装,把耳朵凑过去:“啊?什么?没听清楚。”
    周水绒又清了清嗓子:“对、不、起!”
    沈听温笑了笑,夜色里不易察觉,“就一个对不起?”
    “那你还想怎么样?”
    沈听温伸手拉住她衣袖:“你至少得说对不起谁吧?”
    周水绒把袖子从他的爪子里扯走,一个字停顿一下,说:“对、不、起、沈、听、温!”
    她为什么这么可爱?沈听温没管住自己,抄起她腰,抱住了她。
    周水绒在他怀里扭动,就不让他抱:“松手!别碰我!”
    沈听温被她动的心里杂念横生,声音都不对劲了,双手摁住她肩膀:“别动,我硬了。”
    周水绒真不敢动了,她也确实感觉到有硬鼓鼓的一团东西在她小腹上,还烫,隔着衣服都烧肉。
    沈听温在她耳边低语:“你就当是让我多活几年,别老勾引我。”
    “谁勾引你了?你不说你自己,满脑子污秽!”
    沈听温笑:“我满脑子都是你啊。”
    *
    周水绒回家又洗了个澡,洗完还是觉得心跳有点不太对劲,她给自己测了测心率,测到一半沈听温那个似笑非笑的脸突然光临她脑海。
    她晃晃脑袋,还晃不掉他!她得跟他保持一段距离了,这玩意儿竟然开始影响到她了!
    *
    第二天上学,陈馥郁请假了没去,校外打架的事儿也只是在学生之间流传,没闹到学校老师的耳朵里。他们传的版本是:梁继凡和沈听温是为陈馥郁打架。
    陈馥郁的高光时刻,把一众就会嚼舌根子的女的酸得不行。
    以前他们还为陈馥郁站台骂周水绒,现在风向全变了,两个在国大附中很出名的男生为了她打架,听起来是很长脸,但也很让人反感。
    陈馥郁开始是要挫挫沈听温的锐气,让大家知道他被梁继凡打了,但谣言传播总是始料不及,传着传着就变成她脚踩两只船,左边睡了睡右边。
    更有红眼病把她跟校外男生在过一起的事扒出来了,有照片,有音频,有视频,她名声更臭了。
    看看,风水轮流转。
    没有人说梁继凡和沈听温如何,她们说的都是同为女孩子的她们。
    【33】
    音乐教室。
    李滚在看书,周夕宥突然出现吓了他一跳,他不悦:“你干什么?”
    周夕宥说:“咱俩聊聊。”
    音乐教室是对外开放的,最近周夕宥一直来国大附中跟李滚他们乐队排练,他们各有绝活,不用怎么练,就能有很好的默契,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在玩儿。
    李滚没话跟她聊:“不练了就回去吧。”
    周夕宥偏要聊:“我想跟你聊聊爱情。你跟那个赵孤晴,哪步了。”
    李滚烦她:“你不走我走。”
    周夕宥拉住他:“诶诶诶,你就不能看在我癌症晚期的份儿上,给我点人道关怀吗?”
    这话管用,李滚重新坐下来:“就聊五分钟。”
    周夕宥笑:“得嘞!”
    “你想聊什么?”
    “赵孤晴啊,之前在最美校园素人的微博里,看到过她的照片,她确实好看,看上去那么清纯。不过自从周水绒来了以后,她有点绿叶了。”
    周夕宥这些天早打听清楚了他们这几人的情况,周水绒转来闹出的动静一件比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