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8

将军 作者:苏他

      领,把她人摁在地上:“捡起来。”
    学习委员没想到她会在班上动手,她打不过她,有点害怕,心砰砰跳,都要哭了。
    周围有人看到这一幕,大声呵斥:“你干什么周水绒!?推了范老师不够,现在又要打人?”
    很多人看过来,附和着说她,可能不是骂,但比骂更难听,他们说她人品不好,推一个孕妇,现在又打他们班的学习委员,沈听温瞎了眼喜欢她,搞不好沈听温也是这样的人,他们蛇鼠一窝。
    围的人越来越多,周水绒就是不松手,学习委员也偏不给她捡卷子。
    井贺在最边上,悄悄拿手机拍下了这一幕,给沈听温发了过去,打了行字:“周水绒很难。”
    收到这条消息的沈听温一秒都在家待不了了,衣服都没换就去了学校,无袖背心把他好身材衬出来了,但也把他的花臂露出来了。
    他点儿背,刚进校门就碰到了班主任,班主任一看他,就把他又轰出去了。
    倒不是为了维护学校纪律,是这样的沈听温一进学校,那就是自毁前程。培养一个人才不容易,他不希望沈听温毁了。
    沈听温站在校门外,又把那个视频看了一遍。
    周水绒顶着这么多侮辱,也不露出胆怯,偏不认输,她太无畏了,可就是她太无畏了,他才更心疼。但凡她哭一声,就不会是现在这样被万人唾骂的局面。
    不过她要是哭了,那就不是周水绒了。
    他不用去了解真相,他比周夕宥还无条件站在周水绒那一头,别说人不会是她推的,就说是,要钱多少他赔,要命一条他给。
    十五年等到她来,她来了他怎么能让她再走?更不要说受了委屈走。
    【43】
    镜头转回到教室内,直到上课铃响,周水绒都不松手,还是班主任进来,把两个人叫走,才算是让这场冲突收了尾。
    办公室里,班主任问周水绒:“为什么打人?”
    周水绒语气很淡:“她欠打。”
    学习委员着急说话:“我就是在给她发卷子时不小心发掉了,她就打我,还让我给她捡起来。”
    班主任有点恨铁不成钢:“你说说你转过来这段日子发生了多少事,就算我相信你不是主动闹事的人,但你有说服我的理由吗?这一桩桩一件件,你要说学生冤枉你,那或许是,范老师也冤枉你?周水绒,我以为你到咱们十六班是如虎添翼,我甚至还跟其他班主任夸口说你会是一匹黑马。”
    后面一句话全是遗憾:“结果你太让我失望了。你自己不上进就算了,还要拖着沈听温。”
    周水绒看过去,她不是很明白她的意思。
    班主任阖了下眼,无力感从她叹出的一口气中显露:“你长得漂亮,你有魅力,你把我最好的学生都拐带的开始打架斗殴了,我看我这小庙是盛不下你了。你要是有本事,就跟学校说,另找出路吧。也别说老师无情,我带不了人品有瑕疵的学生,就算我顶着压力把你留下来,其他人也不干。”
    学习委员小得意。
    周水绒一声不吭。
    班主任看向周水绒:“范老师这个事儿太大了,很多学生家长都知道了,他们认为让自己的孩子跟一个这么恶毒的学生在一起学习很危险,我帮你说了话,但你知道,人言可畏,我力量很薄弱。”
    周水绒不想听这些:“你说怎么处理,我看能不能接受。”
    班主任一怔,她没想到,都到这种时候了,周水绒都不低下她那颗‘高贵’的头颅。她有什么可横的呢?现在没有一个人相信她,她还有什么可较劲的呢?
    周水绒没横,她就是这样,她不会低头,因为她没错,没错为什么要低头?就因为没人相信?
    她从小到大,只要进入人群,就是会有很多是非生出来,所以她没有朋友。没办法,那些人,要么讨厌她,要么害怕她,要么不想让自己一起被议论,被吐槽,被辱骂,怎么会想要跟她做朋友?
    这好像沾点遗传,从她素未谋面、连听都没听说过几句的姥姥,到她妈,再到她舅舅,都是让人敬而远之的,所以他们从小就一个人。
    就是说总会因为一些事,他们不像普通人那样‘普通’,于是他们就成了排挤和孤立的对象。
    周烟说过,如果没有人喜欢,就一个人孤独、灿烂地活着,挺好的,一个人真的挺好的。干嘛非要强迫别人呢?人家都不喜欢你,讨厌你,恨极了你,干嘛非要凑过去?
    那会让自己看起来跟别人一样吗?
    为什么非要变得‘一样’呢?因为孤独吗?孤独有什么不好呢?虽然难过不能有人安抚,但快乐也不必要跟人分享啊。
    她记着周烟的话,不强迫任何人站在自己身侧,后来事情发生的多了,杂了,她发现,也没有人站在她身侧,他们更喜欢站在她对面。
    没关系,废物才需要同伴,她是司闻的女儿,她足够强悍。
    班主任郑重地说:“你先回家反省吧,具体怎么处理,看学校的意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