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Iρyzω.cǒм 分卷阅读42

将军 作者:苏他

      ,把筷子放下:“你很聪明啊,那你跟我装蒜, 扮可怜,够不要脸的。”
    “我都没怪你查我,你凭什么怪我用什么方式跟你认识?”
    周水绒没给他好脸:“故意引导就是欺骗,你这叫投机取巧,如果我不觉得你跟别人有什么不一样,我能多看一眼吗?”
    “我之前跟我爸去参加过一些科技项目的招商会,什么样的项目有投资价值?首先第一次见面就要在亮点上区别于其他项目,至少要做到推陈出新,然后它才拥有让大家更近一步了解的资格。其他人没被你多看一眼,那是他们无能,你不能因为我有能力,就定我的罪,这没道理,我不服气。”
    周水绒不跟他扯这些:“爱服气不服气,反正不管你多有理,你就是骗我了,我就是烦你。”
    沈听温微微低下头,突然笑了下,没发声,笑得很浅,有点没有办法的意思:“那就烦嘛。”
    他的眼睛好像可以催眠,周水绒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来了,还很强烈。
    沈听温夹起只饺子,递到周水绒盘里:“吃吧。”
    周水绒坦白告诉他:“我回国是想找到一些问题的答案,我没空去经营其他感情,你要真聪明,就及时止损,别在我这棵树上吊死。”
    沈听温把筷子放下,双手搭在桌上,撑着上半个身子,看着周水绒:“要不要跟我打个赌。”
    “什么?”
    “赌你心里会有我。”
    周水绒觉得可笑,不想跟他聊了:“赶紧吃,吃完赶紧滚,你周爹要睡觉了。”
    沈听温也不急于这一时,她逃避就让她逃。他重新拿起筷子,动作不怎么自然,看起来像是后背的伤口限制了他的行动。
    周水绒有偶发性强迫症,明知道他在装蒜,也还是帮他把蘸料倒进他的碟里。
    “谢谢。”沈听温夹饺子的动作也开始慢了,好像是夹不起来,很需要帮忙。
    周水绒瞪他:“差不多得了,见好就收懂吗?”
    “有点疼,对不起。”沈听温抿了抿嘴。
    周水绒盯着他眼睛看,她一眼就看出来他在骗人,可他眼神太干净了,干净到有种洗脑的功效,叫她鬼使神差地帮他端了盘子,以便他夹到。
    沈听温刚夹起就掉了,周水绒下意识伸手去接,沈听温也去接,两个人的手就抓一起了。周水绒反应快,往回收手,沈听温不松,攥得更紧,她皱起眉:“松手。”
    沈听温很小声说:“你就让我牵一下行不行?”
    “不行。”周水绒说。
    沈听温松了手:“哦。”
    周水绒认为沈听温没被她彻底拖进黑名单的原因,其中有一个是,他虽然讨厌,但他很多逾越的行为都会询问她,让她起码感觉到有被尊重。
    还有冒犯到她的时候,他会道歉,有没有诚意放在一边,男人能做到这样,至少不会让人反感。
    沈听温看时间不早了,准备走了:“我硬了,为了你安全着想,我得走了。”
    周水绒回神,眼不自觉往下瞥,瞥见他裤子上鼓起一块,迅速别开眼,突然有一点尴尬。
    沈听温说:“我控制不住,又不能逼你满足我,就只能走。这可能就是一个男人成长路上必不可少的一课吧,尤其我还是一个在某些方面很棒的男人。”
    周水绒不想看他:“就你?碰一下就嚎丧,喊疼,虚得不行,还棒?”
    “我虚不虚你还不知道吗?”
    周水绒忍不住了,瞪过去:“你少胡说八道!你虚不虚我哪儿知道!”
    沈听温突然搂住他,那里就戳在她后腰,然后松开她,低声说:“想起来了吗?”
    周水绒想起来了,好大的一块,那天他抱她,她就感觉到了。她沉着脸,拧了他的胳膊,把他摁住:“你找死呢!”
    沈听温发出闷哼声:“疼……”
    周水绒看他一点也不疼:“我看你还是不疼,要是疼早动不了了,还能来找我?”
    “就算残废,我也还能来找你。”
    周水绒没有在跟沈听温开玩笑:“咱俩没戏,我不喜欢你,以后也不会喜欢,你的赌注更没有意义,你不愿意及时止损,那你就准备好被伤死吧。”
    沈听温点头,还能笑出来:“嗯,我准备好了。”
    周水绒又开始变得奇怪,也不知道是不是室内空气不太好,她觉得有点憋得慌,推远他:“门在那儿,好走不送。”
    沈听温看一眼桌上的饺子:“那你记得吃东西。”
    周水绒转过身,不看他,也不答话,她必须要跟沈听温保持距离了。
    沈听温走后,徐宿和方绮回来了。徐宿看到组合桌上的饺子,问她:“叫外卖了?”
    周水绒没答:“我不饿了,你们吃。”
    徐宿看着周水绒回了房间,有一个轻轻抿唇的小动作。
    方绮看见了,低头笑了下。
    吃饭的时候,方绮给徐宿倒了一杯牛奶:“我记得你以前喝豆浆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