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6

将军 作者:苏他

      的身后。祝加夷没办法,她跟赵孤晴一起的,就也站过去了。梁继凡欠沈听温一回,摸摸脑袋,也走了过去。
    接着是傅邻英,他本来也是周水绒那头的。
    周夕宥刚背着琴到他们学校,看见这场面,想都没想就跑过去了,先扑在周水绒怀里,抱了她一下,然后站在她身后。
    李滚嘛,听女朋友的!女朋友都是对的!女朋友在哪儿,他就在哪儿!
    组织这场脑瘫活动的人懵了,看热闹的也懵了,有人不理解,在人群中喊:“沈听温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沈听温看向默许这一切发生的监操老师,用听来闲散的声音说:“看不出来吗?我在造反。”
    周水绒没有回头,但她有耳朵,她听得到。
    ‘如果没人喜欢,那就一个人孤独、灿烂的活着。’这话很对,可是,如果到山顶之前,有人为伴,那是种什么体验?半山腰的风景会不会更好看?
    她忘了她是为什么要回国。
    但她好像找到了她一直追寻的答案。
    可以同行的人永远不需要她去改变自己,好的关系应该是——
    我知道你的不好和勉强,你不用改,我能接受。
    【51】
    美术班的男生退学了,范老师也并不是辞职,是被警方带走了,她被控‘强奸未成年’。水落石出了,周水绒被冤枉了,但没有一个人跟她道歉。
    当然,周水绒也不是很需要。
    说实话,她坏心眼的想他们继续误解下去,然后下一次遇到同样的事情,再着急站队,这样他们的一生都像一颗墙头草,风往哪儿吹往哪儿倒,永远没有自己的主见,永远都是被利用的对象。
    周五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沈听温给周水绒传了纸条:“放学等我一下。”
    周水绒没看,直接揉了丢掉。
    沈听温就跟她同桌换了下位置,坐到她旁边。
    周水绒扭头看见他,别开脸,他不想看见离她那么近的沈听温,她会觉得自己很奇怪,心跳很快,耳朵很红,口很干。脑袋里也总想起他在操场上说的那句‘看不出来吗?我在造反。’
    这一切都像是在提醒她,她有多俗,她根本抗拒不了沈听温无条件站在她身后的样子。
    沈听温把她笔拿过来,在她的笔算纸上又写了句,推到她面前:“周水绒是个小呆逼。”
    周水绒扭头就骂:“你找死!”
    她像只刚长出尖牙的小狗,一口咬掉沈听温的眼睛,吃掉。难怪他的眼睛一直在她身上,怎么都收不回来。沈听温就想看着她,她只要看着她,就觉得来日可期,万物可待。
    周水绒挡住脸,不给他看:“你有病?”
    “说一万遍了,有病,绝症,不看你就死了。”
    “那你去死吧。”
    沈听温趴在桌上,仍然看着她:“那我去了。”
    周水绒又急,挪开挡住脸的手臂,“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都想让我死了,我活着也没什么劲了。”
    他就喜欢说这些话博她同情,她不想跟他继续那些车轱辘话,说:“你别装蒜了,我问你,范老师被警察局带走,是不是你干的?”
    沈听温还不承认:“没有啊。”
    周水绒不傻,如果是范老师的丈夫报的警,那就会拿那份录音当证据。可警方没找周水绒了解情况,就是说,直接证据不是她那份录音,那一定就是沈听温干的。
    “你觉得我蠢吗?”周水绒问她。
    沈听温不否认了:“你蠢,有我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在你身边,你都不知道珍惜。”
    周水绒无视了这话,抿了下嘴唇,话音不太清楚地说:“谢谢。”
    沈听温嘴角上挑:“啊?”
    周水绒摸着嘴唇,脸也不对着他:“谢谢。”
    沈听温每一天都比昨天觉得周水绒可爱死了,每一天都比昨天更喜欢她:“沈听温将全权负责周水绒人生所有的难题,只要她需要,他就无条件为她。身为老爷们,就得说到做到。”
    周水绒心跳不好了,特别不好!操!
    沈听温凑过去,歪着头看她:“感动了啊?”
    “我没有!”周水绒还不看他。
    “那你扭头让我看看你的脸。”沈听温说。
    周水绒不让他看:“我不想让你看!”
    “那你就是脸红了,感动了。”
    周水绒扭过头来:“我没有!”
    沈听温伸手拔开她的碎发:“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喜欢我又不是丢人的事。”
    周水绒打掉他的手:“呸!我才不喜欢你!”
    沈听温笑:“嗯,是我喜欢你,特别喜欢。”
    周水绒心跳真的不好了,已经影响到她的表情了,她不能再跟他待在一块儿了,他这个人太缺德了,老勾引她!
    沈听温看着她匆匆去了卫生间,托住下巴,心里还是那一句:操……我老婆真的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