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0

将军 作者:苏他

      掉一口血,指着沈听温跟周水绒说:“可以,这东西是个爷们,但上我们班找事儿,我们能让你走?都肉长的逞他妈什么牛逼?他沈听温也能算是个人物了?没他爹他算个屁!你想好了,是站在他……”
    周水绒没让他说完,一棍子搒过去,行动即立场,她当然站在沈听温一头,她又不认识这人。
    马蒸磊往后踉跄两步,撞在墙上,懂周水绒的意思了,不准备手下留情了,反正也打起来了,大不了退学不上了,这口气也必须得出!骂咧着冲向了他们:“操你妈的臭婊子!”
    眼看这场架不打死一两个完不了了,主任和老师过来了,大声制止他们:“干什么呢!”
    【34】
    沈听温一干人被送去了医院,学校老师和主任跟着去的,周水绒没受伤,不用去,但被停课了,主任让她站在办公室门口,跟她一起的还有几个没受伤的。
    她才知道K是什么意思,就是磕炮,语音做爱。
    就因为这个,沈听温就疯了,他到底还是不是一个上网都会隐藏起自己的人?这事儿至于吗?
    *
    学校的处分下来的很快,还没到放学,就已经在大喇叭广播了,沈听温记大过,停课一周,在家反省,从犯周水绒记大过,停课三天。剩下几人也都差不多。
    徐宿听到周水绒在学校里打群架,赶紧从云南赶了过来,还带了个女的。
    周水绒的公寓里,那个女的给周水绒被划了口子的胳膊贴上创可贴,然后跟徐宿说:“就胳膊这儿有点伤,别的地方没有。”
    徐宿说:“麻烦你了,大老远跟我过来。”
    女的笑:“客气。”
    徐宿没留她:“那这样方绮,我给你定个酒店,然后给你买明天回的票。”
    方绮拒绝了:“我跟你待几天吧,反正我也没事儿,你一个大男人在这儿总归是不方便,小姑娘有什么事儿也不好跟你说。”
    说是这么说,但他觉得……他还没说话,方绮已经说了:“就这么定了。”
    徐宿只好依了她。
    方绮有眼力见,站起来:“我去买点吃的,你们聊。”
    人一走,徐宿生气地拍了把桌子:“你说你好好的,结果你去打群架?你是学生还是社会人?还在学校打,你要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跟你舅舅交代,怎么跟你爸妈交代?”
    周水绒不说话。
    “你说你能保护好自己,这就是你保护的自己?你差点把你自己保护到医院去!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了,你一定会后悔你现在这些行为的,你以为打群架是潮流吗?简直是胡闹!”
    周水绒反问他:“那你呢?你上学时候打架吗?”
    徐宿顿住。
    周水绒看反应也知道没少打:“是,我以后会后悔,但我像个孙子一样窝起来我做不到。十几岁不干点或许会后悔的事,那叫什么十几岁?人什么岁数就干什么岁数的事,你看我打架,你觉得我幼稚,我看你左右逢源,我也觉得恶心。你别教育我,我也不干涉你,不好吗?你吃了几碗饭,你走了几座桥,那是你的人生经验,不是我的,别用你的人生经验来约束我,我跟你从来不是一个人生。”
    徐宿愣了。
    年轻是什么?年轻就是无所畏惧,在那帮感觉自己很成熟的人眼里,他们这叫中二,中二又怎么了?中二的年纪天天搞养生,张嘴闭嘴人生大道理?
    扯他妈淡。
    总有人年长几岁就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周水绒之所以能辨是非,正直洒脱,就因为她爸妈从来不告诉她‘你应该怎么样’。
    没有应不应该,只有愿不愿意。
    我愿意,我就干,跟年龄没关系,跟身份没关系,跟什么都没关系,只要跟心有关系就行了。
    徐宿气昏头了,周水绒这番话泼醒了他,是他没弄清楚自己的身份,在周水绒的教育问题上越俎代庖了。他哪儿有资格去教育她呢?
    他声音低下来:“对不起,我不理智了。”
    周水绒原谅了:“你也可以活得自由一点,不要被过去社会总结的‘应该’束缚住。我妈跟我说过,就是因为太多的应该,很多人都不愿意放过自己,所以他们不快乐。”
    徐宿怎么也没想到,自认为活得挺明白的他竟然没周水绒一个十七岁的小姑娘通透。
    她这番话也好像在告诉他,他们之间的差距不止身份,还有思想。但她越是跟别人不一样,就越让人不能忘啊。
    徐宿心全乱了。
    【35】
    医院病房。
    温火看着病床上那个挂彩的沈听温,然后给沈诚削了一个苹果,还喂到他嘴边:“沈老师,啊——”
    沈听温翻了个身,不想看见他们俩。
    沈诚把苹果接过来,放下,跟沈听温说:“明天我出差,你妈也有事,你自己办出院手续。”
    这就是长大以后,小时候他待遇可好了,成长除了遇到周水绒,没一件好事儿。沈听温无所谓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