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Iρyzω.cǒм 分卷阅读39

将军 作者:苏他

      一件大,她几乎可以想象到她是为什么转学。
    当然,她不觉得都赖周水绒本人,自古红颜命途多舛,生而不平凡,那糟心事儿就会围着她转。
    李滚不想聊这个:“聊点别的吧。”
    周夕宥就想聊这个:“赵孤晴喜欢沈听温我一点也不意外,别看沈听温生人勿近,还深藏不露的让人害怕,但我们女的,就喜欢这种感觉的。”
    李滚抬起头:“是吗?”
    周夕宥看他来兴趣了:“这样吧,你教我打鼓,我帮你追到赵孤晴。”
    李滚就知道她是这个目的,他开始以为她进乐队是真的想当好一个键盘手,前天她说漏嘴,她其实是奔着他的鼓艺来的。他的鼓,很多业内大牛都夸一句。
    周夕宥知道自己活不久了,谈恋爱就算了,她不想把剩下的时间都用在为沈听温流眼泪上边。她就想为了自己,学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她看李滚犹豫了,乘胜追击:“我跟沈听温一起长大,青梅竹马,我知道赵孤晴喜欢他哪里。”
    李滚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我可以教你打鼓,帮我追人就算了,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周夕宥咂嘴:“伟大啊,李滚滚,你刷新了我对男人的印象,要不你喜欢我吧。我给你算一下,我大概还可以活两年左右,我给你当两年女朋友,你教我打鼓,带我上音乐节。到时候演唱结束,咱俩当着全国人民激情热吻,也上它一个热搜,我也让沈听温知道知道,我是他得不到的孔雀!”
    她在开玩笑,也有点调侃他的意思,她就没见过这么卑微的男的,挺有趣。谁知道李滚说了句:“可以。”
    “啊?”
    李滚把手伸向她:“女朋友你好。”
    *
    周水绒一整天都在看书,刷题,沈听温给她买的酸奶她也没喝,他把他笔记给她传过去,她也不看,看起来就像是要跟他划清界限,他知道是他昨晚上抱她,把路走窄了。
    真小气这周水绒,反正她以后也得嫁给他,他提前抱一下怎么了?预支一下怎么了?
    井贺伸手在他眼前晃晃:“别看了哥,眼都直了,知道你喜欢她,但也收敛一点吧,最近咱们学校查搞对象查得可鸡儿严了,你小心一点。”
    沈听温被挡住,有点烦:“滚。”
    井贺给他一个纸条:“高二三班马蒸磊让我给下周水绒,你去给她吧。”
    沈听温接过来直接拆了。
    井贺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哥……这合适吗?”
    没什么不合适的,周水绒之前非要游泳,就是说一点分辨危险的能力都没有,他不保护她,她一个女生得吃多大亏?
    纸条上就写了一行字:K吗周水绒?我微信GZL01255_。
    沈听温骂了一句‘操’,就冲出去了。
    他像一阵风,井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人已经没影儿了,他偷偷看了一眼那纸条,暗叫不好,想追上去,上课铃响了,他没办法,只好先回座位。
    上课时,他把那个纸条传给周水绒,然后在他纸条上附写了几个字:沈听温看见纸条去找他了。
    周水绒没看懂,K是什么意思,没理。
    任课老师看沈听温不在,还在讲台上问:“沈听温人呢?”
    没人答。
    井贺看周水绒坐得还挺稳当,就又给她传了一个纸条:沈听温肯定是去找马蒸磊打架了,他一个人上别人班上找架打,那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周水绒看到纸条皱起眉,再看沈听温的位置,最后举起手:“老师,我上卫生间。”
    老师抬了下手:“去吧。”
    周水绒跑出去,找到高二三班,刚上楼,还没进走廊,她就听到骂街声音,还有男女往外跑。
    待她跑到门口,他们班乱成了一团,几个个儿高的男的正在打群架,有人手里拿着凳子腿,有人拿拖把棍儿,还有人赤手空拳,他们一句一个“我操你妈!”手下都没留情。
    沈听温一个打一群,带着一身的口子,血就这么往外流,也提溜着棍子不松手,也绝不让自己被干趴下。
    真他妈傻逼!
    周水绒叫他:“沈听温!”
    她叫他的时候,正好一棍子敲他脑袋上,他突然就停住了。真奇怪,他不是一个冲动的人啊,他更擅长算计啊,他在干什么?
    周水绒眼看着那一棍子打他脑袋上,眼看着血流下来:“操——”
    沈听温还能转过身来,看到周水绒的时候,还能笑出来。啊,是他的姑娘啊。
    周水绒跑过去扶住他,上来就骂:“你缺心眼啊你一个人来!”
    沈听温还能站:“你不是来了吗?”
    周水绒从他手里把棍子拿过来,扭头就是一个凶恶的眼神,歪了下脑袋,攥紧了棍子,然后把沈听温护在了身后。
    沈听温看着她头发,喘着气,下巴稍稍扬起,那样儿就好像在说:我老婆来了,你们等着死吧!
    马蒸磊吐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